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路燈下的女同學

駱小紅

這是真實故事。

「苦主」是我乾弟,認識他的時候他才大學剛畢業兩年,是我們公司設計部的繪圖師。他是僑生、有很重的港腔,明明來台灣六年了國語還很破,也因為這樣在公司沒甚麼朋友,我是第一個主動跟他做朋友的人,因此他有任何事都會第一個告訴我。

「我…每次很累就看得到。」他第一次跟我這樣講的時候,我還先愣了一下,以為他要跟我講甚麼天大的秘密,結果只是這個。

那是我靈異經驗還不太多的時候,突然被陰陽眼「告白」(這告白不是那告白)還真是驚呀,因為很多陰陽眼的人是不願意被知道他們看得見的,怕被當成瘋子或動不動就問他「這裡有嗎?那裡有嗎?」「你剛才在看什麼!」之類的。

那天他告訴我,工程部常去抽煙的後門巷子,其實有…嗯,還好我討厭煙味從不會去那裡!那之後我們三不五時就會聊聊這些話題,做為茶餘飯後的話題。

「我大三那年,跟班上同學合作一個報告。那時我們常常熬夜,放學都是先回住處吃飯、洗澡,然後再到學校會合,找個地方一起討論、一起弄報告。因為那次報告是過完寒假才要交,放假前還有一次討論,大家就約好晚上再見,然後各自回家。」
因為那才是幾年前的事,印象還很深刻,
「有個女同學,那晚一直到天亮都沒有出現,我們以為她爽約直接回南部老家了,也沒再打給她。一直到開學才聽說,那天晚上…」

女同學回住處的路上,出車禍死掉了。有去她家上香的人轉述,
「她是在OO路那個還在蓋房子的工地的路上被撞的,因為晚上沒啥人、肇事者跑掉了,等到她被發現時已經不曉得往生多久了…」

知道這件事之後,乾弟心裡一直覺得卡卡的,因為那條路,他偶爾也會走──大直有段期間一下子蓋了不少新建案,那一帶房子未蓋好之前夜裡常常很黑,但最近已經有路燈架起來了。

有一晚他又因為做報告弄很晚,因為很累就不自覺抄了近路,遠遠看到路燈是亮的,還覺得有點安心──至少是亮的,好過黑漆媽烏的啊。就這樣想的時候,他突然看到前方第一盞路燈下,好像站了個人。

▼路燈下的那個人是「她」,還是「祂」?(圖/取自網路)

「說真的半夜三更突然在很荒涼的地方看到一個人站路邊,還真是有點嚇人的。」他這樣說,一邊做出摀住心口的動作,
「可是等我騎近了,才知道──真的很嚇人…」

站在路燈下的,是那天缺席的那個女同學。

乾弟馬上全身汗毛直豎,油門一催繼續狂飆──他當然知道自己看見的是甚麼,是那個女同學!可是她已經死啦,所以…在路燈下看著他的,就是「那個」啊!

他說他知道那同學是有求於他才現身的,但是就算他是男生、突然看到鬼也是會怕的,只好假裝沒有看到、硬著頭皮繼續騎。沒想到,下一盞路燈下,他又見到了同一個身影。

連續三根離得有段距離的路燈底下,都站了同一個人,一直看著他──在最後一盞路燈時有一瞬間他們四目交投,乾弟說他嚇得心臟都要停了,女同學似乎欲言又止,但他已經快嚇昏了,要是下一盞路燈又看見她,他覺得自己應該會「雷纏」!

結果,路到底了剛好一個轉彎、他騎出了工地,回到大直明亮熱鬧的夜街上。

「到現在我還是不曉得為什麼她要站在那裡,可能是有話要跟我說,可是…」乾弟講這事的時候臉都白了,看得出他挺怕的,雖然他這樣落跑有點不夠意思,但換成是我,大概也不會停下來吧,我有甚麼資格講他呢。

總之,此後他再也不敢抄那條近路啦。

●陰森森...2013大家來說鬼!

1.投稿期限:7/31-9/4 23:59(無論採何種投稿方式,超過截稿時間就只能說抱歉。)

2.投稿方式:

(A)寄電子郵件至:ghost@ettoday.net

(B)到我要報報,選擇「大家來說鬼」投稿

(C) →在活動頁下方投稿

→ 大家來說鬼FB粉絲團

→ 大家來說鬼社團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ET來了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