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托兒所...「最晚的隔天7點才來接」 日本OL的最後碉堡

圖文/鏡週刊

「有些人為了討生活不得不在晚上工作,夜間保育園(托兒所)就有它存在的必要。」需要夜晚托兒的家長,不見得就是特種行業的單親媽媽。醫生、餐廳廚師、媒體工作者,這些經常需要夜晚勞動的行業,許多人都是靠夜間保育園的幫忙,才能兼顧工作與育兒責任。

東京都新宿區大久保,在這個夜晚比白天要熱鬧的地方,有一間24小時開門的托兒所「ABC保育園」,這裡收了0歲到學齡前共90名孩童,35名保育員和2名護士,分四個時段輪班。

一位把孩子托在這裡的媽媽,忙的時候經常得工作到隔天早上,但這裡的保育士總跟她說:「等妳睡飽了再來接小孩就好」,反而擔心她馬不停蹄身體會撐不住。

「如果沒有這個地方,我根本沒辦法繼續工作。」

另一位把5歲兒子托在這裡的家長,是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職員。還沒生小孩之前,就是每天忙到錯過末班電車、得搭計程車回家的程度。現在多虧了夜間保育園,遇到工作需要時,可以很放心把兒子託給他們照顧。

「過夜組」的孩子 家長最晚隔天7點才來接

日本一般保育園的開放時間,是從早上7點到晚上6點;夜間保育園,則是從早上11點到晚上10,有些甚至會延長時間,24小時讓家長托兒。

以「ABC保育園」為例,家長在晚上10點之後才來接的孩子,就會被分配到「過夜組」,吃完園方準備的晚飯之後,保育員會幫小朋友洗澡、吹頭髮、換穿睡衣,就寢前還會唸繪本給他們聽。據說,最晚接孩子回家的,是隔天早上7點鐘。

日本政府在1981年開放夜間托兒制度,目前全國有82家夜間保育園,儘管供不應求,數量卻一直難以增加。最近日本有一部新上映的電影《夜間也開門的保育園》(夜間もやってる保育園),從北海道拍到沖繩,呈現5所夜間保育園的樣貌,企圖凸顯夜間托兒不足的問題。

  • 電影《夜間也開門的保育園》
 

即將滿60歲的導演大宮浩一,孫子就在電影拍攝期間誕生,但他之所以會以夜間保育園為題材,其實是「ABC保育園」園長寄給他的一封信:「不少人對夜間保育園抱持偏見,甚至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有夜間托兒的地方。希望能藉由電影,讓一般大眾了解夜間保育園的真實情況。」

 

當年的「嬰兒旅館」 發展成現在的夜間保育園

「希望白天能跟孩子們一起度過,傍晚再送到保育園」,一對在餐廳工作的夫妻檔,向「ABC保育園」提出這樣的請求,但園方告訴他們,必須讓孩子在上小學之前,養成生活規律,要孩子從上午10點到晚上10點,都待在保育園。

「並不是因為有夜間保育園,才去做晚上的工作,而是因為工作不得已,才把小孩托給夜間保育園。有些人為了討生活不得不在晚上工作,那麼夜間保育園就有它存在的必要性。」

1983年,從福岡來到東京的園長片野,從鬧區大樓的一個房間,開始了「ABC保育園」。當時的經營型態,其實就是俗稱的「嬰兒旅館」,由於房間裡沒有浴室,有時片野還得帶著小孩去錢湯、甚至是帶回自家浴室洗澡。

當時這類「嬰兒旅館」,是許多單親媽媽不得不的選擇,但因為設備簡陋,甚至發生孩童死亡等糾紛,才逼得主管機關正視問題,開放了夜間托兒制度,而片野的保育園是一直到2001年才正式通過政府認可。「直到現在主管單位依然有這樣的觀念:『夜間保育園如果增加,只會助長放棄育兒的風氣』。但對孩子來說,不好的並非夜間保育園,而是『沒有能在夜間照顧孩子的人』。」

 

公務車接送小孩惹議 國會議員也有托兒需求

若說職業不分貴賤,那麼托兒所為何不能白天晚上被同等對待?

跟多數媽媽一樣,自民黨眾議員金子惠美的一天,從早上6點鐘開始。把1歲半兒子叫醒的同時,自己也睡眼惺忪地準備早餐、梳妝打扮;一邊餵兒子吃早餐,一邊幫他換衣服,等到可以步出位於東京赤坂的議員宿舍大門時,已經上午8點半了。

從宿舍走到議員會館附設的保育園,大約1公里的距離,若是推著嬰兒車爬坡,20分鐘能抵達。但今年6月,日本雜誌《週刊新潮》踢爆,當時出任總務政務官的金子惠美,利用公務車送兒子去保育園,引發熱議,儘管支持與反對的意見都有,但住在都市的人大多表示:「我們在大雨中,拚了命邊撐雨傘、邊推嬰兒車,國會議員卻可以用公務車送小孩去保育園,真是太狡猾了!」

自民黨眾議員金子惠美,今年六月被週刊踢爆,用公務車接送兒子上托兒所,意外掀起國會議員與國會助理,不適用勞動基準法、無法享有育嬰假的論戰。(翻攝自金子惠美部落格)

金子惠美解釋,只有前後都遇到公務時,才會用公務車送兒子去保育園,並對大眾道歉:「我真心接受批判,未來也不會再使用公務車,但不光是政治家.我認為應該要創造一個,誰都可以堂堂正正養育孩子的工作環境。」

日本整天在喊「女性活躍」、「支援育兒」等口號,卻無法容忍國會議員請產假或帶小孩,是因為日本的國會議員,以及被歸類為「特別職國家公務員」的公設秘書(國會助理),並不適用一般勞動基準法,無法享有育嬰假的相關權利。

擔任國會助理20年的神澤志萬,在著作《國會女子的忖度日記》提道:「幾乎沒有產後復職的國會助理」。極少數產後復職的國會助理,在法案審議的時候,只能帶著小孩辦公,晚上10點鐘還能看到小朋友在議員會館裡跑來跑去。神澤自己也曾為了哄小孩、抱著孩子在議員會館裡來回走,被資深男議員罵「真是不像話!」,甚至還被當過保育員的女議員大喊「給我滾出去!」

參考資料:BuzzFeed News Japan、AERA


更多鏡週刊報導
【深夜托兒所(下)】夜間托兒的日本家長 不只有特種行業
無罪的風險太高!日本拘留制度 逼老外認當電車癡漢(下)
無罪的風險太高!日本拘留制度 逼老外認當電車癡漢(上)

關鍵字:托兒所,職業婦女,日本,保育,鏡週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奇葩!想超車卻直搗分隔錐 網友笑翻:馬力歐吃金幣啦

財經熱門新聞

蘋果砍單重挫股價 鴻海工人爆離..

美中恢復對話 台泥Q4營運樂觀..

擺脫畢業即失業 新鮮人7大免費..

出身貧困農村 今成身價2兆富豪

從黑天鵝到灰犀牛 加碼這資產可..

進場時機到了?投資人聚焦3關鍵

銀行要求客戶年底前更新資料 不..

日本實習夢碎?不到28K半年跑..

中華電信網路大當機

製造業產值穩定 連八季正成長 

本周六搭高鐵回家投票 台灣高鐵..

小額轉帳 擬級距收手續費

茂迪拖欠大陸承包商爆千萬工程款

統一超擊敗南仁湖 搶下泰安服務..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