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殿龍/統獨兩套標準?王炳忠案能討公道

2017年12月21日 11:34

▲▼新黨召開記者會,李勝峰、王炳忠、林明正、陳斯俊。(圖/記者張一中攝)。

王炳忠(中)涉國安法遭檢調搜索調查一案,最中性的解讀也認為檢調單位操作方式頗多瑕疵和粗糙,有明顯違背程序正義之虞。(圖/記者張一中攝)

王炳忠等新黨四位青年軍日前遭台北檢調單位大動作破門搜索調查,此舉引起兩岸民眾極高的關注和反應。王炳忠等繼續偵辦之下,也許能夠以某種方式入罪,也許就是交友不慎和敏感人士被動接觸遭受牽連,其實根本無法罪成。設若如此,台灣當局將從這些不合比例、頗多瑕疵的偵辦搜索動作中得到什麼?也或者會失去什麼?

綜觀兩岸表現出觀點立場的民眾反應,不外乎以下幾種:

其一,從統獨立場和政治操作的角度解讀這一事件的,認為是民進黨藉由安全之名,行政治追殺之實,打擊異己製造「綠色恐怖」。其二,即便藍綠中最中性的解讀,也認為檢調單位操作方式頗多瑕疵和粗糙,有明顯違背程序正義之虞。其三,總能從檢調單位第一時間拿到獨家消息的綠營媒體和台獨人士對此大呼過癮,並從王炳忠處搜索到人民幣、簡體字帳冊推測還有更勁爆後續,並有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代表發言的「偵辦王炳忠也許有瑕疵,但比大陸好多了」云云。其四,大陸官方在被動被問及此事時的回應及大陸「一人一照」聲援王炳忠也成了台獨人士指認王炳忠等人「裡通外國」的證據。

▲▼支持王炳忠 陸網友自發貼圖「反對民進黨迫害」。(圖/翻攝自環球網)

大陸網友發起「一人一照」聲援王炳忠成了台獨人士指認王炳忠等人「裡通外國」的證據。(圖/翻攝自環球網)

如果當局並沒有綠媒所說的百分幾百的鐵證,而採取此種偵辦搜索動作,從奉行獨派的政黨立場來說,這種不合比例的搜索,正是遊走法律邊緣,用所謂的「國安法」這種事關安全的大帽子讓人無法輕易插嘴,同時又能用國安這種特殊的不透明偵辦形式,起到即便沒有掌握證據,但希望通過全面搜索得到證據的作用;即便得不到證據,這種沒有預警、隨時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能啟動的調查搜索,足以讓膽小的怕麻煩的、甚至有個人隱私的政治人物噤聲。尤其是新黨促統和民進黨主張台獨的理念發生最大的對立。這比「被嫖娼」更容易操作,也更能起到寒蟬效應。

更有人根據王炳忠等人的表現解讀,當局大動作偵辦搜索,其理由是陸生共諜案牽連,這顯然是站不住腳的。原因在於陸生共諜案的主體和審判結論是「刺探情報、發展組織未遂」,即便王炳忠等人與其有被動交集,其成罪的可能性更小。退一步講,即便他們有所牽連,偵辦陸生周某時,檢調單位那個時候對這一情況就應該掌握,周某的電腦被查扣不是一天了。相信周某在上訴之時不會主動暴露初審沒有暴露的王炳忠等人的聯絡內容。故此,應該在初審時由法庭傳喚證人更為妥當。

也正因為如此,人們更願意解讀,此舉有政治操作的痕跡。一方面新黨的兩岸和平統一的明確理念讓民進黨太過不爽;另一方面,王炳忠等青年軍有青年的身分,民進黨害怕更多青年效尤。殺雞儆猴是自然的事情,不相信此次調查就是蔡英文等民進黨高層知情或直接指揮,更相信是檢調單位中有台獨理念的人自行發起或見獵心喜、好大喜功之所謂。這從偵辦過程中明顯的程序疏失,及檢調人員出示搜索票時稱「台灣台北法院開具的搜索票」的說法中可以看出檢調人員的立場,難怪有人說:台灣調查局搜索王炳忠的人顯然都是鐵桿台獨。在出示搜索票這麼正式的場合居然說是有「台灣」台北法院的搜索票。這樣稱呼是合法的嗎?搜索票上也是台灣取代「中華民國」的嗎?不接受這樣偽政府的搜索,才是符合中華民國憲法的。如果對中華民國這個名稱不爽,有膽先改國號。

王炳忠。(圖/翻攝王炳忠臉書)
檢調人員進入王炳忠住處出示搜索票時稱「台灣台北法院開具的搜索票」,此種說法也引人非議檢調人員是否都是鐵桿台獨。(圖/翻攝自王炳忠臉書)

讓人很容易將這類搜索當作「綠色恐怖」、「政治追殺」的還有就是台灣當局對待「統派」和「台獨」兩種標準。鼓吹台獨的團體動輒一下在暑假開設50個訓練營,卻從沒有人質疑這些團體和日本的聯結。因為單從理念和行為方式上看,支持兩岸和平統一,比綁架全台灣民眾推行根本不可能、長期讓台灣處於內耗、災難的台獨更符合台灣的根本利益,也更接近現行憲法。

從政黨以國安法打擊異己角度看,此舉是把雙刃劍,特別是沒有鐵證在全面搜索也沒有讓人入罪的情況下,對執政的民進黨傷害會更大。儘管能夠提振台獨士氣,但也會讓藍營凝聚、中間人士對法治破壞的反感,對民進黨的選舉不見得有加分效果。只有對前途絕望的、最後掙扎下的政黨才會如此做最後的瘋狂決定。故判斷如果不是有鐵證就如此偵辦,顯然不是來自民進黨高層授意。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無論陸生周某是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共諜或者王炳忠是否和其有被動交集,從台北檢調國安單位偵辦和陸生周某共諜行為「未遂」來看,兩岸的國安單位的專業水準的確堪虞。

從政黨政治,國安偵辦案件本身看此舉也會有收穫的:從搜索中拿到的名冊、電腦和手機中的通訊紀錄可以關聯到王炳忠等人在兩岸特別是大陸相關的聯繫人、聯繫方式,可以進一步擴展解讀出更多的資訊。現在如果能夠用上更好,用不上將來也會派上用場,尤其讓台灣國安部門暫時解除一些疑問。但凡世界各國的國安單位都有一些職業病:一個是容易多疑,所以經常會「寧可錯抓一千,絕不放過一個」;另一個是,該部門有錢、有權又有閒。因為並不是有那麼多間諜案供自己來辦的,除了經常東看西望、恨不得雞蛋裡挑出骨頭之外,就是利用自己的權利和特殊辦案方式,搜索、偵訊可疑人士。有突破是功勞,無突破也給自己找個樂子彌補無所事事的無聊。

所以,國安是各個國家政府之重器,儘管你有隨意侵犯他人人權的方便和灰色地帶,但也更容易對政府形象、法治造成傷害。自己有權能任意使用並不是一種本事,所以李鴻章有句名言:「世上最簡單是當官」。有權力胡亂使用,傻瓜都會,如何善加利用,將維護公眾秩序和保護個人權益達到最大平衡才更彰顯智慧和挑戰。

隨著兩岸官方關係的持續緊張和僵持,兩岸諜對諜也許會更為加強,但也無需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不要讓兩岸正常的民間交流背負更多禁忌。兩岸政府也許都有通過民間服務官方的需要,但普通人追求的只是理念相合,並沒有第一時間判斷對方的技術和能力。王炳忠事件接下來無論朝哪個方向發展,台灣的法治已經失去了一些什麼。除非你一直滿足和最差的標準做比較。

好文推薦

畢殿龍/武統台灣不可能?「真心話」當「幹話」太危險

畢殿龍/如果北韓崩盤 北京有必要出手「善後」

畢殿龍/川普訪北京 是要掀北韓問題底牌?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畢殿龍,兩岸著名時事評論員。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本網保留刪修權。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