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起/美國怎麼了?

2017年12月11日 11:21

▲▼ 厭倦資本主義? 美媒:美國年輕人越來越傾向「社會主義」。(圖/志影像/美聯社)

▲近年一直快速變質的美國,再度陷入困境之中,而這次的根源是內生的、是長期累積的,必須長時間才能扭轉。(圖/志影像/美聯社)

朝鮮半島危機四伏之際,川普總統居然在中東又捅了以阿問題的大馬蜂窩。很多人在問,美國到底怎麼了?這個問號對選擇「遠中親美」的蔡政府,恐怕更切身、更關鍵。

事實上美國最近幾年一直在快速質變。這個質變溯源很深,對美國全球領導力的影響也很嚴重。總的來說,現在的美國已經出現四個分化。

第一是美國社會的兩極分化。自世紀之交,美國的財富分配就像打開的剪刀一樣,向貧富的兩個極端移動。頂端的1%人口在去年已經擁有將近4成的全國收入與財富,另外9%再瓜分了將近4成,而廣大的9成人口則搶食剩下的2成餘財富。此外,自認多年受到壓抑與委屈的白人愈來愈渴望找回自尊及主導權。他們對非白人,移民、非基督教(尤其是穆斯林)的敵意也在強化。

其次是美國政治的左右分化。由於美國人口長期向都市集中,現在高達84%的龐大人口集中在東西兩岸的25個州(如加州、紐約)。剩下的16%住在中西部的25個小州。這16%依據憲法擁有參議院一半(即50個)的席次,足以影響所有的立法及政策。這就使得在小州很受歡迎的本土、排外、反全球化的勢力,可以用極小的成本取得不成比例的全國影響力。它一方面滋養了共和黨的右翼,迫使共和黨向右走,一方面也刺激了較都市化、國際主義、及種族多元的民主黨向左走。這個左右分化不僅激化政治對立,惡化美國的選舉文化,還使中間溫和的選民在政治上愈來愈弱勢。

第三是美國政府的上下分化。上層以川普家族及親信為代表,他們關心內政多於外交,美國尊嚴多於戰略利益,經濟實利多於自由民主人權。在涉外事務上,他們只展現點的思考,而不是線的、更不是全面的戰略性思考。「通俄門」調查啟動後,他們更是心煩氣躁、手忙腳亂。

居於下層的政府專業階層及智庫則與白宮高層嚴重脫節,士氣普遍低落且焦躁。據一位經常接觸華府官員的美國前官員說,過去官員提及政府高層,都說「我們」,以示彼此一體;現在常用的字眼卻是「他們」,疏離感溢於言表。另一位官員也說,「他們只把我們當成Siri(即iPhone的人工智慧問答軟體),只問事實,不徵詢意見」。所以中高層官員大量離職;最近更有十餘名國務院官員罕見地聯名控告自己的長官國務卿違法。

另外,由於白宮要求高層官員必須絕對忠貞,而許多溫和專業人士又多不願與川普為伍,結果政務官就大量出缺。據統計,今天川普任期已快走完1/4,但該上任的618位政務官,只有206人(即1/3)就職。

災情慘重的國務院除了派不出幾十位大使(如駐南韓、德國、新加坡大使),還讓6位次卿中的5位,22名助理國務卿中的18名懸缺至今,其中包括負責北韓及台海事務的東亞次卿及助卿。國防部稍好,仍有1/2的政務官從缺。高層空虛到如此地步,美國政府不僅難在內部齊一步伐,也不易與外國協調政策。難怪台灣在風聞巴拿馬要與我斷交時,急尋華府求助,卻完全徒勞。

第四就是美國外交的人我分化。川普堅持美國優先、唯我獨尊,不僅撤除美國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及氣候變遷的支持,還與南鄰墨西哥鬧翻、與英德重要盟邦疏遠、威脅廢除美韓自貿協定及伊朗限核協議。這些作為幾乎都在自廢武功,當然也使美國在全球硬實力及軟實力雙雙重創。

筆者在越戰高潮時負笈華府留學,親眼目睹美國當時社會與政治的深刻分裂。今天美國又陷入困境,但這次它的根源是內生的、是長期累積的、也一定要長時間才能扭轉。所以美國雖仍是超強,卻是一個思想混亂、權力分散、意志模糊的超強。

相對的,「十九大」以後的中國大陸,不僅思想集中(「中國夢」),權力集中(以習近平為核心),而且意志也集中(領土、反貪、改革)。既然美國與中國大陸都在質變,還都是朝著對台灣不利的方向質變,蔡政府卻依舊不動如山,老神在在。真不知信心從何而來?

好文推薦

蘇起/習近平新時代的對台政策

蘇起/孤立與自我孤立

蘇起/美國在衰落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蘇起(圖/翻攝自《台北論壇》)●蘇起,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前國安會秘書長、政治大學名譽教授。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10日《聯合報》A12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公司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