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駭客松,下一個殺手級App誕生地

圖、文/數位時代

在國外行之有年的駭客松活動,最近在台灣開發者圈正夯。包括Facebook、雅虎、微軟、Evernote等網路跨國企業紛紛注意到台灣開發圈的實力,在台舉辦駭客松活動,希望透過活動,發現企業下一個藍海,而開發者也透過這樣的活動,提高自己的職場身價。

撰文/翁書婷 照片提供/Facebook.微軟

「哇,怎麼時間過這麼快,已經下午五點了。」今年的跨年連假,當許多人在各地參加跨年晚會時,有上百人一樣徹夜未眠,聚集在台北大學體育館。但他們不是為新年狂歡,而是參加微軟的Windows App開發嘉年華,開發新的App。

桌子上是一台又一台的筆電,在筆電旁邊的則是堆成小山的泡麵和零食。二到五人左右的小團隊,看起來有些疲憊,但仍坐在懶骨頭大枕頭上,打起精神討論自己的App,這個活動正是駭客松(Hackthon)。

駭客松是一種結合駭客(Hack)與馬拉松(Marathon)形式的「限時產品創作」活動。在短短24或48小時內,一群人經過團隊腦力激盪找出主題,在溝通協調後,完成一個創新作品或概念。

就一般人的傳統認知,「駭」字讓人聯想到未經允許入侵資訊系統進行惡意攻擊的人。但在這裡,駭客其實指的是一群著迷、精通於電腦資訊程式與系統設計的開發者,和惡意攻擊無關。

可別小看這看似漫不經心、吃喝嬉鬧的創意活動,駭客松可能以低廉的開發成本,開發出創新產品。Facebook就是把駭客松文化(Hackthon Culture)發揚到極致的公司,自2007年起,每一到兩個月,Facebook就會集結內部超過700位員工參加駭客松,會場放置了紅牛(一種提神飲料)、比薩與音樂,像party會場,但這場party卻少不了電腦和睡袋,員工在吃喝玩耍中發揮團隊創意。

用歡樂激發靈感 「我們提供一個有趣的、歡樂的情境,放手員讓員工去闖去玩,100個點子中,也許99個點子都很可怕,但卻可能產生一個極棒的點子。駭客松題目沒有什麼限制,公司唯一的規定,就是不能做工作份內的東西,而Facebook有七成以上的功能出自駭客松,如Chat、Video與Like bottom等,」接受《連線》(Wired)雜誌專訪的Facebook技術總監肯亞尼(Pedram Keyani)說。

除了歡樂情境催生創意外,駭客松誕生的創意,實驗成本也低。「Twitter就誕生於駭客松,不但發生得快(指研發過程快),茁壯也快,還是以極低的實驗成本現身,」《哈佛商業評論》2月號〈大爆炸式創新〉一文中如此評論。

除了Twitter,SMS訊息服務Groupme、跑腿任務交易平台Zaarly、開源法律與線上簽字服務平台Docracy與移動社交平台Banjo等點子發想,也都出自於駭客松。

例如由海契與(Jared Hecht)和瑪托西(Steve Martocci)這對夫妻檔所開發出的群組訊息服務Groupme,其原型就是在2010年5月,300名開發者齊聚紐約的TechCrunch Disrupt Conference駭客松活動中誕生。Groupme的雛型被Betaworks、SV Angel等投資公司看上,第一輪募資就獲得85萬美元挹注。短短三個月後,點子成為真正的產品正式上線,成立一年後,就被知名網路電話公司Skype以8000萬美元收購。

沒有人想錯失任何創新的機會,對軟體開發者來說,這樣的場合不僅提供同行間的專業交流機會,也有機會增加自己的收入,他們更期待自己的創意被更多人看到,搏一個創業的契機。而目前檯面上的大企業則是試圖開拓下一個營收的金雞母,特別是目前產業正在進行新一波的典範轉移,誰的創新動作快,誰就有可能贏者全拿,駭客松正好提供了一個極佳的徵求管道。

自強調外部協同合作的Web 2.0概念發展以來,駭客松活動也被視為一種「外部創新」的實踐。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科技管理學教授伽柏斯(Henry Chesbrough)就指出,公司利用外部資源的幫忙,在產品或營運模式上追求創新,但更重要的是,透過第三方供應者和顧客共創生態系統,增加企業的競爭優勢。

用交流強化實力 另外,駭客松也是公司吸納開發人才與開發者相互觀察學習的好地點。雅虎駭客松冠軍得主王啟恩就觀察到,「雅虎駭客松活動現場,就有公司的人資單位設攤,徵才意味濃厚。」

台灣微軟開發工具暨平台推廣處應用開發技術經理陳晴、Evernote台灣客服大使鍾孟芳等,都是都因為參加駭客松,被公司挖掘進入企業的例子。「就像一群有著同樣羽毛的鳥聚在一起,駭客松的氛圍是參雜著揪團、興奮,同好相互激勵,利用團隊力量,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這樣的氛圍往往也是創業火花的來源,」台灣微軟開發工具暨平台推廣處總經理劉念臻分析。 「駭客松也考驗問題解決力與團隊合作精神,如何找到使用者的需求或是原有產品的問題,也就是『痛點』。而且在限時的狀況下,也可以避免結構性拖延,快速開發出產品原型,展現執行力,」行動應用新創公司林克威許共同創辦人,也是Facebook駭客松得獎隊伍的葛如鈞說。

不過除了徵才,對於多數舉辦活動的企業來說,解決產品問題並找出市場新機會之外,擴大並深化與開發者社群的關係其實更重要。

用開放壯大平台 「Facebook就是最好的例子,還很小就願意開放API,友善寬鬆的API政策,讓外部的開發商做出內嵌在Facebook裡面的產品,Facebook只需專注在核心應用即可。因此Facebook不用花很多成本,就可以迅速壯大。如果覺得對方的點子非常有價值,再跟它們買就好,」鄭伊廷說。

「我們從B2B廠商走向B2C的雲端與終端裝置平台商,開發者的角色更為重要,因此我們不是比賽辦完了以後就結束,之後還會和開發團隊互動,讓他們的產品更完整、更有競爭力。下一步還會計畫把得獎的App介紹給台灣硬體OEM廠商,做軟硬體的整合,讓這些硬體產品更有特色,」劉念臻指出,大企業希望藉此壯大整個生態系,創造開放平台和開發者彼此的雙贏。

除了Facebook與微軟,Evernote也抱持同樣思維。「我們在世界各地舉辦駭客松大賽,除了能激發創意靈感,也希望藉此鼓勵設計師開發更多實用的應用程式,推薦給廣大用戶,同時擴大Evernote的平台規模。

為了提供創新的產品與協助開發團隊,Evernote很早便推出Evernote百寶箱(Trunk),以免費平台為其他夥伴宣傳應用程式。例如EverClip便是參與Evernote 2012 Devcup大賽獲得肯定的優異作品,Evernote也協助其後續開發,並將其應用程式於Evernote百寶箱上架,」Evernote亞太區市場行銷總監柯茲洛斯基(Linda F. Kozlowski)說。

相較國外企業注重開發者社群,台灣本土企業比較不注重,不少開發者說台灣網路公司的開放API品質比較不好,使用起來並不方便。或公司並不重視開放API,有相關問題打電話都找不到人。

「比較三星在台灣經營開發者社群、舉辦比賽,台灣的HTC則傾向雇用許多軟體工程師自己來做,較少利用外部的資源,」台灣微軟開發工具暨平台推廣處應用開發技術經理上官林傑比較。國外的企業舉辦活動活絡開發者關係,開放公司資源,共創雙贏,台灣的企業則略顯封閉,知名大企業如宏達電、宏碁、華碩等鮮少舉辦駭客松活動。但其實台灣有很多優秀的程式設計師,若這些企業能開放一些企業資源,不但讓這些台灣的優秀人才有更多可以發揮的空間,同時也製造更多產品創新的機會。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3年5月號《數位時代》─全球微經濟大浪潮,全國7-11、誠品,各大書店熱賣中!)

編按:本文摘自5月1日出刊之 《數位時代》 第228期封面故事「百萬人正在參與的工作革命!全球微經濟大浪潮,更多內容請參閱本期《數位時代》。(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28期 http://www.bnext.com.tw 謝謝!)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素食妹闖農地「解放16隻兔子」 被攻擊全身血...害死90隻幼兔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