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捷「人形廢棄物」 台大教授:殊不知,他的策略之一

2016年04月8日 08:40

▲鄭捷犯下4死22傷的重案。(圖/資料畫面)

社會中心/台北報導

最高法院7日召開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生死辯論庭,鄭捷發表3點聲明引發討論。對此,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7日在臉書分析鄭捷的言論,「殊不知,這只是這位人士的策略之一而已」。

鄭捷當庭向死者家屬道歉,也說本想趕快結束審判槍斃他,是不想讓律師的努力白費,他才慢慢配合,也請法官聽聽律師的聲音;他並批矯正署讓收容人變「人形廢棄物」,應改名為「懲罰署」。

對此,李茂生在臉書指出,鄭捷第三個「人形廢棄物」主張貌似突兀,與前兩者沒必要關連性,但如果關鍵字是「教化可能性」,那舉動就非常合乎邏輯;可惜的是,許多人只會認為不應以人廢言,都贊成此一發言,殊不知這只是鄭捷的策略之一。

李茂生認為,鄭捷想求死,但司法沒有義務去「尊重」他這個意願;此外矯正單位是否有矯正功能一事,也不是一位只待過看守所數月的人所能理解,「除了惹毛了矯正署、讓鄉民高潮以外,最高的長官們會不會上當,而順了其意啊?」

李茂生說,其實如果鄭捷腦袋瓜這麼清楚(絕對高於平均),那麼只要有個契機,絕對有教化可能,問題是司法能不能察覺到求死的原因,能不能真的使得這次違例的審判發揮一定效果?這些都是尚未被確定的事務。

▼鄭捷批矯正署把收容人變「人形廢棄物」。

節錄鄭捷陳述內容:

對於死者家屬,被害者,對不起我錯了!我知道你們不會原諒我,互換立場我也不會原諒兇手,但或許我的道歉可以讓部分家屬感到安慰,所以再說對不起。
本來我想趕快結束審判趕快槍斃我算了,是律師、是那些在乎我死活的人,努力幫助,不想讓這些努力被白費,我才慢慢配合,也請法官聽聽律師的聲音,讓他們的努力讓法律朝好的發展。
另外我有一些想法,和這件案子無關。我認為矯正署應該改名「懲罰署」。收容人在監所,盡是被規定做高勞力低智商的工作,例如摺紙袋、做牙籤,一個人關十年八年出來等於人形廢棄物,更不用說工作中造成的傷害,還要被歧視,找不到工作,讓人無法正常回到社會,只好繼續偷搶拐騙。
監所其實是鎖鏈加工廠,它的黑暗,所有人都視而不見。大寮事件,就是收容人在沒尊嚴環境、沒宣洩管道下被迫做出反抗,在裡面沒有未來,訴求石沉大海。
我知道,做錯事必須要受到懲罰,但對於死刑以外的人,有沒有人能提出更好的矯正方法。

 

抱歉殺了你們的親屬;我想死,不過又覺得對不起律師,所以配合一下;矯正署根本就是懲罰署,沒有教化功能。第三個主張貌似突兀,與前兩者沒有必要關連性。不過,如果關鍵字是「教化可能性」,那麼這位人士的舉動,就非常合乎邏輯了。可惜的是,許多人只會認...

李茂生貼上了 2016年4月7日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