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劉北元/【死囚自縊】難熬的等死煎熬 教化讓死囚活的像人

台北看守所死刑犯以橡皮筋勒脖自盡,一個人長期被監禁,內心感到孤單與焦慮是常態,死刑犯不下工場,過著幾近終身監禁的生活,所方就必須要有一套適於長期監禁的人道處遇,僅將其關在舍房,無論管教得有多寬鬆,皆非妥適之舉。詳全文>>

雷皓明/彈劾管中閔合法嗎?公務員兼職怎麼管?

終於當上台大校長的管中閔,依然風波不斷。近來,監察院認為他匿名在報社撰寫社論且收受報酬,違反「公務員不得兼職」的規定而通過彈劾案。在我們把彈劾跟政治鬥爭超連結以前,從法律上來看,這到底是不是合法的?詳全文>>

黃明鎮/【死囚自縊】親情支撐為受刑人找到新生

弒父死囚陳昱安在舍房內用橡皮筋勒頸自盡,本身有精神疾病,以及犯後失去親友的關心和支持,才引發這場悲劇。即便犯罪的因素盤根錯節,但犯案後的救贖及關心,都可以亡羊補牢,因為在最黑暗的地方,一點點的燭光便會顯得輝煌。詳全文>>

給說法/【慟!兒虐】重點不在加重刑責,檢察官可用殺人罪起訴

司法對於「凌虐」、「故意致死」等見解,和社會大眾的想法有落差,虐童致死真的只能用既有的傷害致死罪、重傷害致死罪,或尚未修法通過的虐童致死罪來處罰嗎?檢察官可視情況考慮用殺人罪起訴,法官也一樣,應視情況判決論以殺人罪。詳全文>>

李永然/失靈的檢評會 檢察官誰來檢察?

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成立七年以來,所審理的56件評鑑,僅有19件成立評鑑。近日一件檢察官當庭扣押被告律師筆記,竟決議「不付評鑑」,顯然無法有效監督檢察官職權,更無法淘汰不適任檢察官。詳全文>>

蘇友辰/【媽媽嘴案】事實認定不同  最倒楣老闆免連帶賠一樁

媽媽嘴雙屍命案中,雖然洗清老闆呂炳宏的犯罪嫌疑,但仍有兩件民事損害賠償事件的纏訟,一件判賠300多萬,另一起近日內逆轉免賠,求償結果不一樣,讓這個案件的後續發展再度受到社會關注。詳全文>>

吳景欽/【慟!兒虐】防制虐童靠極刑有用嗎?

虐童事件頻傳,不僅引發社會關注,也有民眾到現場關心,甚至出現私刑正義的舉措,也有提出虐童致死處極刑的建議。只是刑罰就算再重,也挽不回逝去的生命,如何防止暴力事件的發生才是重點。《兒童權利公約》已變成我國法,無論行政、立法與司法機關,都應全力遵守,不能以資源或人力有限為藉口。詳全文>>

雷皓明/【媽媽嘴案】司法一國兩制?最倒楣雇主逆轉免賠

媽媽嘴咖啡廳店長謝依涵預謀殺害客人,雇主呂炳宏等人被死者家屬追討連帶責任,要雇主和犯案員工一併賠償,但另一案也是死者家屬的連帶賠償,怎麼法院判決免賠?理由就是:「兩個法院認定的案情不一樣」!詳全文>>

蘇南/【媽媽嘴案】員工殺人雇主得賠?同案件事實判決卻不同

員工殺人,雇主想要免除連帶責任,除非在事前的選任及監督上已盡相當注意。媽媽嘴案兩位死者家屬的民事賠償,法院判決卻不同,相同的案件事實卻有不同的法院見解,司法怎麼了?詳全文>>

【廢除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改革一言堂,警察靠邊站?

長久以來,警察對於檢察官們所有的指揮命令都無法違抗,若有不從也會受到長官的關切,或是檢察官之後的報復,下場都不是很好。這次的廢止《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議題,就像是警察的起義,就為了爭取合理的對待與尊重,但卻困難重重。詳全文>>

郭榮彥/流浪律師?誰把律師市場變小了

律師產業在近幾年有很大的改變,包含免費法律服務多元化、律師費競爭激烈、中型訴訟所縮編、網路行銷興起等,然而對產業影響最大的,莫過於律師人數的增加。擴大市場規模絕對是當務之急,而修改不合時宜的規範,則是拓展市場的第一步。詳全文>>

董介白/反商仇富推論入罪 正義最後一道防線怎麼了?

司法不能因涉案被告是名人、企業老闆,或因為有不同的政治立場,而在面臨訴訟時,有著顯著不同的差別待遇。如果司法縱容反商仇富的判決繼續出現,只會加深社會的階級對立,以及外資因此對台灣的企業風險評估後的卻步。詳全文>>

郭靜文/【慟!兒虐】多一份雞婆少一個虐童悲劇

近期多起虐童案件發生,冷漠的社會需要多一些雞婆的人,若懷疑周遭孩童有遭受身心虐待或性侵害、性騷擾,請儘速撥打113專線,請多關心我們周遭環境的孩童,不要讓下一個兒虐悲劇發生!詳全文>>

江鎬佑/新科議員注意!給你的錢不一定都能拿去花

一個好的議員可以替人民把關,避免政府亂花錢,而議員領錢也是要有法律依據的。議員領到的錢不等於全部都是可以拿來花的費用。不管是為民服務費或是出國考察費,雖然是議員們自己編列預算的,可也不是讓人花到爽。詳全文>>

吳景欽/【慟!兒虐】家暴防治只能靠私法正義嗎?

因肉圓沒加辣而怒打妻兒的肉圓爸,引發民眾憤慨,甚至有暴力相向的行為出現。難道防治家暴真的只能靠私法正義嗎?《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立法超過20年,但為何每年家暴案都超過13萬件,顯然,於法制上,仍有檢討與強化的空間與必要性。詳全文>>

湯文章/四成的司法公信能成為正義最後一道防線?

法官判決對於事實的認定要依憑證據,證據的取捨及證明力的判斷。司法既然自稱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那麼對於正義的結果,最少也要讓人民有預見可能性,不然打起官司好像在賭博,司法公信力怎麼可能提高? 詳全文>>

陳砥柱/貴婦奈奈為何不申請破產只想潛逃出國 《破產法》該修

貴婦奈奈夫婦潛逃出國且債留台灣,想在加拿大申請難民保護。為何這些事業經營失敗者不想遵循我國《破產法》規範,留在國內重建新生?原因出在,破產管理人是否有權主張終止破產宣告前的繼續性契約的規定並不完整,以及破產申請審理期間過於嚴苛。詳全文>>

吳景欽/屍體解剖是醫師或法醫師的事?

2006年《法醫師法》生效後,明文屍體解剖須由法醫師擔任,但《刑事訴訟法》卻未配套修法,造成法律條文的相互衝突,讓主管機關有恣意解釋的空間,也讓當初《法醫師法》在建立專業證照的法醫師制度目的完全喪失。詳全文>>

李永然/文化政策該重視 那宗教信仰自由的保障呢

《文化基本法》草案的通過,可見政府對文化政策的重視,但去年提出的《宗教基本法》草案卻遭立院擱置。《憲法》保障人民宗教信仰自由,但抽象的條文無法讓政府及人民普遍認知及理解,導致所制訂的法律侵犯宗教信仰自由。詳全文>>

林俊宏/人不是我殺的!錯誤指認毀人一生

指認容易發生錯誤,除了人的認知及記憶不可靠外,指認的過程非常容易受到暗示及誘導,如果指認人又受到偵查人員有意或無意的肯定訊息,甚至會進一步強化指認人的指認信心,並污染或改變原來的記憶內容。詳全文>>

蘇友辰/如何破除司法合議制的弊端

目前各級法院採合議庭,法官各自陳述意見,再形成多數意見作為裁判結果。可惜實務上往往由資深法官主導,易引發弊端。建議盡速修法建立包括事實審的各級法院,在宣判後公開裁判不同意見書的制度,讓陽光及早照進司法評議的陰暗角落。詳全文>>

李永然/【浩鼎案省思】烏龍起訴後的遲來正義,非正義!

檢察官基於追訴犯罪的使命,偵查往往朝著不利於被告的方向,忽略其他有利被告的證據即草率起訴,尤其當案件經法院判決無罪,不僅有損檢察機關形象,更嚴重侵害被告的名譽權、人格權、工作權等基本權利。詳全文>>

吳景欽/超徵怎麼來,又怎麼去?

行政院提出將超徵稅收補助弱勢、防疫與刺激景氣,引發討論。從2014到2017年,每年超徵都在1000億元左右,若加上2018年預估,累積高達5800億元,主政者想著發紅利之餘,恐得想清楚,這些錢到底怎麼來、怎麼去?詳全文>>

湯文章/審判獨立並非獨斷 我們需要國家級鑑定中心

法官只是法律專家,每當事實涉及專業,便需要依賴鑑定來加以確定。審判要獨立不要獨斷,只有依賴專業鑑定的輔助,因此,儘速統合建立國家級的鑑定中心,才能重振人民對於司法的信任。詳全文>>

雷皓明/【說好的商業法院評論4】借鏡他國 為商事訴訟找回及時正義

我們的商事案件曠日廢時,例如SOGO經營權紛爭,就從2002年纏訟至今,未能了結。司法院計畫推出商業法院,參考國外立法例及我國其他專業法院設置的經驗,試圖讓商業紛爭判決能更專業迅速且見解一致,以保障投資人權益。詳全文>>

吳志豪/【說好的商業法院評論3】我們需要哪種商業法院?

台灣資本市場活絡,上市櫃公司容易爆發經營權爭奪或商業紛爭,更需要商業法院的設立。期待司法院在制定商業法院的審理法前,先拜訪七大工商團體,聽聽他們的意見,若有不足之處也要加以修改。詳全文>>

劉昌坪/【說好的商業法院評論2】正義不該遲來 商業糾紛不再沒完沒了

國內重大商業糾紛案件審理速度緩慢,審理時間都在10年以上,再加上重大商業糾紛背後牽涉的複雜問題,若不是由有豐富經驗的法官進行審判,恐對於案件爭點失準,導致判決產生爭議,因此,商業法院的成立刻不容緩。詳全文>>

李復甸/【說好的商業法院評論1】從設置商事法院說起

司法院研議設置商業法院,將仿照智慧財產訴訟中之技術審查官,設置商業調查官,但技術審查官不受詰問,意見不必公開,當事人無法對其意見表示質疑,卻對判決產生決定性作用。商業法院若仿此設置商業調查官,將是商業糾紛處理的夢魘。詳全文>>

李永然/保障自己善終權 病人自主權利法律須知

元月6日起施行的《病人自主權利法》,是亞洲第一部維護病人善終自主權的專法,你可事先立下書面的「預立醫療決定」,當未來面對生命末期、不可逆轉昏迷、永久植物人超過3或6個月無恢復跡象等,可拒絕維生治療,保障自己的善終權。詳全文>>

劉昌坪/【大法官開庭】法庭之友讓憲法法庭聽見多元民意

《憲法訴訟法》採用美國的「法庭之友」制度,人民、機關或團體可提出具有參考價值的專業意見,希望讓更多專業及多元聲音在憲法訴訟中有充分表達機會,有助憲法法庭在審理案件時,可以從各種不同角度思考問題,而非僅受限於個案當事人之訴求。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