副駕身體飛出一半!川航機長:氣溫降到零下40度,返航全憑手動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四川航空一架航班編號3U8633前往拉薩的班機,於14日6時26分由重慶江北機場起飛,起飛後不久駕駛艙右座前擋風玻璃破裂脫落,機長立即掛出7700緊急代碼並實施緊急下降,所幸平安落地。機長劉偉健接受採訪時心有餘悸的指出,擋風玻璃破裂時完全沒有任何徵兆,「我往旁邊看時,副駕(身體)已經飛出去一半,他整個半邊身體在窗外懸掛。」

▲▼四川航空迫降。(圖/翻攝自微博)

▲四川航空編號3U8633班機的擋風玻璃破裂。(圖/翻攝自FATIII微博)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劉偉健表示,事情發生在7點過後,離成都距離大約在100公里到150公里左右,當時完全沒有任何徵兆,擋風玻璃突然爆裂,「哄」的一聲發出巨大聲響,「我往旁邊看時,副駕(身體)已經飛出去一半,半邊身體在窗外懸掛,還好他繫了安全帶。」

▲▼四川航空迫降。(圖/翻攝自微博)

▲▼飛機起飛不久後,駕駛艙的擋風玻璃就在無預警的狀況下破裂。(圖/翻攝自FATIII微博、CCFA成都空港缘分)

▲四川航空重慶飛往拉薩的班機備降於成都機場。(圖/翻攝自CCFA成都空港缘分)

他指出,當時整個駕駛艙的物品全都飛起來了,許多設備出現故障,噪音非常大,無法聽到無線電,飛機震動也非常大,無法看清儀錶,操作困難,當下只能依靠目視水準儀來進行操作。

回憶起當時的情形,劉偉健說,當下瞬間失壓和低溫讓人非常難受,每一個動作都非常困難,但當時只想能不能把飛機安全操作下去,無法關注自己的身體狀況;為了避免整個機組進一步受到傷害,要先減速迫降,而在緊急高度下降,噪音極大,自動設備不能提供說明,完全憑手動和目視,靠毅力掌握方向杆,完成返航迫降。

劉偉健表示,這次的備降是非常難的一件事,「難度體現在飛行途中的座艙蓋掉落、駕駛艙風擋玻璃爆裂的情況下,會對駕駛員造成極大的身體傷害。擋風玻璃掉落後,首先面臨的就是失壓,突然的壓力變化會對耳膜造成很大傷害。當時溫度驟降到零下20~30度左右(監測顯示,當時飛機飛行高度為32000英尺,氣溫應該為零下40度左右),極度的寒冷會造成駕駛員身體凍傷,我身體當時應該是發出了非常大的抖動。」

▲▼四川航空迫降。(圖/翻攝自微博)

▲備降時機上物品掉落一地,所幸失壓、降溫沒有對乘客造成影響。(圖/翻攝自企鵝號重慶兩三事微博,下同)

劉偉健說,在近萬米的高空中,駕駛艙失壓後,會自動脫落氧氣面罩,缺氧問題其實不大,也幸好駕駛艙和客艙是密封隔絕的,因此失壓、降溫沒有對乘客造成影響。至於飛機爆胎,他則說這一種保護機制,「因為飛機超重,並且反推設備不能工作,因此比正常滑行距離要長,輪胎摩擦更久,導致溫度過高,然後輪胎自動消氣。」

劉偉健指出,機長們平時都會關注特殊的飛行事故,刻意關注從職業的角度,考慮事故發生原因,自己應該怎麼去操作,做一些特殊準備,「平時有一些經驗,從剛畢業到現在自己已經飛了幾十年了,這方面還是做了一些特別的準備,誰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飛行員這個職業就是與非正常情況打交道,正常的情況大家都沒問題。」

▲▼四川航空迫降。(圖/翻攝自微博)

一名飛行界資深人士張先生表示,此次返航備降成功,確實非常不容易。他表示,在整個特情處置過程中,駕駛艙前風擋玻璃脫落,駕駛艙的氣溫是零下幾10度,風流又大,當班機組穿短袖襯衫,由於風擋脫落時對客艙設備造成了損壞,很多設備顯示不工作,機長還要正確操縱飛機緊急備降去成都,整個過程相當驚險、應對非常不易。

他表示,這麼大的高空事故,對飛行員的生理和心理都是嚴峻考驗,應對成功,說明機長的心理素質非常過硬,「從無線電錄音中聽上去,(機長)比較淡定,處理過程鎮定果斷,飛機最後平安降落。」他也說,高空減壓症有可能會對身體造成損傷,希望機長不會有後遺症。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