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NEWS > 論壇 > 雲論 2017年08月12日 00:05

謝宇程/崩壞教育體系下的小媳婦校長

▲作為學校表面上的領導者,校長也希望能夠推動教育改革,但現實教育體系的崩壞,卻讓許多校長心有餘而力不足。(圖/視覺中國CFP提供)

 「推動教育的改革?我早就不敢想。能夠安穩地熬到退休,我就謝天謝地了。」

十餘年前因緣際會,認識了在中部高中擔任行政職務的鍾主任。現在,她已經是個服務多年、堪稱資深的校長。還記得當年鍾主任極有理念與熱忱,想要透過教育行政工作發揮影響力,推動正面的改革。十餘年過去,她有更高的職銜地位,但言談之中,卻盡是灰心、失望、挫折、無力感

「因為,校長已經不是學校中的領袖,連管理者都不是。在一般公立學校,校長頂多只是個人形立牌,最糟的情況,則是隻代罪羔羊。」於是,鍾校長和我描述目前的教育體系中崩解的現況。

手無寸鐵、孤立無援
「當我想要在學校推行某種教學改革,例如共同備課、同儕觀課與議課(教師之間互給回饋),學校的老師是可以拒絕的,完全可以不配合。」鍾校長聳了聳肩,「我一點都不能拿他們怎麼樣,因為我沒有打考績的職權。

原來,校長或任何行政主管,對老師完全沒有考核權。現行的教師法中,為了體現教師的專業自主,教師的考績都是同科教師互評,而且沒有限制甲等的比例。「其結果就是,所有考核都是假的,都給彼此甲等。在現在的狀況下,當一個老師不認真教學,不追求進步,真的是沒有人能拿他怎麼樣。」

▲許多人都不知道,校長對於教師是完全沒有考核權,對於混日子的老師,誰都拿他沒奈何。(圖/視覺中國CFP提供)

至於要把老師開革,那就更難了。除非教師有極端的犯行,例如性侵學生,否則,即便老師再怎麼不認真,其實都沒有辦法把他淘汰。

「難道老師之間,不會想互相督促進步嗎?」鍾校長搖頭:「老師彼此之間要當同事很多年,沒有人想當壞人,因為老師之間要互揭瘡疤、惡整抵制對方,都太容易了。」

「還有一個本質上的難題:概略來說,當初會選擇當老師的,在個性上是較不願意冒險的。所以即使絶大多數老師對兼行政人員所推動的變革,並沒反對之意,但他們也不願意表態支持。結果校園的聲音就只剩下,少數對行政推動變革反對的聲音,成為主導。」

校長也無法在學校建立教師團隊:一來,校長在學校任職,一屆四年,頂多連任一年,八年就要離開,其實難以培養團隊。「另外,校長沒有挑選老師的權限,教甄的評審都是由該校的老師擔任,校長一點也不能控制。」鍾校長說得感嘆。

現在許多學校中的運作現實,校長愈來愈不是一個主管,更不是領袖,反而是聽命於家長與教師的僕從。在許多地區,校長要到某個學校任職,是由「遴選委員會」決定,而家長代表、教師代表,都是遴選委員會之中重量級的角色,在這種結構下,校長愈來愈像個小媳婦,面對一大群公公婆婆,誰也不敢得罪!

不成體系,單打獨鬥

「並不是說沒有積極、努力、認真的老師。事實上當然有。問題在於,許多家長、學會也會遇到好些不願認真、在觀念與方法上不與時俱進的老師。面對這些老師,家長很頭痛,學生很痛苦,會希望校長做些什麼改變他……但是抱歉,我必須說,台灣的教育體系目前沒有提供校長任何方法,能夠改變這些老師,督促他們進步,或對他們的消極懶惰加以懲戒。完全沒有!」鍾校長說。

校長完全仰賴老師們自願的配合,因此,當那些積極任事,希望改善教學環境的老師(以年輕資淺居多)在學校陷入困局,校長也難以提供協助與實質支持。

「在我的學校,曾經推行共同備課,由年輕的老師帶頭,每領域老師組成合作團隊。雖然他們很努力,但是八個老師之中有三位,一直不參與不配合,後來也就士氣瓦解了。」鍾校長提到:「我看過太多年輕老師,在剛開始任職的時候還抱持著熱忱,認真提升教學、參與行政,他們不但很少得到同儕間的鼓勵,沒有行政上的獎勵,還會被資深教師修理、批評。沒幾年,許多老師就『學乖』了:不顧別人,過一天算一天等退休。」

鍾校長也能理解為什麼有些教師一直採取消極的態度:「目前的規範下,教師的薪水只和他的年資成正比,每過一年,就自動加薪一點點。努力與否,認真與否,和教師得到的待遇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不努力也不會受到懲處。」這樣一個沒有「管理」的體系,陷入效益不彰、士氣低落的氛圍,絲毫不令人意外。

在「專業自治」的邏輯上,教師組織不是應該要負起督促老師進步改革的責任嗎?鍾校長回答:「是這樣沒錯,而這就是最令人失望的。我們都等著教師組織訂出自律標準,例如進修、參加備課、教學成效……教師團體不讓別人訂,教育局也不敢訂,而他們自己卻從來不訂。多年來,教師團體並沒有表現出專業自律,只讓人看到他們積極防衛自身利益。」

「熱血教師」是解藥?更是病症!
「大部分老師走入這一行,都有自我期許與初衷,但許多教師進來後才發現,這根本是死掉的組織,混到退休是主流價值觀,努力的人反而會被打擊。而且這種狀態,我當校長的這許多年看在眼裡,一點都無法改變。」鍾校長說:「當我只是老師,為了改變事情,決定去當組長;當我發現組長能改變的事情很有限,我去當主任;當我發現主任也改變不了,我來當校長。現在我發現,教育系統的崩壞,連校長也改變不了。」

▲這幾年出現的「熱血教師」成為媒體焦點或是意見領袖,卻只能燃燒自己的生命能量,仍然改變不了崩壞的體系。(圖/視覺中國CFP提供)

這幾年出現了一些「熱血教師」,在教師界成為英雄般的意見領袖,其實正是這個大環境下的產物。因為整體太消極,因為體系幫不上忙,反而扯後腿,教師只能靠「自己個人的生命能量」。這些教師以個人身分,凝聚社群、倡議以教師行動為中心的改革,確實非常可敬,看來也是目前情境下的唯一機會。

但在這些「明星教師」光環的背後,我們不該忘記,這件事本身就是個體系崩壞後的症狀之一。如果教育體系本身是運作正常的,就應該能長期、穩定地督促、推動正向的改變,「校長」的職分與角色,正該做這樣的事。把校長們「虛位化」,然後仰賴明星教師站在鎂光燈下像是傳教者一樣地燃燒熱血,這本身其實是一種本末倒置

好文推蔫

謝宇程/大肆踐踏台灣,為流量毫無下限?

謝宇程/異類、人類,真能分得清?

謝宇程/性愛機器人產業:人才發揮好機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謝宇程,專欄作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關鍵字:雲論雲論謝宇程謝宇程教育教師校長教改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NEWS著作權聲明 ]

論壇熱門新聞

鍾文榮/香蕉「價崩」 賭性使然

賴祥蔚/十九大看台灣的民主悲歌

林忠正/弱勢契機,毀於政策意外

李偉文/Stop!景觀教堂及步..

銀狐/台灣自製遊戲的最後一塊淨..

李偉文/珍珠奶茶也該課徵健康稅

王時齊/十九大前後,中國過敏中

因為你不想聽真相

在日台灣上班族看日本妹 & 台..

電子煙管理實務應納政府立法評估

更好的稅改 應去「納粹化」

畢殿龍/中共十九大臺灣問題時間..

醫生幫我!菜花不停復發怎麼辦?

洋妞不愛台男 人妻強調無關大小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