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暉/日韓關係的不穩定新常態

2017年09月28日 08:00

▲▼日本,韓國,日韓,日韓關係。(圖/視覺中國)

北韓試射飛彈飛越日本領土上空,再次挑起日本人「嫌韓」情緒,日韓之間的愛恨情仇一言難盡。(圖/視覺中國CFP授權提供)

2017年8月29日上午5時58分(台北時間4時58分),北韓進行今年第14次的飛彈試射,並於上午6時6分越過日本北海道的襟裳岬上空。自1984年北韓第一次試射飛彈以來,這次是第五次飛越日本領空(含人造衛星發射)的試射,但卻是第一次飛越日本領土上空。日本一方面向北韓提出嚴正抗議,另一方面則尋求美國的支持,透過聯合國安保理事會向北韓進一步施壓。

在美、日等主要國家密切討論北韓制裁議題時,北韓於9月3日中午,在東北部的豐溪里核子試驗場,成功進行第六次核子試爆(金正恩政權的第四次)。於此同時,日本與韓國的關係,則是受到歷史問題與慰安婦問題的影響而停滯。新上任的韓國總統文在寅雖然強調,兩國不能因此而停止雙邊的合作發展,但要求日本重新檢討2015年所簽訂的「日韓慰安婦問題合意」。

事實上,自2010年之後日益升高的北韓挑釁行為,以及南韓反日情節,直接影響了日本人對韓國人的觀點與看法,並反映在日本各大書店熱銷的「嫌韓」書籍上。若走進日本的連鎖書店就可以發現,「嫌韓」(以及「厭中」)的書籍總是放在店門口最顯眼的地方。這顯示,日本國內的民族主義已逐漸與嫌韓情緒產生連結。

過去的一個世紀,日本與韓國(朝鮮半島)之間的關係,時而親近,時而疏遠。在1939年的調查中,朝鮮人曾經是日本人第四喜愛的民族(僅次於德國人、義大利人與滿州人);但在1949年的相同調查中,卻已經成為日本人最不喜愛的民族。若只看近年日本人對韓國的觀感,好感度曾在2006年下跌至34.4%(惡感度57.1%),到了2009年則是回升至66.5%(惡感度27.3%),但在2012年則又急速下跌至18.4%(惡感度78.8%)

何以日本人對於韓國的觀感,近年經常出現劇烈變動?雖然此一大哉問涉及的因素,無法以三言兩語進行詳盡說明;但我們可以從下列四個面向,做出概觀式的論述。

第一是地緣政治因素。對海島國家日本來說,朝鮮半島是隔絕中國、俄羅斯等大陸勢力的關鍵緩衝區,在地緣政治上具有極為重要的價值。過去,日本曾因為爭奪朝鮮半島的控制權,而與中國、俄羅斯發生衝突。而戰後日本的國家安全保障,也與朝鮮半島的穩定息息相關。換言之,在地緣政治上,日本的國家利益有很大一部分倚賴朝鮮半島的局勢,以及與韓國的合作關係

第二是殖民歷史因素。正因為朝鮮半島是日本國家利益中的關鍵,大日本帝國曾在1910年併吞大韓帝國,將朝鮮半島置於日本的統治之下。至1945年為止的35年日本統治期間,日韓如何論述包括強制勞動(如軍艦島的朝鮮礦工)、慰安婦在內的殖民歷史經驗,已成為當代日韓互動時的敏感議題。

第三是經貿互動因素。戰後以來,日本自詡為「雁行模式」的領頭雁,帶領亞洲四小龍與東南亞國家進行經濟發展與分工轉移。在此一發展過程中,日本與韓國之間在經濟、貿易與金融關係上,存在著頻繁的互動關係。一方面,韓國在技術、金融層面上,一直與日本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例如,2013年韓國輸出入銀行面臨危機時,日本瑞穗銀行、三菱東京UFJ銀行各提供5億美金、2.5億美金的緊急融資。另一方面,在日本傳統強項商品—消費電子市場上,韓國企業的競爭力逐漸凌駕於日本企業之上。日韓在部分商品市場(包括被稱為「韓流」的文化商品)的逆轉關係,牽動了日本人對韓國人的觀感。

▲▼少女時代,韓流,Holiday Night。2017年8月13日,首爾,人氣女子團體少女時代出席了在首爾市永登浦IFC MALL內舉辦的新專輯《Holiday Night》公開簽售會。(圖/視覺中國)

韓流席捲全球,少女時代等偶像輸出為韓國經濟挹注龐大收益,日本流行文化在亞洲的強勢地位面臨韓流的嚴厲挑戰,牽動日本人對韓國的觀感。(圖/視覺中國CFP授權提供)

第四是在日朝鮮人因素。1945年日本戰敗之後,日本國內的200萬朝鮮族移民,因國際政治(冷戰、韓戰等)、國內經濟等因素,約有65萬人選擇留在日本。來自朝鮮半島北部的朝鮮人組成「在日朝鮮人總連合會」(略稱「總連」),而來自韓國的朝鮮人則組成「在日本大韓民國民團」(略稱「民團」),日本人則統稱他們為「在日朝鮮人」。在日朝鮮人雖然也有正面的、成功的企業家(如軟體銀行的孫正義),但多數的在日朝鮮人活躍在地下金融、賭博等產業領域;再加上以「總連」為核心的在日朝鮮人,與北韓具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導致日本人長期將在日朝鮮人視為日本社會的不安定因素。

在美俄對峙的冷戰時期,日本與韓國之間具有地緣政治、經貿互動的共同利益。即便在殖民歷史、在日朝鮮人問題上出現歧異,但彼此之間的觀感,在冷戰體制的制約下,並不會出現太過劇烈的變動。這樣的觀感互動,可借用國際金融匯率的名詞,稱之為「蛇型浮動」模式(snake in the tunnel)。

然而,目前的日韓互動過程中,制約雙方人民觀感的「隧道障壁」(彼此理解的共同利益)逐漸消失,其結果使得雙方人民觀感,極容易受到突發事件、單一事件的影響,而出現大幅的波動。在可預見的未來,若日本與韓國無法重新建構彼此的共同利益認知,頻繁變動、不穩定的關係,將成為日韓兩國互動的「新常態」。

好文推薦

李世暉/推理風潮與日本的細節管理

李世暉/從遊戲敘事看日本的厭老意識

李世暉/日本動漫 可預知的未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李世暉。慶應義塾大學SFC研究所上席所員,慶應義塾大學媒體政策研究科特別招聘教授,現職為國立政治大學日本研究學位學程教授兼主任。專長領域為日本產業政策、日本經濟安全保障,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網友參與,投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