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學恒/這樣的修法哪叫向毒品宣戰?

2016年08月2日 12:16

▲立委顧立雄擬提案修正「毒品危害防制條例」部分條文(圖/記者季相儒攝)

文/朱學恒 

當很多人在抱怨不知道自己投票選出來的立法委員在幹什麼吃的整天做傻事之餘,有時你該看看那些不分區立委提出來的修法提案,你可能震驚到懷疑這些人是哪裡來的。

是的,我要講的就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排名第四名,上次還想選台北市長結果連黨內初選都過不了的人權(自認)立委顧立雄,在今年七月五號在立法院所召開的「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修法」公聽會的主張。

他說「更不能死守一個已經證實無效的重刑化政策,只想要改一個法條文字,把『三』級改成『二』級,然後幻想著年輕人就不會再依賴毒品了。『好奇』本來就是人生成長階段的一部分,我們應該要容忍年輕人的好奇心」。

「早在我擔任立委之前,就曾經和一群長期關注毒品問題與監所改革議題的法律人士與專家學者們一起討論,並研擬出一份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的修法草案。這份草案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能讓這些單純施用毒品的藥癮者在進入司法程序之前,先按時到醫療機構接受藥癮治療的計畫,如果能夠順利完成治療程序,就不用被送入矯正機構而中斷他原本的生活;反之,若無法完成治療程序,仍然要依照現行原有的司法程序,進入矯正機構接受觀察勒戒、強制戒治等司法處遇。」

是的,你沒看錯。這位高居廟堂之上,一輩子沒有吸過二手K毒,被毒品犯搶奪傷害偷竊刺殺過的理想派不分區立委顧立雄,不但反對K他命改為二級毒品(從而讓警察可以取得搜索票逮捕在屋內吸食K他命的毒犯),他和他的快樂夥伴們甚至主張一、二級毒品(海洛因、鴉片、古柯鹼、嗎啡、安非他命)吸食者只要能夠戒癮,通通應該除罪化,連強制勒戒或是入獄服刑都不用,要恢復他們的正常生活。

你知道K他命藥頭的說法就是「沒關係,K他命沒有刑責,表示這不算毒品,趕快吸吸看放鬆一下」,想不到顧立雄現在的願景是讓海洛因和古柯鹼的毒販也可以用同樣的話術來賣毒品給年輕人了,蔡英文總統說的對毒品宣戰言猶在耳,不分區立委提的就是海洛因除罪化?這好厲害的宣傳啊!簡直比義和團還要厲害!

▲網友痛斥二手K他命對家人的危害。(圖/朱學恒提供)

(這位年輕爸爸憤怒之餘投訴留言給我,不知道顧立雄的家人有沒有跟著一起因為鄰居的好奇心而吸過二手K毒,進而忍不住想原諒對方的好奇心而全家一起來聞二手K毒?)

下面這段則是另一個基層執法者看完顧立雄的臉書之後寫給我的文字,你可以想像他跟人渣兩面作戰有多麼痛苦嗎?他也想要保護善良無辜的百姓,他也想要抓毒品犯啊,但是沒有辦法:

「朱大你好,我依舊是小小偵查佐,看到你轉貼顧立雄的臉書,我只覺得噁心,我們努力的查緝毒品來源,但是政府拼命的限縮我們偵查的權限外,在法令上,更給予這些渾蛋無後顧之憂,每次到法院作證開庭,都會讓我產生到底誰才是犯人的錯覺,律師、法官不斷質疑我們的作為,沒有人在乎這些毒品,這些證物都是確確實實在眼前的被告身上查扣的,他們只在乎警察為什麼會知道這裡有這些東西,整個法庭的氛圍就是他有毒品、賣毒品是合理的,警察為什麼知道他有犯罪,變成整個訴訟攻防的重點。

毒犯的錢賺到了,他不會管吸毒的人家破人亡,律師的錢賺到了,他不會管毒犯到底有沒有辦判刑,他也不管他到底做了多可惡的事。顧立雄口口聲聲說重刑,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明明規定,販賣一級毒品是死刑、無期徒刑、販賣二級毒品是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但是實務呢?殺人都不會死刑了何況販毒,試問,這種刑期是哪裡重?

我們自己的案件,持有1公斤以上的二級毒品都還能易科罰金,這才是我們真實的法律,顧天王大律師他會不知道嗎?臺灣只有犯罪者的人權是人權,被害人就是該死,就是活該,我們這種不被重視的基層聲音,也只能透過朱大來幫我們發聲了。」

▲警方攔檢,嫌犯供稱工作壓力大,吸食毒品放鬆。(圖/資料照)

最後一封信,則是一位不到十五歲的小女生因為爸爸被吸毒者給撞死所寫來的信:

「您好 有些事情希望能透過您幫助我們受害家屬發聲..

我的爸爸在上星期日00:25分發生的車禍去世了!那天他從夜市出完攤準備回來八里的路上,在高速公路上他被一台白色小客車高速從後方追撞,當時我爸爸開著一台小貨車,撞下去後翻了至少五圈,整個人都飛出來了,在上救護車後,就失去了生命跡象,沒有了呼吸心跳,經過急救後仍然回天乏術。那台白色小客車上的駕駛,有吸食毒品,聽肇事者媽媽說,他吸食的是三級毒品,因為台灣的法律,所以她也管不了…

就因為他嗑藥開車,我們一家人失去了依靠,失去了最親的親人,而那位吸食毒品的肇事者只推說他不記得。爸爸才40歲都還沒享受到…因為一個毒蟲,一夜之間我的爸爸就這樣不見了。

很希望政府能真正去重視台灣毒品的問題,而不是說說,有多少人被吸食毒品的人害慘,甚至是您說的二手K他命。懇求您能幫我們這些受害的家屬發聲,台灣一直以來毒品氾濫問題一直被漠視,希望能透過您一起呼籲:台灣真的必須修法!我才要升國三,這樣失去爸爸真的是很大的打擊,還請您是不是能幫助我們去發聲,不希望爸爸就這樣白白犧牲了,希望政府立委們不要都只是為了贏得選戰而說說,台灣真的不能每一次都等到真正發生大事了,去重視所有問題!

我能為過世的爸爸所做的不多,只希望他的犧牲,能讓更多社會大眾真正明白台灣的法律必須修法,三級毒品真的殘害太多人了… 卻又無法讓那些人受到應有的制裁,希望能在此透過具有影響力的您,一起為台灣盡一份心力,不希望再有下一個受害者,不希望再有家庭因此破碎…

在此感謝您…」

▲離譜!母吸毒遇警攔查,毒品、針頭塞嬰兒衣服。(圖/資料照)

看完這封信,我只能回說她有沒有需要捐錢或是甚麼實務上的援助。這個小女生說,他甚麼都不要,只希望能夠修法將K他命列為二級毒品,避免下一個家庭的破碎。

所以我只想問跟顧立雄一起召開這場公聽會的尤美女、周春米、段宜康、李麗芬及蔡易餘(沒錯,這些人都是立委,但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在智商和能力上有資格領納稅人的錢,所以我就懶得稱呼他們立委),你們到底是活在平行世界,還是昧於常識不知道台灣有大量的犯罪始於毒品,輕罪化一點也不能解決這些犯罪問題?還有你們吸過二手K毒嗎?你們身邊有人像是這個小女生一樣爸爸被吸毒者給撞死嗎?

如果都沒有,你們提這個屁法案把懲罰越降越低,甚至所有類型毒品吸毒一律除罪化,叫哪門子的向毒品宣戰?這叫哪門子的司法改革?看不懂自己黨主席和現任總統的中文嗎?蔡英文總統有你們這些隊友,難怪民調一直降,先從立委檢討起吧!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88論壇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朱學恒,媒體觀察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