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宇程/我們的品種不如歐美白人?

2017年04月12日 00:10

▲就連拯救世界的超能力英雄也多為白膚、高鼻、深眼窩的歐美白人。(Photo by Life of P/flickr)

文/謝宇程

在美國生活兩年,我真的能理解,為什麼女生要喜歡歐美白人。如果說現實點,把我換成女生,我也會做同樣的判斷。

學弟在美國讀完碩士,在找工作前回台灣一趟約我吃午餐。聊到在美國的學習與生活情況,他有感而發的說:「我不知道如果在台灣養兒育女,是不是害了他們?我甚至不知道,如果我在美國成家生養兒女,我還要教他們中文、閩南語嗎?我要讓他們覺得自己和台灣有所牽連嗎?或者,我應該全力讓我的兒女成為100%純正標準的美國人?

傲慢與偏見的原因

近2個小時,聽著這位學弟描述到美國之後,從興奮期待到沮喪挫折的歷程,相當典型,許多人都經歷過。顧及他的隱私,我就用自己的經驗來談吧!其實,許多留學、旅外的人經驗都差不多。

剛到國外時,和別人談起自己從哪裡來,只要一說起台灣,我們都會異常興奮,想介紹自己家鄉的種種。但不久就會發現,對方並不在乎,他們沒有興趣也不想知道,於是就漸漸識相的愈說愈少。反觀,同樣在美國的「其他外國人」,像是法國人、義大利人、德國人、奧地利人……只要一談起自己家鄉的種種,卻總能在談話群體中得到熱烈回響。

然而,在所有價值選擇之中,能最明確的表露心中真實偏好的,莫過於交往與擇偶這件事。像是我讀台大時,和一個親切可愛的女生成了好朋友,那時問她未來想和什麼樣的人結婚?她誠實的回答:歐洲人,最好德國。

尤其在美國讀書時所接觸的經驗和聽聞一點也不少。曾和一位女留學生同組寫報告,約好晚飯後到圖書館討論進度和查資料,但當天晚上她卻沒有出現,而且手機怎麼打都沒接──她放了我大鴿子。第二天早晨我們同堂課,她竟和一位美國加州男生手牽著手進教室,她沒和我多做解釋,我也就沒再過問了。

所以,我和這位學弟有著相同的體悟──人生而不平等,舉世皆然,無論在台灣或是在美國。你的長相,決定了你受到的待遇:白皮膚、高鼻子、深眼窩,和黃皮膚、黑頭髮、平眼窩的我們就是不一樣。這也就是為何許多人希望自己的語言能力、生長背景、生活經驗等,盡量接近或模仿白皮膚、高鼻子、深眼窩的人,希望能得到好一點的待遇

而這些,就是我們今天真真實實身處的世界。但這樣的世界,究竟是怎麼來的?

▲歐美國家民眾多享有較好的生活條件,令人羨慕。(圖/Vladimir Pustovit/flickr) 

凡存在必有其因

我和這位學弟,其實都花了不少心思去了解事實背後的緣由因果。並非我們的基因差,也無關外貌的優劣。事實上很長一段時間,黃種人都覺得自己好看得很,且普遍覺得白種人長得十分怪異。所以這位學弟得到和我相同的結論:「我們被輕視,是因為近600年來所累積的歷史。」

現今的文明社會,只要一說到各種劃時代的科學原理,發現者幾乎都是白膚、高鼻、深眼窩的。若提到任何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人權法治與政府運作,一開始的倡議者,也幾乎都是白膚、高鼻、深眼窩的。如果再談到舉世傳誦的音樂作品,那些創作者,更幾乎都是白膚、高鼻、深眼窩。

無論是蒸汽機、紡織機、內燃機、無線電、計算機、網際網路、搜尋引擎、社群網站、物聯網及大數據,每一波技術與產業的革新,發起人、發現者幾乎都是白膚、高鼻、深眼窩。尤其這些成果,全都真實的嘉惠了全世界的人。

日復一日的新聞報導中,我們同樣不斷看見:白膚、高鼻、深眼窩的人,享有較好的生活條件、政府效能、產業競爭力。全球觀眾也不斷透過電影看到:當惡人欺凌弱勢、當地球瀕臨毀滅,十次中有九次,都是白膚、高鼻、深眼窩的人,為了正義而戰、拯救世界。

而今,歐美從生活品質、知識創新、社會風貌到產業體質,超越我們不只一階。那絕對不是因為我們的基因差,那是600年來積累造成的差異。黃膚、黑髮、平眼窩的亞洲人,直到150年前才發現了落差,又悲慘的在連綿的戰禍中消耗了100年,直到近50年,才真正急起直追,但距離仍舊明顯。

規則模式的輪迴

人類,都是找尋規則和模式的動物。

當歷史事件、影音作品、生活經驗中,我們不斷發現白膚、高鼻、深眼窩的這些特徵,連結著美好生活、進步社會、繁榮富裕……,我們潛意識的判斷與對待人的方式,當然就會受到影響──從我們優先和誰說話,到我們優先和誰交往、結婚。

也因此如果遇到任何女生,在選擇伴侶時有「種族考量」,其實她不是選擇一個「白膚、高鼻、深眼窩的人」,而是選擇了一個他的同胞、父母輩、祖父母與世世代代所打造的社會和生活模式。

如果有人因此而「仇女」,其實無法改善任何事,這只能表示你不懂歷史、不懂現實,也不能前瞻。愈是「仇女」,會愈讓女生看不起。

那我們該怎麼辦呢?其實,有兩條合理的路可以選擇。

從個人來說,第一條合理的路就是:直接移民跳車。進入他們的社會、學習他們的語言、加入他們的企業、申請當地公民身分,爭取成為他們的一份子,直接分享他們世代奮鬥積累的美好成果。

但是這條路並不容易。多數往歐美移民的第一代,畢生努力所能達成的最高成就,常是「立足求生」,頂多在邊緣搶灘,卻不易進入中心。要到第二代,才有可能在主流社會與人際交往圈裡,與當地人達到相近的地位。(因為黃膚、黑髮、平眼窩的特徵遺傳,通常還是會有點落差)

對於移民第二代來說,父母輩的文化根源、族群認同、語言習慣,在表面上會受到尊重,可實際卻是不如盲腸,是未完全萎縮的無用殘餘,遲早要斷捨。說真的,這條路真的沒有任何不對,因為每個人都有爭取美好人生的權利。

▲我們努力改變社會,可以讓台灣的生活品質不輸歐美。(圖/Andy Tan/flickr) 

種原因必有未來

但還有第二條合理的路,那就是留在當地,並更認真努力改變我們身旁的社會,即使得以百年為期。現在是歷史造成的,但未來是現在的行動造成的:我們是有可能讓這個地方一點也不輸歐美

我們這一代若留下來,就該開始從生活風尚、知識開創、社會風貌到產業體質,深刻理解歐美做對的地方,改掉我們的積弊陋習,並且依據我們的生存環境,做出合適的調整創新。

我們這一代若想留下來,就該在科學、音樂、文學、影劇等創作上,或是在技術與商業創新上、社會與政府的運作上,做出嘉惠未來人類的成績。歷經三、四代後,當人們回顧歷史並看看當時的世界,若發現是由黃膚、黑髮、平眼窩的人,開創出這個美好且值得羨慕的社會,並發明了化解人類存亡危機的科技、創造了人類文明得以昌盛的制度與思想,還能挺身而出承擔我們的族群對人類的責任,那麼我們的子孫就不會因為他的背景和特質,而有任何的自卑了。

該留下或是離開

如果能力不足以改善大環境,理智的決定應該就是爭取加入一個已經很美好的社會。但如果一個人的能力是可以改善大局,那他就應該留在一個還有很多改善空間的社會,一個等著他發揮才幹的社會。

今日歐美成為最被羨慕的社會,就是因為他們有世代竭盡所能改善社會的先祖。而我們今日的決定,也將決定我們的後代將被敬重,或被看輕。

如果你在意下一代是否繼續被看為「次等」,如果你希望不枉所託、不負所愛,如果你希望我們的後代,都能驕傲自豪的傳承我們的語言、外貌與生活模式,那我們就加三倍、十倍、百倍的努力,讓後代所生活的世界中,黃膚、黑髮、平眼窩或任何我們的標籤與特徵,成為高貴可敬的代表吧!

好文推蔫

謝宇程/代理老師:可丟可棄的衛生紙?

謝宇程/實習就像談感情,切忌「設」後不理

謝宇程/那天你有話想說,但不敢開口……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謝宇程,專欄作家。以上言論不代表公司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