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雷皓明/拿人錢財歸還就好?告不告不是當事人說了算

法律把罪分成兩類:「告訴乃論」與「非告訴乃論」。告訴乃論之罪,檢察官還是可以調查,但必須當事人提起告訴,之後才能審判;非告訴乃論,就算當事人沒有提起告訴,只要檢警起訴,法官也能審判。侵占或竊取他人財物等跟錢財有關的犯罪,幾乎都屬非告訴乃論。詳全文>>

周宇修/揭弊者,是抓耙仔還是社會良心?

對揭弊者而言,如果要期待一個人只靠良心去對抗這一切,事實上是過於樂觀,若沒有一個豁免責任的機制,這些深陷其中的人在利弊權衡下,可能還是只會選擇隨波逐流、積非成是,因此《揭弊者保護法》在政策上確實是必要。詳全文>>

給說法/兩岸婚仲騙婚?愛情本無價,婚姻卻有價?

台男透過婚友社到大陸娶妻,婚後才10天,對方要求離婚,返台後男方以婚友社違約,加倍求償70餘萬元。坊間不乏跨境婚姻仲介機構或個人宣稱保證成婚,使民眾誤以為只要簽約付款予仲介必可締結良緣,但法律上仍有許多事不可不慎。詳全文>>

給說法/名醫偷拍病患隱私,犯罪嗎?

乳房外科名醫利用為女性病患施做乳房超音波檢查、看診檢查乳房等機會,以預備之錄影筆先後竊錄30多名女病患之身體隱私部位及非公開對話內容等行為,經檢察官依妨害秘密罪提起公訴,如果查證屬實,不僅嚴重違反醫學倫理,也得擔負民事責任。詳全文>>

湯文章/御史大人,行使監察權不該瓦解司法獨立性!

新科監委陳師孟在提名審查過程中開嗆要清除「辦綠不辦藍的法官」,憲法規定法官可以獨立行使職權不受任何干涉,這是司法獨立的價值,也是民主政治的根本。監察權對於司法權的運作,本來就該自我節制,不應該觸及審判核心事務,不然就是干預司法!詳全文>>

林文蔚/監所通信權 「信」不「信」由不得你

開啟信箱就能收信,走到巷口投入郵筒就能完成寄信,這樣的邏輯並不存在於高牆鐵窗之內,為了控管收容人的書信往返,監所制訂了一套䌓複的檢查規定。書信檢查帶著威權遺緒的餿味,其脈絡不脫警總在白色恐怖時期管控監所良心犯的思想檢查。詳全文>>

何俊英/捶心肝!防制洗錢 攜帶超額外幣遭沒收

出入境旅客攜帶超額款項入境,因未誠實申報而遭海關沒入的新聞屢見不鮮,此舉乃希望藉由申報制度以監督跨國運送現鈔及無記名可轉讓金融工具的方式,防杜犯罪行為人採取以「人」實體轉移金流的方式規避傳統金融機構申報管制的方法,達到防制洗錢的目的。詳全文>>

給說法/勇敢揭弊被免職,揭弊者需要更多保護

政府機關官員貪腐問題,除了透過相關稽查機關的稽查外,也可透過內部人員舉發,找出潛藏在內部的貪污事實,這就是「吹哨者」。為了鼓勵人民勇於揭發身邊的弊案,法務部提出了「揭弊者保護法草案」,希望保護勇於揭發弊案者,但目前仍有許多反對聲浪。詳全文>>

劉時宇/網路購物陷阱多,有什麼保障機制嗎?

網路購物的特性在於運用網路作為訂定買賣契約的管道。以目前網路交易來說,大部分是由提供者預先寫好網頁,先明定契約內容,然後架設在網站上由消費者選購。這種由單方預定式的交易模式與《消保法》中規定的「定型化契約」原則上是一樣的,因此可以適用。詳全文>>

給說法/借帳戶賺租金?恐淪詐騙集團共犯

有廣告打著博弈公司名號,聲稱因流動金額過高,帳戶不夠使用,徵求民眾租借帳戶,並給與一本帳戶10天3千元的高額租金。但若有人被詐騙而不慎匯款入人頭帳戶,這些提供金融帳戶的人就成為共犯,必須面對最高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不償失!詳全文>>

黃致傑/台籍詐騙犯在中國偵審 犯嫌人權靠律師

詐騙犯雖然可惡,但疑犯的人權也要保護,尤其在對岸犯下電信詐騙案的犯嫌,在偵查階段就必須聘請律師協助,因為律師是被關押人唯一可以會見的家屬代表,還可以為其分析案情,解說相關法律規定,以及轉交家屬交付的生活費,並要求閱卷。詳全文>>

邱顯智/小王子的玫瑰 夜市搶劫案

阿哲是個大帥哥,也是我親身經歷的第一個冤錯案。當時我在服軍法預官役,被分發到國防部台南監獄,擔任監獄官。某日,接到監察院打來電話,電話的那一頭承辦人詢問,是否有一名犯人叫阿哲的正在我們監獄服刑,因為他的家屬不斷陳情,控訴軍方亂判,要求監察院調查……。詳全文>>

給說法/律師洩密被約談,為什麼要有羈押庭前閱卷制度

舊《刑事訴訟法》僅讓律師知悉羈押事由所依據的事實,並沒有辦法讓律師在羈押庭中替被告答辯,大法官釋字第737號解釋認為此違憲,這又被稱為「賴素如條款」。但羈押庭前閱卷制度仍應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否則將觸犯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詳全文>>

林家如/如何讓獨立董事更「獨」更「懂」?

樂陞案跟兆豐金案等驚人弊案頻傳,也讓外界將期待的目光放到獨立董事身上,希望能透過既「獨」且「懂」的獨立董事,及時監督制衡公司的違法行為。至於如何讓常常被譏為大股東好朋友、門神的獨立董事能更「獨」更「懂」,恐怕得從「選任方式」以及「資訊取得」兩方面著手。詳全文>>

李復甸/小英可以不必度日如年

公共工程一向是帶動產業界的火車頭,但近年在檢調雷厲風行的查緝貪瀆,與《政府採購法》的層層牽制下,多少營建業不能順利完結工程。廠商一旦介入公共工程,莫不積累虧空甚至倒閉。公共建設減少或延宕,製造業與服務業都受到牽累。層層羈絆牽制下,社會經濟如何動彈?詳全文>>

蘇友辰、李俊億/測謊之亂 人權之失

測謊是使用儀器偵測受測者對設定之問題刺激時所產生血壓、脈搏、呼吸及膚電等生理變化,據以判斷所答內容的真實性。看似科學,但變數太多難以控制,像是受測者若保持冷靜,便有機會通過測謊;反之,無辜的人也可能因為過於緊張而被認為說謊,眾所周知的江國慶案便是一個例子。詳全文>>

雷皓明/相「姦」何太急?撤回配偶告訴,法律仍罰小三

在通姦罪案子裡,《刑事訴訟法》「破例」允許可以只對配偶撤回告訴,而不包含小三,理由是如果能夠重修舊好,就不要讓訴訟成為彼此間的障礙,使婚姻能夠延續。但假如當事人離婚後選擇原諒出軌者而撤回告訴,法律上也會對小三撤回告訴。詳全文>>

劉北元/監禁下的書寫 鐵窗高牆將被文字穿透

大法官釋字第756號打破了絕對威權的獄政管理思想,在書信這麼一件小事上,收容人的隱私成為監獄長官神聖不可侵犯的私領域,也就是說,這恐怕是獄政有史以來第一次收容人在監獄中服刑擁有了「私領域」,從這個角度來看待釋字第756號解釋,其意義可謂是劃時代的。詳全文>>

給說法/《勞基法》修正案三讀通過!保障人民生存權?

《勞基法》修正案三讀通過,針對加班時數的延長及休假方式等產生許多爭議。讓人想到前一陣子上映的《大佛普拉斯》。電影透過幾位貧窮的小人物在社會掙扎的過程,反應世間的矛盾及對立,這些問題都是政府應該重視的。詳全文>>

給說法/「色」影師無罪?偷拍有理?

拍攝他人身體部位會不會成立犯罪,就刑法妨害秘密罪而言,一定要是法條所指的身體「隱私」部位,因此,偷拍女子大腿的行為雖有可議之處,但在司法實務上,因為大腿不被認定屬於身體「隱私」部位,拍攝者不管是偷偷的來,或是光明正大的拍,都不能用妨害秘密罪處罰。詳全文>>

吳景欽/臥軌有罪嗎

為抗議《勞基法》修正,勞工團體以臥軌方式進行抗爭,遭警方強制驅離與逮捕,且以公共危險罪移送地檢署。而包括此次在內,勞工因勞動權受侵害,而以最激烈的臥軌為抗議,總共有3次。而此等手段,到底有無觸犯《刑法》?詳全文>>

吳至格/小律師專欄:眾裡尋他千百度の電子檔案命名篇

當老闆說「給我上次你寫的答辯狀電子檔」時,不能跟老闆說「我不是昨天就E-mail給你了?」。小律師隨時會被老闆、被當事人要檔案,不能搞丟檔案、搞混檔案、搞亂檔案。管理好、命名好檔案,很快找到以前文稿「剪貼」,可節省不少時間。詳全文>>

賴芳玉/父母可以幫孩子洗澡到幾歲

近日有位澳洲媽媽設了一個「洗澡禁令」,嚴禁老公替2個女兒洗澡,引發網路上論戰。到底親子共浴到幾歲?孩子在3~6歲開始發展出性別概念,當孩子開始覺得彆扭、奇怪,表達不想要共浴時,應該尊重孩子的想法,不共浴而改以其他方式維繫親子關係。詳全文>>

尤美女/監所通信權:接觸社會有助受刑人復歸社會

去年底大法官公布755及756兩號解釋,可說是監所改革的重要里程碑,前者終於突破我國特別權力關係的窠臼,將司法保障之光引進監獄中;後者則重申了受刑人除人身自由受限外,仍如同一般人民享有其他憲法上的權利,當然包含秘密通訊的自由。詳全文>>

董介白/國民法官們,你會依證據還是看風向判案?

司法院推出國民法官制度,讓年滿23歲的國民可以參與審判重大刑事案件,以提升對司法判決的信賴。假如國民刑事參審新制,套用在食安事件的頂新製油被控詐欺案上,結果會是怎樣?如果完全沒有從媒體聽聞來自檢方關於頂新的任何偵辦訊息,沒看到檢方配合民粹的辦案,結果又會如何?詳全文>>

雷皓明/陳喬恩酒駕10萬就交保?交保與罰金之差

藝人陳喬恩酒駕後被檢方以10萬元交保請回,不少人認為「她身家上億元,怎麼交保金才10萬」等等,認為處罰過輕。可是,交保與處罰是不一樣。交保就像保證金,是確保刑事追訴、審判與執行都能實現;罰金則是刑責的一種。詳全文>>

吳景欽/GPS查案是否侵害隱私權?

這幾年,不管是警察抑或是徵信社,常於他人車上裝設GPS定位系統為追蹤,是否觸犯刑法第315條之1的竊錄他人非公開活動罪,一直備受爭議。為解決此等法律漏洞,立法者恐更應修法,明文類如GPS的新科技偵查手段,該遵守如何之程序,也須經由法官以令狀同意後為之。詳全文>>

給說法/易服勞役多少錢折算一日?以被告最有利者

刑法規定,有些罪刑責不是很嚴重,就規定可用「繳罰金」代替坐牢;或者,沒有錢可以「交罰金」,也可以用「易服勞役」替代。萬一真的沒有錢繳罰金,折算方式是以一年為滿,也就是不論罰金多高,換算以一年為基數,超過一年的部分,只能算是被告賺到。詳全文>>

林靜儀/戰場在醫院非法院 醫療行為刑責合理化修法之後

《醫療法》82條修法在立法院第九屆第四會期的最後一天三讀通過。這次的修法,是讓現在醫療界為了恐懼被告,而採取防禦性、消極的醫療崩壞現況,能夠踩煞車;同時也讓醫事人員可以很清楚自己可以盡全力好好救人,腦海裡需要思考的是救人,而不是思考官司。詳全文>>

雷皓明/羈押強制辯護上路 有律師做靠山

今年開始,刑事訴訟中「偵查中羈押強制辯護」的新制就要上路了。以前只有審判中(進法庭以後)才有弱勢團體、重罪的強制辯護機制,現在擴大到任何人在偵查中(進法庭以前)的羈押程序,都要有強制辯護機制,從人權保障來看是個大躍進。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