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悲劇延伸 悽慘鹿窟事件

記者謝佳凌/專題報導

鹿窟事件,又稱鹿窟基地案,堪稱白色恐怖初期,台灣最大的一起政治案件。將近六十年前,大多為礦工和農民的鹿窟村,雖然物質生活貧乏生活困苦,但時機混沌不明的戰後,與世無爭的兩百戶村民,彷彿像是世外桃源;只不過當二二八事件後,山下白色恐怖浪潮,終究湧上山頭,徹底改變了鹿窟村。

上萬軍警抓人 小村幾乎變刑場

1952年12月28日傍晚,一萬多名軍警悄悄摸黑上山,草木皆兵氣氛下,鹿窟對外道路全被封鎖。29日一早,剛出門的農夫、礦工,就一個個莫名其妙在路上被捕,立即被陸續送往充當指揮所的「菜廟」。被捕的村民分別被關在菜廟的幾個廂房,一間擠了五、六十人,只能勉強蹲坐。而冬天的山上夜晚很冷,充當刑場的小廟還不時傳來哀嚎聲。

在之後風聲鶴唳的二十天期間,鹿窟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人被抓,許多被屈打成招的人,分批被送到市區監禁,等候軍法處審判,有人則被判死刑當場槍決。

根據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調查統計,當時鹿窟約有四百人被捕,35人被判死刑槍決,自首無罪和不起訴者12人,另外有近百人被判有期徒刑,其中還有未成年兒童也被判坐牢,因受牽連的村民太多,形同滅村。

張炎憲研究顯示,1950年6月韓戰爆發,中共以「武力解放」台灣的計劃遭到阻礙,台共組織紛紛被破獲,部份成員於是先後進入鹿窟山區躲藏、避難。而共產黨員上山後,為了生存,向當地居民假稱是因二二八事件而逃亡,以取得村民的同情協助,並運用當地親友關係,吸收村民加入組織。

純樸無辜小村莊 一夕被控匪諜村

由於當地住民的教育程度不高,訓練參加者的方式多只是聚集講話,能夠真正瞭解組織及意識型態者幾乎沒有,因此更別說實際進行推翻國民黨政權的動作。只是,當國防部保密局取得密報後,動用一萬名軍警上山抓人,這些大部份是農民或礦工,多數未受教育的父子、父女、兄弟等純樸百姓,卻在政治風暴中蒙冤受難。

許多後來研究結果指出,在「鹿窟事件」中,鹿窟被指涉為預謀武裝叛變者的聚集地,甚至可能是「武裝基地」,這種說法極可能言過其實。在那個白色恐怖橫行、大興「文字獄」的年代中,本案中部份被指稱為涉案之關係人,實際乃遭栽贓入罪的猜測,也不是不無可能。根據當年官方文獻,所謂的「鹿窟武裝基地」,查獲的武力為:「駁殼槍一枝(配置兩發子彈,其中一發無法擊發。)少數土製手榴彈,則是一些當礦工的村民從礦場偷回來,將其稱為「武裝基地」實在勉強。

當年噤若寒蟬的「鹿窟事件」,基本上是「二二八」的延續;躲進鹿窟山區的人,雖然有可能是官方所認定的共黨份子,但也有可能只是左傾知識份子,或者更只是「二二八」的避難者。當中有些人或許搞組織,但完全沒證據顯示進行過所謂的武裝基地。最重要的是,絕大多數鹿窟村民都是無辜,只因身處那樣的年代,就承受了如此莫大的苦難。

二二八延伸的鹿窟事件,人們其實並不清楚那年鹿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今日的鹿窟紀念碑文寫著:「今日立碑,除追悼冤屈,緬懷往事,更要記取當時任意逮捕判刑,蹂躪人權的教訓,共同攜手為建設台灣為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的社會而努力。」

至於,真相與教訓能否清晰,就如常年雲霧的鹿窟山區,恐怕還得再等待。

關鍵字:鹿窟事件,228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飆風阿伯」騎機車誤闖雪隧 路過駕駛驚呆:還比我們快!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