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介白/特偵組關門大吉天注定

2016年12月31日 00:05

▲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今日熄燈,發言人郭文東30日最後一天上班日帶著媒體參觀曾經訊問過政商要角的偵查庭。(圖/記者楊佩琪攝)

文/董介白

特偵組於2016年12月31日的今天,熄燈走入歷史。有人不捨、有人婉惜、有人鼓掌叫好,何以名為「特別」與基層檢察機關有差異的特偵組,會遭裁撤關門?其實最大的原因,莫過於捲入「馬王政爭」,以及累積與政治牽扯不完的案件而火山大爆發;是以檢察官心中難免會有政治,卻不能讓政治凌駕於司法之上。

分析、觀察特偵組的解散,歸根究底在於始終難與政治保持距離,或是想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但政治力很妙的總會找上特偵組,於是命運注定特偵組與政治糾纏不清,最後只好曲終人散。

回顧特偵組的歷史,前期高檢署查緝黑金行動中心的陳瑞仁等檢察官,辦了扁家的國務機要費案,成就了特偵組的成立,也奠立特偵一班檢察官擴大發展成扁家貪瀆案;之後,又陸續偵辦馬英九首長特別費案,衍生成藍綠互控大戰的特別費案,一時之間,確有血流成河之勢,最後,透過政治力的歷史共業修法,方才落幕。

然而,細數特偵組成立以來辦過的大案,如前所述的扁、馬外,還有陳水扁遭控「外交零用金案」、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涉及「安亞專案」,被訴詐領旅行支票案的蔡英文「宇昌案」、朱立倫「換柱案」等,最後,不是不起訴、簽結,或起訴而遭法院判決無罪確定,一堆敏感的案件,再再都與政治切割不了關係。

▲特偵組是前總統陳水扁於2007年所成立的,卻接連偵辦他的扁家洗錢案、國務機要費案與外交零用金案等。(圖/記者張一中攝)

除了政治人物外,中信金控前副董事長辜仲諒,則是特偵組成立以來重大經濟案件的常客。這位辜家大少因為「紅火案」遭通緝海外,長期滯留日本,當時特偵組正如火如荼的偵辦扁家弊案,名列政治獻金扁家大戶的辜仲諒只要不回台灣,任誰也奈何不了他。然而,當時卻盛傳所謂的「條件交換說」,意即只要辜仲諒說出「紅火案」部分獲利3億元,確實用於應付扁家的需索,就可換取回台後不被羈押。

大可不必返台歸案的辜仲諒最後回台,結果獲得重保,亦如傳聞未遭羈押。但自從他的律師拋出特偵組涉嫌利誘辜仲諒,辜澄清紅火獲利給扁家,是他遭特偵組利誘下才說出,說法並不實在之後,未料此舉卻惹毛了特偵組,事實證明,辜返台歸案的代價竟是一案接著一案的被偵辦,也因此辜家友人形容,辜仲諒已成了特偵組的最大肉票,而特偵組熄燈前的最後代表作,又是選擇了辜仲諒。

自從法院組織法修正,讓檢察總長須透過國會行使同意權,擁有4年的任期保障開始,特偵組的命運就注定與政治脫不了關係。巧妙的是,檢察總長自此,陳聰明、黃世銘都是在任期未滿下的情況下狼狽下台;而顏大和總長這任,則被結束了特偵組,如同斷了胳臂,接下來,若任期保障再被修法拿掉,顏能否順利下台也成了未知數。

正因為特偵組的命運始終與政治糾纏不清,除了敏感案件會找上特偵組外,哪一件該被拿出來辦,哪一樣繼續躺在卷海裡睡著不辦,檢察總長有著舉足輕重的決定權;若遇強勢而心中有著政治的總長,案件自然會選擇性辦案,而當有的總長個性較溫和時,檢察總長若不能發揮檢察一體的精髓,任由特偵組關起門來玩,因難以有效節制特偵組檢察官,這時司法就影響了政治。

▲中信金控大股東辜仲諒是特偵組歷年承辦重大經濟案件的常客。(圖/記者孫曜樟攝)

首任具民意基礎的檢察總長陳聰明,在馬英九重回執政時,任期未完 被趕下台;接替的黃世銘總長,因涉入監聽國會的「馬王政爭」,夜奔官邸面報馬英九,最後落得洩密罪判刑定讞的下場,下台的身影一樣狼狽;有趣的是,有著洩密罪前科的黃總長,之前擔任法務部政務次長時還曾一度要行政調查偵組一班的洩密案,為了擔心特偵組沒有案件業績,甚至出手搶地檢署的案件來辦,美化特偵組的績效報表,說來十分諷刺。

特偵組今天正式畫下句點,2017年中司改國是會議即將登場,雖然關門熄燈,特偵組發揮團隊辦案等好的一面,希望能在各檢察機關繼續傳承;而積累的負面教材,諸如選擇性辦案,欠缺人權思維的為辦案而辦,在特偵組解散回歸地檢署專組辦案之際,更要 引以為戒,否則,改革的浪潮終會推向檢察官們。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董介白,東森新聞雲撰述副總編輯,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公司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