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新/應許聖城掀中東戰端?別忘川普最會髮夾彎  

2017年12月11日 00:30

▲▼ 美國總統川普6日簽署宣言,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準備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至耶路撒冷。。(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普簽署宣言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此舉不只改變美國過去數十年的行政中立原則,更讓以巴情勢持續升溫。(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6日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準備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Tel Aviv)遷移至耶路撒冷。對川普來說,他只是尊重政治現實、執行美國國會通過的法律,以及履行一項與以國總理納坦亞胡(Benjamin Netanyahu)達成的協議,但沒想到此消息一出,不僅在全球各地投下一連串的震撼彈,還可能破壞以巴和平,甚至在中東地區引爆戰爭。

耶路撒冷是猶太教、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聖城,所以當川普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時,自然引起伊斯蘭教多國及阿拉伯聯盟的不滿。

耶路撒冷總有85萬人口,其中猶太人占61%,阿拉伯人占37%,信奉基督教的阿伯拉人僅佔1%。大多數的阿拉伯人居住在東耶路撒冷,就是舊城,也是耶路撒冷整個城市的核心,分為猶太區、基督徒區、穆斯林區、亞美利亞區等。然對猶太人來說,耶路撒冷是他們的故都,也是古都。西元前10世紀,猶太族的大衛王在耶路撒冷現址定都,並將該地更名為耶路撒冷。他最大的貢獻,就是將猶太聖物約櫃放在首都。其子所羅門王則花了10年建造聖殿,將耶路撒冷的地位推到最高點,而現在猶太區內的西牆,就是當年聖殿的護牆遺跡。

不過,為什麼尊重現實、執行國內法、履行美以雙邊承諾的川普,這次會捅到馬蜂窩呢?首先,他破壞了美國總統自1995年來行之有年的行政慣例。美國國會在1990年代中期通過的「美國大使館法」,要求總統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到耶路撒冷。但從柯林頓總統以降的歷屆美國總統,每年都只是向國會要求展延遷館,以申請美國駐特拉維夫大使館的預算。

然而川普的遷館宣布,推翻了柯林頓以來美國總統一直執行的慣例。這也是為什麼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阿拉伯國家聯盟、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與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Abdullah II)等,都對美國提出警告的原因,因為他們擔心川普的宣布可能會對正在進行中的「以阿和談」、中東和平,甚至整個世局帶來負面的影響。

其次,川普打破了聯合國、美國、阿拉伯聯盟、歐盟與俄羅斯都接受的「兩國方案」。根據此一方案,以色列人(猶太人)與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這塊「應許之地各自建立國家」,並透過談判解決分歧,以達到和平共存的目的。然川普此舉可能會使中東地區反美與反以的情緒進一步升溫,不僅破壞正在進行中的「以阿和談」,也會讓本來就非常危險的中東地區充滿了火藥味。

▲2017年12月9日耶路撒冷,巴勒斯坦民眾持續抗議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與以色列安全部隊發生衝突。(圖/視覺中國CFP)

▲巴勒斯坦民眾持續抗議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與以色列安全部隊發生衝突。(圖/視覺中國CFP)

尤其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川普與以色列總理納坦亞胡會談時,承諾一旦自己當選,將會把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川普對以色列的這番承諾,也是他對美國猶太裔選民的承諾。因為猶太裔選民是一個影響力遠超過其人數比例的族群,包括企業界、媒體、學術界、智庫等。所以川普的這項承諾,自然有其回饋猶太金主,與繼續爭取廣義猶太選票的政治考量。

值得注意的是,阿拉伯世界的反應截至目前為止還算相當自制,並沒有反應過度。雖對川普的遷館決定,阿拉伯世界普遍不滿並提出嚴重抗議,但他們卻只提出「3天抗議」(12月6~8日)的訴求,由此可見阿拉伯世界仍處於「聽其言,觀其行」的階段,希望川普不至於真的遷館,也期待全球各界能說服他改變主意。

事實上川普做出遷館決定前,曾與白宮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與中情局長龐畢歐(Mike Pompeo)等官員諮,但以他的善變程度來說,在真正執行遷館之前,隨時仍有可能「髮夾彎」。即使川普執意遷館,相關作業從耶路撒冷建館、人事調整、官員調派到安全防護設施等考量,至少需要3~5年才能完成,可謂曠日廢時。當然,最快的方法,就是將設在耶路撒冷的總領事館,與設在特拉維夫的大使館相互對調。但這對關係緊密的以美兩國來說,光是對調似乎顯得草率,而且極可能引起阿拉伯世界與全球伊斯蘭教徒的強烈反彈,甚至在中東地區引爆新的戰爭。

究竟,在這麼漫長的過程當中,川普他會怎麼做?如果他沒有連任,整個遷館作業就能理所當然的隨時喊停,即使他成功連任,他對猶太裔選民的承諾也已履行,亦獲得廣義猶太裔選票的支持,也因此連任後是否仍需繼續履約,完全取決於川普自己。但從川普的商人性格來看,既然連任目標已經達成,是否需要繼續執行遷館決定,已不再那麼重要。

儘管川普遷館的決定引來全球的不安與不滿,但就阿拉伯世界與全球伊斯蘭教徒來看,似乎並未過度反應。這也顯示他們對川普仍有期待,希望他能在遷館一事上懸崖勒馬,以免「以阿和談」難以為繼、中東和平無法維持、全球繼續紛擾不堪。

好文推薦

陳一新/一場互灌迷湯豪無交集的川習會

陳一新/金正恩的豪賭與擔心

陳一新/川普增兵阿富汗 意在中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陳一新,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網友參與,投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