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業家屍首 堆出經濟低迷的超徵稅收奇蹟

2018年02月18日 20:00

▲▼稅,賦稅,課稅。(圖/視覺中國CFP)

▲台灣濫稅情況嚴重,不僅讓投資、人才紛紛出走,更讓新創產業還沒賺錢就得先受稅賦之苦。(圖/視覺中國CFP)

文/巫廣陵

拜讀貴論壇讀者投書「低薪免稅大利多?有好薪資繳稅更光榮」,深有同感。文中提到低薪是許多人心中最痛的一塊,事實上要提升薪資,台灣可以參考歷史上工業革命(1760~1830年)的英國經驗。

1775年後拜工業革命之賜,倫敦勞工薪資有爆炸性成長,且遠勝其他城市。一般人解讀,工業革命是基於新技術(例如蒸氣機)開發所致,然而英國諾貝爾經濟學家席克斯(John Hicks)於1969年所發表的「經濟史理論」專書(A Theory of Economic History)卻認為:工業革命真正的動力並非單純技術上的革新,而是英王威廉三世所發動的金融革命(包括稅、財、股、債、銀行各方面)。他寫道「工業革命需要金融革命」、「工業革命不得不等候金融革命」。他解釋,早期工業革命的技術創新,大多在工業革命之前已問世,但單純的技術創新不足以造成大規模且持續的經濟增長,因為創新技術若缺乏長期穩定且大規模資金灌溉,就不能從個人手工藝或小作坊成長為大規模工業體系,如鋼鐵、紡織、鐵路等產業,得靠資金運作才能整合分工形成產業聚落,創新技術才能升級成新型態經濟,才能創造重大利益。然照一般經濟學理來看,金融革命應該發生在工業革命之後,更不可能先發生在工商業比荷蘭和法國落後的英國。這似乎是蛋或雞孰先的無解謎題。

其實正確答案,就是英國率先不濫稅,才有機會金融革命,最後才是工業革命,勞工薪資才會大幅成長。查理一世行濫稅暴政,被清教徒占多數的議會公開斬首(1649);此後其弟詹姆斯二世復辟,意圖引天主教勢力壓制議會,議會乃迎立荷蘭執政威廉三世(娶詹姆斯二世之女)兼任英王,是為光榮革命(1688)。威廉三世簽署議會提交之《權利法案》,最重要的一條即是「國王非經議會立法不得徵稅」,此後英國不再有濫稅,因此官員也很難貪汙。正因為不能濫稅,必須靠廉能的文官團隊和徵稅法制才能維持收支平衡,不像其他國家只要濫稅就有錢。

巧的是,這也使英國政府的信用良好,全球資金因而不斷流入英國,讓倫敦成為世界金融中心,至今不衰。而當時法國瘋狂濫稅又國債爆表,資金多逃向英國。威廉三世便趁機將當時荷蘭商界的銀行、股票、公債、貨幣等金融制度引進英國,創英格蘭銀行,發行貨幣,促進資金迅速流通又少風險,造就英國經濟飛躍成長,後世稱為金融革命。當資金充裕,權利法案和廉能文官又能保障新興企業免受苛捐雜稅困擾或貪官勒索,資金因而能交給像瓦特這樣的創業家,才開動了工業革命。此後,英國憑藉強大的經濟力量打敗荷蘭、法國,成為世界第一強權。所以「日不落國」的秘訣,就是「不濫稅」!

▲抗議稅暴力!法稅改革聯盟高喊「台灣要二次解嚴。(圖/法稅改革聯盟提供)

▲法稅改革聯盟不滿台灣稅制不透明,日前發起陳抗活動要求不合理的稅務法規需要翻轉。(圖/法稅改革聯盟提供)

反觀台灣,法規卻是鼓勵濫稅。雖《中華民國憲法》仿效英國《權利法案》規定依法律納稅,但稅捐稽徵法第12-1條卻加了一個「實質課稅」原則。然該法的施行細則卻完全不提何為「實質」,讓稅官可以任意課稅不受任何限制,這種稅法是向二次大戰前納粹德國學來的,目的就是榨乾人民的財產,加上完全無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歷屆財政部長皆主張「獎金養廉」,於是成了台灣稅官的「實質課稅原則」。正因這兩招,製造了大批稅務冤案。更恐怖的是訴願和行政訴訟,民眾要訴願還得先繳一半稅金,根本不懂稅的行政法院法官可以搖身一變成為專業稅務法官,納稅者保護官百分之百是資深稅官兼任。在如此荒唐的稅制下,稅官與其等日後企業茁壯後再依法多收稅,不如現在就依「實質課稅」原則多收稅立刻拿獎金。如此濫稅,造成了許多冤案,也讓本土資金、人才只能「落跑」,外資更不敢來。

台灣如此濫稅,企業難以成長,更難僱用勞工,薪資當然只能原地踏步。銀行很清楚這一點,所以錢寧可貸出炒房地產或玩政商關係,就是不願投向能創造財富的正當企業。於是資金進出銀行並未增加財富,卻是重分配擴大貧富差距,成了悶死青年的惡性循環。其實,台灣有許多像瓦特這樣的青年創業家,卻眼睜睜看著銀行金庫堆了十兆爛頭寸借不出去,偏偏自己又不符合貸款資格;而某承攬重大國防建設的公司明明是個虛殼,卻能迅速獲得205億貸款,然後人間蒸發只留船殼。更不用提官股行庫弊案連連,損失動輒數十億,卻沒有官員需負責,最多記個申誡。其實,不是沒人想投資台灣,而是在如此賦稅和金融體系下,即使有千萬個台灣瓦特也無法翻轉經濟。

台灣的賦稅和金融制度有很多要修改的,眼下最容易做、最能立竿見影的,就是是吳景欽教授所提案的「廢除稅務人員稅務獎勵金」,其次就是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黃俊杰教授的「限制核課時效,保障納稅人權」。寄語蔡總統,效法威廉三世,大刀闊斧整頓賦稅和金融體系,這才是提升台灣青年薪資的唯一方法。謹建議財政部長,台灣瓦特需要長期呵護栽培,才能創造經濟價值,國家才有稅可收。別只顧拔毛,更別再提「獎金養廉」這種歪論,這只會讓基層稅務員等不及鵝長毛,直接烤鵝吃肉。別再拿「超徵稅收六千億」當政績來炫耀,在台灣經濟如此低迷之際還能超徵,那是台灣瓦特們的屍體堆出來的。別再逼台灣瓦特含淚出走,民怨已沸騰如蒸氣機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巫廣陵,任職科技公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本報保留刪修權。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