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盈拉潛逃出國?軍政府蓄意逼其流亡?

2017年09月12日 08:30

▲盈拉,泰國,總理,Yingluck。(圖/視覺中國)

泰國前總理盈拉未如預期於8月25日出庭聆判,場外支持她的群眾高舉她的照片示威抗議。(圖/視覺中國CFP提供)

泰國軍政府九月八日首度證實,八月二十三日潛逃出國的前總理盈拉(Yingluck Chinnawat)在泰國的最後行蹤是位於柬埔寨邊界的一個檢查站。這個宣布,等同於確認盈拉是通過陸路進入柬埔寨,然後再轉往第三地。

盈拉涉及大米典押怠忽職守一案,原訂八月二十五日宣判,不過兩年來每庭必到的盈拉並無如預期出庭聆判,隨後即傳出她可能在八月二十三日晚間就已離開泰國,目前仍然不知她人在何處,但合理的推斷應該是已經前往杜拜與其長兄,亦是流亡在外的泰國前總理塔信(Thaksin Chinnawat)會合。

盈拉經由柬埔寨外逃,並不讓人意外。因為在區域內的國家裡,對塔信最友善的就是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塔信於2006年九月遭政變推翻而流亡在外,就曾多次前往柬埔寨,而且還獲洪森聘為最高經濟顧問。洪森的妻子在接待塔信及夫人普查蔓時,還曾當場潸然淚下。

從2000年起,塔信家族就在泰國政壇不斷創下紀錄。塔信當年帶領「泰愛泰黨」以壓倒性的多數贏得大選,是泰國政治史上首個不需組聯合政府就可單獨執政的總理。接著,塔信成為首位做滿四年任期以及任滿之後又能連任的總理。

塔信在位期間,也創下東南亞國家中首個在1997年金融風暴後還清國際貨幣基金會紓困貸款的紀錄。

然後,塔信就在2006年九月前往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時遭政變推翻了。為什麼呢?發動政變的陸軍總司令頌提說是因為塔信貪腐。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塔信太能幹,打破了泰國政治「輪流坐莊」的規律,上了牌桌不下來,別人都沒得玩了。更深層的原因則是塔信日益坐大,威脅到皇室的利益。

但塔信在流亡期間仍然不斷創紀錄,他在2007年以遙控的方式,操控被判解散的「泰愛泰黨」變身的「人民力量黨」贏得大選,推出代理人薩瑪出任總理,並在次年回國,創下遭政變推翻後還能回國的紀錄

之後,泰國翻出普查蔓通過政府機構在曼谷精華地段以低於市價買地的舊案。這個案件的荒謬之處在於,負責交易手續的銀行在法庭上作證買賣完全合法,買賣雙方也均判無罪,但塔信卻遭判刑兩年,理由是他時任總理,因此法庭認定他「一定」涉及利益交換。

塔信在獲知將被判刑後,於2008年八月乘赴中國北京參觀奧運開幕式之際而流亡至今。

然後,塔信又在2011年再度遙控遭解散的「人民力量黨」變身的「為泰黨」贏得大選,更創紀錄地推出毫無政治經驗、他的幼妹盈拉出任泰國首位女總理。

▲塔信,盈拉,泰國,總理。(圖/視覺中國)

即使流亡在外,塔信(照片左)仍有辦法於2011年遙控「為泰黨」贏得大選,讓幼妹盈拉出任泰國首位女總理,可見其政治實力驚人。(圖/視覺中國CFP提供)

同樣的,軍方又在2015年五月出手發動政變,推翻盈拉政府,並於隨後以前述大米典押案起訴盈拉。盈拉所面對的大米典押案和塔信當年所面對的土地交易案,雖然在本質上是兩回事,但卻異曲同工,泰國司法操作的手法更如出一轍。

首先,盈拉所涉及的大米典押案是泰國政府官員首度為推行政策而遭到刑事起訴。其次,盈拉在大米典押案中並未涉及任何貪瀆,她在法庭答辯時也強調自己僅負責政策形成,並不負責實際推動工作,但法庭的見解則是她身為總理,政策出現問題,那就「一定」是她怠忽職守。盈拉在面對將遭判刑的情況下選擇潛逃,當然也是和她哥哥當年出亡一樣,都是不願坐冤枉牢。

只不過現在有愈來愈多的質疑,指稱是軍政府故意網開一面,放她出亡

實際上,盈拉被起訴之後就已經被禁止出境,而且一舉一動都受到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她自己也經常抱怨被軍政府的情報人員跟踪。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是有關方面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盈拉是不可能離境的。

一位接近政治高層的消息人士就對曼谷郵報表示,泰國政府並非對盈拉出逃毫不知情,甚至還有政府官員牽涉在內予以協助,「可以這麼說,是當權者亮了綠燈讓她走的。如果她被判有罪或是必須入獄,那可能引發更多麻煩和社會動盪,所以放她走看來是最佳選擇」。

好文推薦

梁東屏/一帶一路 全東南亞都跟拜

梁東屏/李光耀故居紛爭:星國政治與利益糾葛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雲論作者梁東屏●梁東屏,前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亞洲週刊》、《人間福報》、《新明日報》專欄作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