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安檢所裡的清秀佳人

閱讀前請服用,這不是新聞報導,而是《ETtoday東森新聞雲》「大家來說鬼」徵文比賽,為什麼要加這一段?因為我擔心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聰明。

文/Carlos Hsu

當兵的時候都有很多不成文的規定和傳聞,其中「破百老兵八字特別輕」(離退伍剩不到100天)就是一個流傳已久的共識,很多人都是在破百以後發生意外,而我遇到的事情就發生在我破百之後。

話說當時我當兵時在澎湖擔任海巡下士,轄區內有一個很小的漁港,漁港裡有個小小的崗亭,伸手就可以摸到天花板,崗亭既沒有燈,附近也沒什麼路燈,更特別的是崗亭旁就是幾座墳墓。

每天我們都要偕同一位軍士官,在這個地方執行2班的岸巡埋伏勤務,通常剛下到安檢所的弟兄第一次執行勤務,都會覺得毛毛的,不過時間久了就知道,因為大陸的船要從這個港附近搶灘、走私或偷渡,起碼要經過2、30個安檢所監控的海面及雷達站防區,根本不會有人從這邊走私偷渡,所以被派到這個勤務,說穿了,真的滿爽的,白天就在海邊看海、看書,順便野餐;到了半夜,還可以睡一下(因為連巡邏車都因為路太窄,且可能掉到海裡而不愛開到這邊)。

▲海巡人員示意圖(圖/東森新聞)

直到那年農曆7月,我剛破百,某天晚上10點,我帶了一個兵去執行這項勤務。到了崗亭,我們就把報紙鋪在地上、卸下裝備,準備小睡3小時再轉換地點。

海巡的標準裝備包括無線電,而無線電有2種呼叫模式,一種是輸入特定無線電號碼後,只能跟特定無線電通話的「單呼」;另外一種是按下去可以對附近所有安檢所、巡邏車都通聯的「群呼」。

我卸下了無線電,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當然無線電上持續有各個執勤人員用「群呼」在進行不同的通聯,不過因為我已經服役一段時間了,即使有群呼我也還是可以睡著,只在聽到呼叫自己的關鍵字時醒過來。

就這樣,我和帶去的兵2個人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到了半夜12點半,我突然驚醒,看了一下手錶,聽到旁邊的兵在打呼,想說沒有什麼事,轉身準備再睡一下。當時,我從側身轉向成面朝著崗亭天花板時,赫然發現天花板上浮著一個穿著白衣連身裙的年輕女子。

當下我以為我眼花了,可是閉上眼再睜開,她並沒有消失,更讓我確定自己並非在作夢的原因是,我手邊的無線電持續有不同的海巡人員在使用通聯。

既然不是作夢,我只好看著這個女生。說真的,她的面容相當清秀,留著直長髮,有點楚楚可憐的雙眼,我相信以大部份男生的標準來說,她是個正妹,只是沒有什麼表情而已,但並不恐怖。如果要說有什麼異於常人的地方,就是她浮在半空中,整個人幾乎是平貼在天花板上。

由於崗亭天花板沒有很高,所以我跟她之間的距離,只怕沒有超過2公尺。就這樣,我一邊聽著群呼通聯,一邊看著她,而她也一直看著我。印象中過了5分鐘到10分鐘,我才想到「那我到底要不要把旁邊在打呼的兵叫醒?」後來怕嚇到他而作罷。

再看了她幾分鐘後,我想她也沒有要下來的意思,應該不會害我吧!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做了一件從沒想過的事,那就是我竟然側身準備再睡,不知不覺又進入夢鄉。

之後,半夜一點多,我和兵都醒了,再往天花板看,她已經消失了。這件事直到我退伍前的一個月,我才跟安檢所內的弟兄提起,要他們注意這件事。

然而從遇到她起,我一直在想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跟我說才看著我。這個念頭一直散不去,所以我在退伍後的一年,又跑到了澎湖,並一個人半夜跑到崗亭待了一段時間,期待她會回答我的疑惑。遺憾的是,我並沒有再見到她。不過,如果她有什麼希望完成的心願,我希望她已經如願了,畢竟她從頭到尾並沒有害我的意思,再怎麼說,她是位正妹,男生總是希望能讓可愛的女生開心的,雖然她......不是人。

▼說鬼故事拿現金,請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萌犬被放椅子上...下秒突拔腿狂奔 「魔性旋轉」網笑翻:當跑步機嗎?

ET來了熱門新聞

SM大考驗 一分鐘測你的被虐指數

2020大家來說鬼「總獎金5.7萬」 誠徵鬼故事

夜遊劍南山遭白衣女狠瞪 她們一路跟回家

雲頂高原猛鬼傳說 惡女鬼嘴刁人頭

說鬼/誰在敲門

混血F妹袁曼軒 掀裙系列最終章

蛇腰美背!DenKa「近全裸」曝光

求籤怎麼求?擲筊怎麼擲才正確?

說鬼/我不要再臨時出差.....

上傳「毛孩萌鬼照」拿獎金換罐罐

最受歡迎的兄弟人竟不是彭政閔!

連辦公室植物放前放後都有講究

說鬼/新竹女生宿舍裡倒吊的男人

文X大學教官跟鬼在電梯激戰5分鐘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