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還有多少「蝶戀花」?

2017年02月20日 00:15

▲蝶戀花賞櫻團遊覽車翻車造成33人罹難、11傷,也是近30年來最嚴重的公路事故。

文/苦苓

蝶戀花旅行社的賞櫻遊覽車於國道5號發生重大事故,各界紛紛檢討,主要著眼於「一日遊」的司機工時太長、疲勞駕駛導致悲劇發生。但你知道,台灣還有多少個像「蝶戀花」一樣當日來回拚賞櫻的遊覽車嗎?

事實上,凡2月11日至28日這18天內前往武陵農場的旅行團,幾乎都是「一日遊」!怎麼說呢?因為武陵農場櫻花太美、遊客太多,所以採取總量管制,除了住宿和露營的遊客(早就秒殺),一律只能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也就是客運或遊覽巴士進入,而每日的總量管制人數為6,000人。

換句話說,以一車40人計算,每天有150台、18天內共有2,700台和「蝶戀花」一樣行程的遊覽車來回武陵農場,也就是:有大約10萬多人,是冒著相同的危險在旅遊的!

每年賞櫻期間,光是在台北車站每天就有上百輛巴士,從午夜開始不斷開往武陵農場,直到早上7點為止(因再晚出發就回不來了),車行約5小時抵達(大多是崎嶇狹窄的山路),遊客在武陵停留4~6小時(司機沒有休息室可以休息),再趕5小時車程奔回台北,這還不算其他從桃園、新竹、台中,乃至南部各地前來的巴士。反正司機的工時,總計為14~16小時,而且不是半夜出發,就是深夜才返。

我自己曾經參加過一次,做為可以在車上呼呼大睡的遊客,都覺得身體累得要命,簡直是參加一次爆肝行程,就更別說負全車乘客安危的司機了!像這樣的班次以百計算,天天都在上演「蝶戀花」驚魂曲,只是僥倖沒有,或還沒有出事而已。

▲武陵農場賞櫻季因每天採總量管制,推估約有20幾輛遊覽車都是當日來回。

話說回來,台灣的政務官真是怕媒體和立委怕到死!一出事,有人說要追究責任,連肇事原因都還沒查出來,就腦羞成怒先把友力通運和蝶戀花旅行社兩家執照先撤了以「平息眾怒」。請問,人家友力犯了哪一條罪?讓人靠行嗎?那還有很多很多家要撤照囉?蝶戀花又犯了哪一條?出車禍嗎?那以前也都出過大車禍的眾多旅行社為什麼沒有一家被撤照呢?

還是官員們的「自由心證」:死亡人數超過32人就算「情節重大」,而只要「情節重大」不管有沒有錯都先撤了照、讓一群員工和上百位司機先失業再說。

我並非替這兩家公司辯護,但無論官員如何「震怒」也不能「傷及無辜」,100多位靠行友力的司機不准出車、車子的貸款卻不能不繳,部長還說風涼話要輔導他們轉業客運……難道要他們帶著自己買的遊覽車去客運業上班嗎?

更重要的是,距武陵櫻花季結束還有8天,約莫還有120輛巴士、4萬8,000人冒著「蝶戀花」的危險來去匆匆、上山下山。賀陳旦部長,你們到底有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呢?你們有想辦法阻止類似的悲劇發生了嗎?

好文推薦

苦苓/「射後不理」有錯嗎?

苦苓/你要她不要,怎辦才好?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苦苓(王裕仁),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現為自由作家、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員。新著《熱愛大自然/草木禽獸性生活》出版中。個人臉書專頁:苦苓(王裕仁)。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