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統派潑生髮水 蔡丁貴願承擔:把我打死也沒關係

▲蔡丁貴說明被噴生髮水事件。圖/記者屠惠剛攝)

蔡丁貴說明被噴生髮水事件。(圖/記者屠惠剛攝)

記者翁嫆琄/台北報導

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9日遭到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理事長胡志偉以生髮水噴灑攻擊,他下午出面表示,他對流亡的中華民國司法體系沒有信心,不會提告。他還向統派人士喊話,不要強迫台灣人被統一,「想回去的快點回去啦,缺機票的我來幫你募款!」對於胡志偉說,蔡丁貴對媒體說,「潑漆擦掉沒關係」,那蔡若覺得生髮劑不好「擦掉就可以」,蔡丁貴則回嗆,「我是活的人,我有花政府、納稅人任何錢嗎?你可以在路上隨便攻擊一個人嗎?」

自由台灣黨與獨派學生、律師上午在北社舉辦「慈湖潑漆暨遭拘提暨相關言論遭封殺」記者會。出席者包括黨主席蔡丁貴與2月28日參與慈湖潑漆行動的年輕人。但在記者會舉行中,突然有3、4名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成員闖入。他們先是拿生髮水對天花板噴射外,也對著蔡丁貴臉上噴灑。

對此攻擊,蔡丁貴下午出面受訪表示,他當時坐在內側,一共3個人闖入,1個被擋在外面,之後還對他噴灑不明噴霧劑。而他第一個反應是不知道這個噴霧劑是否有傷害性,加上很突然,所以才趕緊保護自己,立刻遮蔽口鼻眼睛。

對於大陳島成員闖入記者會,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蕭曉玲說,北社將提出非法侵入民宅告訴,但北社也被反告「妨害安全」,因為他們闖進來時遭北社成員擋下壓制,但北社認為,這是他們的辦公室,不能隨意鬧事,因此會提告。不過,遭到攻擊蔡丁貴則說,他個人不打算提出傷害罪告訴。

蔡丁貴說,這是政治迫害議題,以他對於目前中華民國司法體制,不管是檢察官、法官都是黨國體制思維,最後除非他能證明有直接、明顯傷害,否則都沒有用。例如他太太在2009年去台中抗議陳雲林來台,被警察以辣椒水攻擊眼睛,受傷較嚴重後,他們提起告訴。該警察一審被判有罪、二審就無罪。 

蔡丁貴還說,本來該警員想要和解,但時任台中市長胡志強則不准員警和解。到最後,顯然就是保證二審,該員警一定會判無罪。

同時,去年228時蔡丁貴及獨派團體抗議時遭統派人士攻擊,後來也是不起訴,蔡丁貴說,不必對流亡的中華民國司法體系寄予厚望,「我完全沒有一點信心」,所以他不想提告,也不期望中華民國政府能保衛人民。
▲潑漆是因難忍轉型正義遲不執行記者會▼             。(圖/記者屠惠剛攝)

▲北社召開「潑漆是因難忍轉型正義遲不執行」記者會。(圖/記者屠惠剛攝)

對於胡志偉指出,蔡丁貴對媒體說,「潑漆擦掉沒關係」,那蔡若覺得生髮劑不好「擦掉就可以」。蔡丁貴批評,「我是活的人」,年輕人去蔣介石的棺木潑漆,那不是靈寢,蔣不是帝王,為何每年要花4千多萬去維護?「我有花政府、納稅人任何錢嗎?你可以在路上隨便攻擊一個人嗎?」難道只要他們挑戰體制就要壓迫,要他們不敢講話?蔡丁貴認為這類比不適當,「如果今天我是蔣介石,來噴我的頭髮ok啦!」

公投盟在立法院外的帳篷上週才被潑漆破壞,這次又發生記者會遭闖入的事件,至於擔不擔心之後再發生類似案件?蔡丁貴說,他長期在街頭,這些都是考慮很久的問題,「最後大不了他暗槍把我打死、殺死我,台灣人民才會了解需要建立獨立國家」,他表示,自己早已有心理準備,「他攻擊我就代表我的主張是破解流亡政府的關鍵,我會害怕,但我願意承擔這種生命威脅,我不會要求警方保護我,我希望他們把我打死也沒有關係」。

蔡丁貴更表示,他不會對統派人士反擊,且他常鼓勵八百壯士想被統一可以回中國,若要街頭抗爭要堅持久一點,自己的生命安全要自己照顧,「不要隨便爬牆就掉下來了。」

另外,蔡丁貴還說,他比較同情統派人士,因為出此下策表示統派已經走投無路,才要用這種低階的手法,呼籲留在台灣想強迫台灣被中國統一的中國人,現在兩岸往來已沒禁忌,如果認為中國濟強大,統一比較好,「自己回去就好了啦!我們要在台灣生活,雖然比較小可能也沒那麼富裕,但我們就喜歡這種生活 」,想統一的別強迫台灣人被統治,「想回去的快點回去啦,缺機票的我來幫你募款!」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穿3D列印比基尼泳池玩水實測 工程師正妹48H豪乳驚豔全場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