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不要再砍來砍去了!

2017年04月19日 00:20

▲烏山頭水庫風景區內的八田與一技師銅像近日遭人破壞斷頭。(圖/嘉南農田水利會提供)

文/苦苓

日本工程師,號稱「嘉南大圳之父」的八田與一,他的銅像日前遭人「斬首」引起與論譁然、官府震怒,大家一致譴責這種粗暴的行為。但我想問的是:何以致之?

很多人猜測:這應該是某些人的「報復性」行為。然八田與一並非政治人物,也因此他被報復的唯一可能,就是他的日本人身分;而對他施暴者,自然就是這些日子以來不斷被潑漆、被拆除乃至於被「砍頭」,那些捍衛蔣介石銅像的人了。

砍蔣介石銅像的人自認有理,因為他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凶」,是高壓權威統治的象徵,但就不能好好的如某大學用「開會」、「表決」的方式討論是否要移除銅像嗎?且若真要移除,難道就不能好好的將它送到桃園大溪中正公園,讓銅像們「聚首話家常」,一定要用這種粗暴的方式展現憤怒嗎?固然這是受害者「自認為」的權力(可往往這麼幹的都不是受害者的家屬,而是那些自認前衛的激進人士),但憤怒只會激起更多的憤怒、粗暴只會反彈出更多的粗暴而已。

事實上在案情水落石出之前,我大致可以猜測到「行兇者」的報復心態:我們是跟著蔣公來到台灣的(或後代),蔣公至少給了我們幾十年的太平日子,他大大有恩於我們,若不是他老人家,我們早就埋骨異域或淪陷鐵幕了……對這樣一個大恩人,你們偏要講什麼「轉型正義」,要醜化他、安他罪名,就算二二八他有錯,但他的錯頂多只是監督不周而已,何來「元凶」之說?你們一方面去中國化、去蔣化,又到處修神社、蓋日式建築、立日本人的銅像,難道不知道抗戰8年期間,日本人是如何荼毒我們同胞嗎?你們也經歷過日本人的殖民統治,為什麼還要「認賊作父」?那好,你們砍蔣公的頭,我就來砍日本人八田與一的頭,以牙還牙,以暴制暴!

▲雲科大蔣公銅像日前也遭噴漆,還惡搞成「肯德基爺爺」。

以上這樣的想法沒有對錯之分,但台灣確實有這種遭遇、這種心態的人。他們苦難,一樣是歷史的偶然所造成的,而他們也的確是時代離亂下的受害者而非加害人。所以我們可不可以將心比心,也體會一下他們的心態,當處理他們的「精神寄託」之時,同樣用比較文明、比較委婉的方式呢?

如果自以為「現在天下是我的了」,那我就用比你們以前更壞(或一樣壞)的態度對待你們,那我不就成了自己也鄙視、痛惡的人了嗎?我們要打敗敵人,但不要變成敵人那樣的惡棍,否則只會製造出更多新的敵人。

不惜得罪可以想見的很多人,只為了表達我一個小小的願望:在我們這個寧靜、和平、講道理的小島上,大家不要再「砍頭」來「砍頭」去了好嗎?

好文推薦

苦苓/同婚修法:不容樂觀!

苦苓/尊不尊重關乳頭什麼事?

苦苓/年金改革,別上了狡猾政府的當!

苦苓/「射後不理」有錯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苦苓(王裕仁),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現為自由作家、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員。新著《熱愛大自然/草木禽獸性生活》出版中。個人臉書專頁:苦苓(王裕仁)。以上為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