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不是靠馬屁」9人團隊站上舞台 「我把跳舞當運動!」

▲▼東吳大學親善民族爵士舞團25週年演出「墨・舞・魂」。(圖/記者盧映慈攝)

▲陳寬毅是東吳舞團幹部中,唯一的男生。(圖/記者盧映慈攝,下同)

記者盧映慈/採訪報導

「哇呼~~~」演出完,台上舞者向觀眾們一鞠躬,全場尖叫加歡呼,非常大學生模樣的熱情,但他們才剛剛跳完一齣「正式的」舞劇「墨・舞・魂」,總長90分鐘;雖然臉上都帶著笑容,但看得出來很疲累,只是台下熱情的歡呼讓他們還是充滿了驕傲,每個人都挺著胸膛,迎接這份得來不易的榮耀。

這裡是東吳大學傳賢堂,2017年10月的第一天,親善民族爵士舞團就展開了他們一年一度的大型演出,今年是第25年,辦得特別盛大,9個人的團隊要撐起行政、技術、舞者等工作,雖然拉了學長姐、其他社團的幫忙,但還是忙得焦頭爛額;幹部們笑笑地說,「要做藝術的人,本身就是一種浪漫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東吳大學親善民族爵士舞團25週年演出「墨・舞・魂」。(圖/記者盧映慈攝)

行政負責人陳寬毅是企管系大四的學生,也是這次舞劇中唯二的男生,在台上熱情奔放的他,面對學校行政人員、包括記者,都非常的謙恭有禮,展現十足的社交手腕;訪問到中途,因為行政出了一點差錯,學校管理場地的主任過來討論一些事情,他也沒有一般學生的不安或是不悅,客氣的了解事情經過、跟老師道歉、確認處理方式,大將風範實在讓人印象深刻。

「哈哈,可能我真的是老屁股吧!」陳寬毅說,他大一就加入舞團,也當過社長,跟各行政處室都打過交道,覺得在學校辦活動就是這樣,必須跟老師們打好關係,「打好關係不是說去拍他們馬屁,是要讓老師了解我們的理念、信任我們會按照規矩來,就算偶而出錯了,也不會破壞彼此的溝通。」

▲▼東吳大學親善民族爵士舞團25週年演出「墨・舞・魂」。(圖/記者盧映慈攝)

就像這次的行政出包,因為對舞團的信任,老師沒有直接撤銷申請,而是告訴他們怎麼補救,這就是打好關係的例子。「雖然有人會覺得公文很繁瑣,但我覺得那是對彼此的一種保障,如果訊息傳遞只在2、3個人之間,那出事了誰要負責?就像簽契約,不是等東西壞掉了才來想,而是事前就有預防跟解決的辦法。」

不過臨時這樣來一筆,會不會對行政造成很大的負擔?陳寬毅坦言,人力很少,有時候的確很吃緊,但「事情來了總是要去解決」,所以在一般分工之外,其實都會保留一點彈性調度的空間;「大部份人都是進來之後才學舞、學藝術行政,而且學校也沒有相關的課程,都是我們自己排課、自己一點一點累積起來的,所以也很需要經驗的傳承。」

▲▼東吳大學親善民族爵士舞團25週年演出「墨・舞・魂」。(圖/記者盧映慈攝)

▲▼東吳大學親善民族爵士舞團25週年演出「墨・舞・魂」。(圖/記者盧映慈攝)

▲▼東吳大學親善民族爵士舞團25週年演出「墨・舞・魂」。(圖/記者盧映慈攝)

這次的舞劇從去年10月開始進行舞蹈發想、今年2月底開始跑行政流程,中間除了跟其他社團如音樂劇表演社、熱舞社等借「人力」,最大的支持其實來自指導老師汪屏的團隊。「有很多老師教過的學長姐會回來幫忙,甚至是老師自己的工作團隊人力,像另一個男生舞者就是大學長,負責舞台上的投影設計、燈光,但他其實不是東吳畢業的,所以很感謝。」

「藝術是很需要經驗、技術傳承的」,學長姐的投入其實也代表了學弟妹的生疏,陳寬毅其實一開始也完全不會跳舞,只在以前有過校慶、運動會等各種節目的「表演」經驗,有時當演員、有時當工作人員,但都屬於玩票性質。問到為什麼會在大學突然加入舞蹈社團,他忍不住笑出來「其實我那時候是把跳舞當運動,又可以學到藝術相關的東西,感覺一舉兩得!」

▲▼東吳大學親善民族爵士舞團25週年演出「墨・舞・魂」。(圖/記者盧映慈攝)

為什麼願意在大四、即將要畢業的時候,還跳下來當負責人?陳寬毅說,「對我來說,願意留在這個團隊就表示自己認同這份精神,而認同這個團隊的精神,我就想要繼續做下去,這也是我做事的準則」,如果自己根本不認同這個理念,一定很難堅持下去,或是事情只做到一半、只做到表面,但這並不能帶給自己或團隊成長。

「當然也是有很痛苦、想逃跑的時候,但一想到東吳其實很少有這樣的表演可以看,也很少人會想要接觸這樣的表演,就希望自己能帶給這裡不同的感受」,陳寬毅說,擁有不同的經驗,不只是履歷可以漂亮,讓自己準備好,未來才能不侷限。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