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師/刷臉刷虹膜,你不擔心「數位屠殺」嗎?

2017年11月20日 00:08

▲▼生物辨識,虹膜辨識。(圖/視覺中國CFP)

▲金融科技(FinTech)浪潮席捲全球,未來不只透過指紋、虹膜、語音、臉部辨識,甚至心跳都能成為行動支付的辨識依據。(圖/視覺中國CFP)

上週,民進黨立委鐘佳濱或許是因為參照了原本要搞「去現金化」卻玩得一鼻子灰的印度,準備推動「全民虹膜建檔」的立法,怎知提議在媒體曝光後沒多久,就遭社會各界撻伐,表示此舉將觸犯人民隱私權,於是徹案作罷。

鐘佳濱可能不知道想建置全球最大生物辨識身分卡的印度「Aadhaar」系統,最終也被最高法院裁定違反「隱私權」,重創印度的身分辨識計畫,以及與其共生的繳稅、支付、監控與特徵辨識機制。

當初印度政府之所以制定「Aadhaar」制度,主要是想實施「去現金化」的倡議為了更廣泛控制人民的支付與貨幣權,任何一個渴望獨裁的政府都希望能落實貨幣電子化的目標。因為如此,中央政府與金融機構就可透過大數據的掌控、貨幣程式的編碼,甚至制定負利率,悄悄稀釋人民的財富。

畢竟,若全球都走向如歐盟、日本等央行的負利率政策,持有現金對中央獨裁者而言會是威脅,因為人們寧願將儲蓄轉為現金囤積,而不願存在銀行中遭課負利率。或許就是這原因,印度,乃至全球許多國家與市場,莫不趁機大推金融科技(FinTech)等去現金化措施。

但要確切落實金融科技的順暢,中央獨裁機制必須大量採集人們獨一無二的生物辨識特徵。於是指紋、虹膜、臉部特徵就成了這些機構亟須蒐集的資料。這與口頭上的反洗錢、反貪腐、反走私、方便履行義務、提升行政效能無直接關係,畢竟,上述問題早存在於這世界上。可為何全球突然關注這個議題?差別在於,目前全球因大數據與金融科技的普及,中央獨裁機構能夠更大範圍的監控與操縱人們的消費行為,甚至重整貨幣,讓舊有的龐大債務,能夠與人民的財富綁在一起,共同紓困。所謂的實施負利率,就是拿無辜老百姓的錢,協助銀行體系與政府債務紓困的奸計。

這就來到建置金融科技賴以維生的大數據了。試問,人們的電子數據可恣意讓私人機構採集嗎?打個比方,當心理患者向諮商師尋求治療時,諮商內容屬保密資料,諮商師不可對外公布,這是有《刑法》上的責任。問題來了,有了大數據的監控,人們的潛意識資料,會一天24小時、不間斷的被更大一台「電子諮商師」分析。這個大數據諮商師可謂無所不在,就連某人的滑鼠游標停在某暗戀對象的臉書貼圖上幾秒鐘,或是造訪哪個性解放網址,都會被送至某伺服器中演算。

▲▼ Money20/20金融科技創新大會在拉斯維加斯舉行。(圖/視覺中國CFP)

▲2017年度台灣金融創新指數(FII)調查顯示,消費者對於生物辨識認證有3成3表示「需要」,但「數位中央化」的後果,難道不令人害怕嗎?(圖/視覺中國CFP)

與諮商師不同的是,人們與另一人對談時,就算是心理師,也無法做到毫無保留的敞開,人們就算在一個保密的空間中,都會選擇該揭露多少隱私。但在一個大數據的環境中,人們的隱私毫無保留,且與前者不同的是,後者的數位資料必須繳交至中央獨裁系統內演算,制定相關政策,恐不恐怖?

換言之,不管是金融科技、大數據系統、全民虹膜建檔、臉部辨識系統,都是一個不簽保密條款的深度心理分析,人們會將自己的喜好、個性、恐懼、性向、潛意識、消費習慣、社交網絡,全都交給一群以獲利、權力與暴力為主的中央集團運用,這不令人頭皮發麻嗎?

事實上,這套系統早在希特勒時代就開始建構了,當時的德國納粹採用IBM的打孔系統(IBM punch card system),有效率的運輸、記載、分類、儲存以及屠殺猶太人等。這套打孔技術讓之後的國家罪行系統化。

舉個例子,打第3孔代表的是同性戀,第9孔代表的是反社會傾向,第12孔代表的是吉普賽人,第8孔代表的是猶太人。卡片的第34行代表死亡原因,其中的代碼2是送往另一個集中營、代碼3代表自然死亡、代碼4代表立即處死、代碼5是自殺、代碼6代表「特別處理」,也就是送到毒氣室、或是絞死、或者槍決。

當然,未來的世界應不致於如此黑暗,但同樣的制度,再度被主事者們控制實施「數位中央化」,未來的「大屠殺」將不會是實體性命的耗損(當然也不排除),而是人們數位人格的淹沒,甚至不排除,全球將邁入「數位大屠殺」

好文推薦

王大師/賴院長,請還給每位勞工消失的133萬

王大師/課審會,台灣最大駭客機構

王大師/「漂綠」金融 強壯大「英」帝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王大師,專欄作家。本文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文章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