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幫太年輕的人出櫃 詹仁雄:青春的代價我們負擔不起

2013年12月2日 20:18

記者黃子瑋/台北報導

知名製作人詹仁雄2日在臉書透露過去曾有人找他製作「同志頻道」,最後無疾而終,但因近來多元成家議題備受討論,讓身兼兩性作家的他有感而發:「許多人嘴巴接受潮流,心卻還在西元前。」他說:「我要花更多的時間,告誡作電視的新手,千萬別在節目裡幫太年輕的人出櫃…他們青春的代價我們負擔不起。

▲詹仁雄:朋友要我幫他開同志頻道。(圖/翻攝詹仁雄臉書)

詹仁雄說,他們有很多的選擇,不一定要在節目上公開,「回到了社會的愛情裁判,很容易吃虧。」儘管在多年後,多元成家法案引起眾人矚目的同時,詹說:「真出來結婚的同志,我猜還是少數,天知道他們得經過多少百轉千迴才能下此決定,異性戀更不會可能為了這件事就停止做愛。」

▲詹仁雄。(圖/資料照、記者徐文彬攝)

詹仁雄直指:「問題出在相信。」以黃色小鴨為例,支持多元成家法案,「如果我們都能相信那塊18公尺高,冷冰冰的塑膠布會有純真,怎不能相信這群有血有肉有溫度同志朋友的成家理由。

另外,好友當初提出的構想,是有一群花枝招展的同志幫人改造型,或者有說話很毒的男同志在節目上評論,詹仁雄說:「若有個同志頻道,也希望異性戀不單是來窺秘心態而停住遙控器,這樣的題材是不是更理直氣壯些?」被問到頻道最後無疾而終的原因?他表示,自己要說的都寫在臉書,文章末段則提到:「上帝創造了萬物,包括了同志,是祂的子民就不該有差別。

▲擁有電視製作人、作家、畫家等多元身分的詹仁雄化名人二雄。(圖/公關照)

詹仁雄臉書全文(經本人同意轉載)

記不起來是幾年前了

一位圈內的朋友說找到資金,想開個同志頻道,希望能幫他規劃
約了碰面,他說千頭萬緒不知如何開始,要我給點意見

問他最理想的頻道長成怎樣?

他說最好有群花枝招展的同志幫人改造型
或者有慾望城市裡說話很毒很直接的男同志的角色來評論事情
其他零零散散的念頭很雜,就不多做陳述
老實講,大部份我都覺得的有趣又特別, 卻不夠全面

“那你是只想做給同性戀看,還是異性戀也可以看?”
我沒有順著他的話往下走,問了個問題

“喔...當然大家都可以看最好啊..”他思索了一下回答

“其實你剛剛說的,有幾個會有收視率,幾個太難執行,但都在邏輯內,那是同志的既定形象....少了一個更該出現的節目..“

他對我的問題產生了迷惑的表情

“我的意思是,如果同志要給異性戀或自己任何的啓發,不應是他們跨越了造物者的障礙,勇敢的去愛這件事嗎?”

當時我真的這麼疑問著
世上有多少男女被膚色,背景,身高,長相這些破事兒困住而無法相戀,相較起同性戀人只能在幽暗那一面的堅持自己的感情,在異性戀者定下的愛情規則裡找到出路,哪種愛更令人動容呢?

若有個同志頻道,也希望異性戀不單是來窺秘心態而停住遙控器,這樣的題材是不是更理直氣壯些?

聽完,他停了幾秒,給了我一個很深很深的笑容
“這樣的想法挺好的..”
推測他也是位同志,應該覺得自己沒想到這方向而有些不好意思
但那個笑容....很真誠很驕傲

可惜,同志頻道並沒開成...若成功了,也許這群更懂得愛人的朋友會有更多管道可以發聲

這麼多年過去了,同志的議題,看似比當時健康許多,也不再如此隱晦或離經叛道....但我曉得那離完全自由的時代仍然很遠,許多人嘴巴說接受潮流,心卻還在西元前
於是我要花更多的時間,告誡作電視的新手,千萬別在節目裡幫太年輕的人出櫃,就算他們願意,也不為了出名,但要幫小朋友多想,走出攝影棚,回到了社會的愛情裁判,很容易吃虧,他們青春的代價我們負擔不起...

這事情悲傷卻無法有答案

世界上有很多合法一男多女的婚姻關係(我們的邦交國特別多),也有一女多男母系社會的走婚,可是從沒人會把世界的崩壞怪到他們頭上,此時,卻指責著一個男的想專心愛另一個男人一輩子,一個女的想給心愛的女人一個完整的家,會毀滅了地球,這論點是否有點兒倒錯?

問題出在器官嗎?

假使把家庭成立的條件必須陰莖配陰道,那我懷疑有人把愛情搞錯重點了?現在無性夫妻的數字, 相信比大家想像的多更多,婚姻不該簡約成幾塊海綿體或括約肌的總和,尤其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

也有人說這與生物性不見容,公的就是要配母的,否則會末日,人類會絕種....其實有點多慮,就算法案通過,真出來結婚的同志,我猜還是少數,天知道他們得經過多少百轉千迴才能下此決定,異性戀更不會可能為了這件事就停止做愛,真麼講究男女平衡,不如我們來研究一下鱈魚,他們會自己排卵自己受精,自體繁殖,生命自有出路,也不會因為雌雄同體就消失,硬要偏執於傳統家庭觀,或許從不吃鱈魚開始,畢竟它們過份多了

我始終覺得問題出在相信...

不知道台灣多少人去看黃色小鴨,但推測多數人望著這顆龐大的氣球,在高雄港口,在新屋池塘,微風搖曳著,飄著,像是在那短暫的幾秒,真有隻鴨的靈魂在裡面,然後被療癒了某些兒時的缺憾,或成長後的失落

我要說的是

如果我們都能相信那塊18公尺高,冷冰冰的塑膠布會有純真, 怎不能相信這群有血有肉有溫度同志朋友的成家理由,如同每對我們參加婚禮的新人般強烈與純粹,那就是愛到極致的表現,人類最起碼的權利呀!

但我認為奮臂疾呼反對同性婚姻的人還是不會同意...不管你把第一個跑馬拉松的女性,或第一支複製羊的照片都貼出來,叫多少大牌明星來連署洗版(雖然這點仍是要做)還是不會撼動他們對人類十分之九的愛情信仰,直到他們的生命,出現了一個同志的家人,一個同志的摯友,一個對他很好的同志老闆,或一個很挺他的同志員工,然後他開始忽略不了,無法再側過頭去,假裝這世界沒有同性戀的存在..然後愛屋及烏的感受他們愛的人的需求,..才會開始試著理解

上帝創造了萬物,包括了同志...
是祂的子民就不該有差別

所以這一篇不是給他們看的,是給我同志好友,夥伴,員工和善意的異性戀的朋友們,因為我們都知道世界會更好,是從相信開始....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