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犯聽完判決服毒自殺 荷警要查毒藥如何「偷渡」進法庭

▲▼戰犯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服毒自殺。(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戰犯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服毒自殺。(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記者錢玉紘/綜合報導

戰犯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29日於前南斯拉夫國際戰犯法庭(ICTY)受審,因為不服判決,在眾目睽睽下直接喝毒藥自殺,全程都被錄下來,震驚國際。現在,荷蘭警方正在全力調查,一直被拘留的普拉雅克是如何取得毒藥,又是如何帶進法院的。

72歲的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是前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的軍事領袖,29日於荷蘭海牙的國際法庭受審,當他聽到自己被判20年終身監禁後,突然大喊「我普拉雅克不是罪犯,不接受判決」,然後拿起棕色小瓶子,仰頭喝下裡面的液體,沒想到他服下的是毒藥,送醫之後不治身亡,戲劇化的死法引起震驚。

1990年代的年間的波士尼亞衝突中,克羅埃西亞軍隊迫害及屠殺大量的波士尼亞人,讓普拉雅克等6名軍政高層被指控「反人類罪」,包括種族清洗、姦殺婦孺等,前南斯拉夫國際法庭負責審理這些戰犯,29日受審的這批人已經是最後的判決,原本在今年底就可以關閉,沒想到卻發生了讓法庭出糗的服毒事件。

▲▼波士尼亞衝突的受難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波士尼亞衝突的受難者,大部分是穆斯林。(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現在,原本審理犯人的法院變成了犯罪現場,荷蘭警方也接手調查這起事件,也激起許多疑問,其中最讓人好奇的就是,普拉雅克到底是如何取得毒藥的。事實上,他在進法院前一直被關在荷蘭海牙斯赫弗寧恩(Scheveningen)的一個拘留中心,所有的訪客都會通過嚴格的安檢。但是,一名塞爾維亞的律師說,其實要走私液體很容易,因為這些安檢主要是探測金屬物品。

荷蘭檢察官表示,他們的偵查重點會擺在普拉雅克服下的到底是什麼,以及透過什麼管道拿到的。克羅埃西亞總理普蘭科維奇(Andrej Plenkovic)則是譴責聯合國法庭不公正,「普拉雅克的行為證明了他早就打算犧牲,證明他不是個戰犯,現在這個事件對該法庭是個恥辱」。在波士尼亞與克羅埃西亞分前的首都莫斯塔爾(Mostar)的街頭,有民眾為服毒自殺的普拉雅克點蠟燭祈福,其他地區也有居民致敬。

這不是第一次有被告在前南斯拉夫國際戰犯法庭自殺,前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族領袖巴比克(Milan Babic)和另一名族人杜曼諾維奇(Slavko Dokmanovic),分別在2006年和1998年時,於聯合國拘留中心牢房中結束生命,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sevic)則在審理還沒結束前,就因為自然因素死於監獄內。

▼有民眾為服毒的普拉雅克點蠟燭祈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戰犯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服毒自殺,有民眾點蠟燭悼念。(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鶯歌3死惡火「從1樓燒上3樓」!國小校長探頭向鄰居求救 下秒遭火噬成焦屍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