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論壇 > 雲論 2017年11月14日 00:05

苦苓/在愛情裡,「我」就是最大的敵人

▲▼恐怖情人,情侶,互相傷害,自殘,控制,愛情。(圖/視覺中國)

「恐怖情人」的新聞愈來愈多,不是自殘就是傷害對方,歸根究柢,許多人都將「我」放得太大,忘了自己必須為後果付出多麼慘重的代價。(圖/視覺中國CFP授權提供)

這些日子以來,好像「恐怖情人」愈來愈多了,而且有的是對另一半「恐怖」:動則殺人、放火、潑酸……;有的是對自己「恐怖」:跳樓、自殘、輕生……不一而足。

這些新聞一向都有,不足為奇,但最近有加多、加密的趨勢,更使得人人自危:我身邊這個人會不會就是恐怖情人?我將來會不會碰上恐怖情人?既然「恐怖」的機率這麼大,我們還是放棄「情人」,自己一個人過好了……。

有人大聲疾呼這是我們的情感教育失敗,事實上這種說法真教人好氣又好笑。因為我們的教育何時教過男女相處、交往之道了?哪一本課本裡有這種內容?又有幾位老師願意「多管閒事」地來從事兩性教育?

年輕人頻頻發生這種因分手而絕望、由決裂而傷亡的情形,主要在於「自我」觀念太強:這一代的教育講究寬鬆、放任、自由發揮,也就少了許多父母的管教、師長的制約,乃至於社會也一片放任之風──愈來愈常在公共場所看見穿制服的學生互相摟抱、親吻、愛撫,完全不以他人為意,可見有多「自由奔放」。

但在這個只有「我」而沒有別人的意識當中,我愛的我就要、我愛的就是我的,一切以「我」為優先,對方不可以(或根本不理會)有自己的感情、想法和價值觀,而這種一面倒的「窒息式」擁有,「我」卻以為這是愛。

但當對方因無法相處而想離異時,那可不得了了!「我」的東西怎麼可以不聽從我、不屬於我?那我不就一無所有了?於是消極的人,就會想把自己給毀了,讓對方負疚、難過一輩子;就算沒有報復之意,但也已沒有活下去的價值了!看不到父母的關愛、同學的友誼、社會的溫暖,只看到自己的黑暗,既然「完」了,那就一死了之吧!

然積極者更加可怕:你讓我難受,我也絕不讓你好過;你竟敢不屬於我,那我就毀了你,讓誰都得不到你!這種把「我的占有」當成愛情唯一標準的人,當無法擁有時不會盡力挽回或設法「降級」成朋友相處,抑或就此祝福對方另謀發展,只想傷害你、摧毀你、讓你一無所值,也讓別人無法再擁有你。當然這個時候,那無限放大的自我意識,也將使他忘了自己必須為後果付出多麼慘重代價。

什麼時候才學會為對方想一下呢?他(她)也是個完整的「我」,也有自己的情愛與抉擇,也是一個獨立完整不容破壞的人格!懂得尊重,才配擁有。年輕人,別以為愛情很簡單,還是多學、多問、多磨練吧!

好文推薦 

苦苓/敢問,你的黨證是第幾號?

苦苓/攻打台灣,何必等到2020?

苦苓/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幹呢?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苦苓(王裕仁),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現為自由作家、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員。新著《熱愛大自然/草木禽獸性生活》出版中。個人臉書專頁:苦苓(王裕仁)。以上為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關鍵字:雲論雲論苦苓苦苓愛情男女恐怖情人情殺自殺自私尊重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論壇熱門新聞

暐瀚觀點/把民進黨換成國民黨?

農傳媒/田園生活危機四伏

王乾任/勞工低薪,資本家的陰謀

黃竣民/英海軍,沒落的海上強權

保障納稅者一定受害的「納保法」

陳敏鳳/人民生計不如仁義道德?

閻大富/二刀流能否挑戰大聯盟?

只談鞭刑威嚇不符比例原則!

台灣立報/共犯們,我們可以一起..

李偉文/AI時代學什麼才能跟電..

王超群/國民黨的鮮肉老皮之爭

林忠正/尹衍樑的春天還沒來

民進黨全面官派或酬庸鄉鎮市長?

彭懷真/面對安樂死,政府不掉淚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