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軍中驚魂-半夜安官事件

閱讀前請服用,這不是新聞報導,而是《ETtoday東森新聞雲》「大家來說鬼」徵文比賽,為什麼要加這一段?因為我擔心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聰明。

文/張純華

這是我小弟的親身經歷之一,以下是他口述內容:

某天,指揮官說指揮部沒人,要我晚上當督導官,時段隨我選,但是一定要督到一些問題,可以好好電電那些營連長。〈大概是要發洩吧......因為壓力太大= =〉

▲安全士官示意圖。(圖/東森新聞)

一聽,也只能說好,就問了一句:「為什麼找我?」〈欲哭無淚......〉

指揮官回說:「能者多勞。」〈頓時無言......〉

就這麼一句話,就決定了我會遇到人生最難忘的一件事。

我從晚上一點多至兩點左右,用最快速的方法督導,之後只差一個連未去督。

一到安官桌的時候,發現安官趴在桌上......睡著了!?

我想叫他的時候,發現周圍氣氛不對,突然看見他的手做著詭異的動作。〈扭曲中......〉

他不是睡著了嗎?怎麼還會做動作?〈一般而言是不可能的......〉

那時,也突然發現副哨兩個人失蹤了,結果便先去找副哨看看,就沒理會安官。

找來找去,到了二樓看到副哨的人,他們看見我便嚇了一跳,還叫出聲音。

我問:「你們叫什麼!怎麼不在副哨的位置呢?安官怎麼會睡著了呢?」

副哨的兩個人都說:「直接禁我假,我不想回到那裏。」〈一副豁出去的感覺......〉

我:「為什麼?」

副哨兩人都說:「安官中邪了!」〈好有默契啊~~~〉

我傻了一下,問:「中邪了?是手扭來扭去嗎?」

副哨一看了我一下:「班長,我還是跟你說一下好了,不是手扭來扭去那麼簡單......」

我:「你說。」〈喔?還有進階版啊......〉

副哨一敘述:「一點五十五分換哨,上哨的時候安官正常,差不多在過了兩點左右,突然間安官站起來,我嚇了一跳,結果看到安官轉頭看我一眼,發現安官滿臉都是血,我以為他發生什麼事流血了,就問了安官你沒事吧,說完安官竟然對我笑,但完全沒有說話,就一直對我笑。

然後,覺得地面上感覺怪怪的,就往那裏看,發現整片都是血!我立即抬頭看安官,看血是不是從他那裡流出來的。可是,安官卻不見了!

我嚇到了,怎麼突然不見了,也沒有聲音,仔細看看四周圍,確定都沒有安官的蹤影,我很害怕地跑到副哨二那裡,我就問有看見安官嗎?副哨二說沒有。我就跟他說:「安官好像中邪了,突然間就不見了!」

但副哨二往後一指,安官不是還在安官桌那裏嗎?這時我往安官桌一看,安官真的在安官桌......我不敢相信,副哨二就說不然他去看看好了,怎麼可能中邪啊......說完他就要走過去,我還來不及阻止他,他就已經走過去了。」副哨一依舊一臉驚恐,驚魂未定。

結果換副哨二說:「我走過去之後,發現安官竟然不在位置上,忽然發現左方中山室裡面有人影,我壯起膽子進去看,就發現做了此生最錯誤的事情......進去看!才踏進去一步而已,突然從上方出現一個倒掛的爛肉團!〈跟之前庫房中的爛肉團是同一個,畢竟是同一連......〉

整個爛爛又黏黏的,滴著噁心的液體,眼睛還盯著我看,距離我很近,實在太恐怖了!我立刻往後狂奔,跑到我站哨的位置,就跟副哨一說剛才看到什麼。後來我們都很害怕,就走來這裡了......」心有餘悸,還是很害怕。

聽完後,我問了副哨二一句:「你看見的爛肉團,是不是有一道很深的疤?」

副哨二回:「有。」

我:「你們在這裡先待著,我先去解決安官的事情。」說完後,就直接去找安官。

到安官桌時,是看到安官坐著沒有睡,眼睛張大大的,我就先看了一下地面,沒有任何血跡,安官臉上也沒有,一切都很正常。〈感覺是假象......〉

我看見安官胸前戴的平安符,整個都黑掉了。

我跟安官說:「我現在要督導。」

安官這時有反應了,他站起來,瞬間在我的面前四分五裂地散架了!而且非常血腥,五臟六腑噴滿地,讓我嚇了一大跳,卻又不禁讓我想到,打怪噴裝備的畫面...... 〈真的很像= =〉

後來仔細看安官桌,那些東西都不見了,但身後突然有聲響,是安官本人。

我問:「你跑去哪裡了?」

安官說:「我被副哨一跟二嚇跑了!」

我仔細看著他的平安符,也是黑的,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問題。

我問:「是不是副哨一跟二在你面前突然血流滿面,而且你問他們的時候還一直對著你笑,然後不經意看見地面上都是黏稠的血?」

安官驚訝地說:「學長,你怎麼知道?」

我說:「因為副哨一跟二說的,也跟你說的一樣,只是人物相反。」

我停頓了一下,又說:「不然你跟在我後面走,去找副哨一跟二。」

安官:「好。」

但我忽然覺得還是不妥當,就讓安官走前面,我就走在他的後面,並且告訴他那兩個副哨在哪裡。

只是才走了兩、三步而已,前面安官突然回頭,但頭轉身不轉,就這樣直直地看著我。〈當時的景象,還真的有點頭皮發麻......〉

他說:「被你發現了......」說完,就直接消失不見了。

我就直接去找副哨,跟他們說沒事了,可以回去原來的位置了。

他們就問真的沒事了?我很肯定地說沒事了,也已經處理好了。

結果他們就回到位置上,而安官桌的安官在位置上書寫著資料,人也是正常的。

我問安官:「你剛剛跑去哪裡了?」

安官說:「我剛剛去庫房拿東西,找了很久才拿下來。」

我問:「上哨時間可以離開拿東西嗎?」瞬間開始督導。

他回:「不行。」

就這樣,我就寫了一條缺失,讓他簽名畫押。

他,是一副已經認命的臉,無可奈何還是簽了。

後來,我在要離開他們的連上之前,突然往三樓一看,有一個黑影對我招手,但我二話不說,連理也不理的走人了。

不過,這個事件跟那個爛肉團是兩回事,並不是同一個靈搞的,由此可知,營區中的靈有多少啊......

以上就是我小弟的另一件親身經歷,但也沒想到跟之前的庫房爛肉團有點關係,來亂的吧= =

▼說鬼故事拿現金,請進↓↓↓↓↓↓↓↓

關鍵字:2014大家來說鬼,張純華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地表最強!賣淫模特兒外型完美 露點喬奶讓警方好害羞

ET來了熱門新聞

夜遊劍南山遭白衣女狠瞪 她們一..

SM大考驗 一分鐘測你的被虐指..

砲兵營後勤官「犯三大忌」 冤魂..

說鬼/誰在敲門

男女交往像棒球 終極目標回本壘

母親節出賣媽媽!嫩版全智賢曝光

測驗/2019你的愛情運勢會如..

療癒系辦公公仔擺越多小人越多?

軍中鬼話冠軍/看不見的班長教訓..

新聞雲app讓你輕鬆「聽」新聞

說鬼/日本溫泉飯店驚魂記

說鬼/屋頂上的守宮

說鬼/所以我看到的真的是.....

測驗你的「宅」指數有多高!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