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吳至格/小律師專欄:小律師敗家指南之健康篇

律師通常忙太晚、吃太多、坐太久、睡太少,身體只會越來越不好,於是發誓要均衡飲食、持續運動、正常作息,因此加入了健身中心,強迫自己運動,但一年卻沒去幾次。交會費就像是買贖罪券,買心安的。詳全文>>

蘇南/【花檢公審幼童】智慧檢察改革防範檢察官濫權

花檢帶警私闖幼兒園辦案一事,引發檢察官濫權的輿論沸騰。在檢討此案的同時,是否也該檢討檢察官制度,推動智慧檢察改革,在偵查時結合大數據及互聯網,還可對檢察權進行監督。詳全文>>

蔡世璿/對岸刑事犯嫌起訴 97天內提起訴意見書

兩岸交流頻繁,因此犯罪行為也伴隨其中,一旦刑事犯罪嫌疑人遭公安逮捕,再到正式起訴,在正常情況下,非特別重大矚目或案情複雜的案件,一般會在97天內由公安送「起訴意見書」給檢察院的檢察官,做為提起公訴的依據。詳全文>>

劉昌坪/嚴打日租套房 旅客住宿平價小確幸也沒了?

交通便捷但住宿費相對低廉的日租套房興盛,但旅遊住宿涉及消費者權益及安全,日租套房正應如同旅館和民宿業者一樣,受到法律規範而非禁絕,影響消費者對於旅遊住宿的選擇權。詳全文>>

劉北元/【監獄行刑法修正】關到最後只剩獄友 累進處遇阻隔母親支撐的愛

一位受刑人的母親答應被判刑20年的孩子每天去看他,但礙於新入監者只能7天接見,母親說:「每周會客一次,其他六天,我固定時間開車繞行監獄外牆,讓孩子知道,媽媽永遠不會放棄他。」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築起一道高牆,剝奪母親帶領孩子悔改的盼望。詳全文>>

雷皓明/幫被告打官司就是脫罪?律師的界線在哪裡?

小燈泡案被告律師被輿論當作「幫助犯罪者」,律師的工作並不是違法辯護,而且辯護也有它的極限所在。辯護律師是在不作假的情況下,為當事人提供所有可能的權利。就像醫生不論病患的身分一律醫治,律師為什麼就不被接受?詳全文>>

董介白/【花檢公審幼童】林俊佑檢察官們不退場 打官司得自求多福

花檢帶警闖幼兒園辦私案一事,彰顯出淘汰不適任司法官的必須性及重要性。擁有法律專業的檢察官竟目無法紀,打官司時若遇到類似的林俊佑檢察官們該怎麼辦?難道只能消極的自求多福?淘汰不適任的司法官才能讓循求訴訟找回公道者有公平正義可以期待。詳全文>>

賴芳玉/【花檢公審幼童】當孩子被欺負時,爸媽能怎麼做?

花蓮檢察官因認為女兒在幼兒園疑似遭到排擠,帶警進幼兒園公審,爸媽愛子心切而對其他孩子公審或言語、暴力攻擊事件,屢見不鮮,但直接介入孩子與其他同學的關係,是剝奪孩子學習處理關係、溝通及獨立自主的能力。詳全文>>

影/吳景欽/【花檢公審幼童】檢警關係爭議 檢座失控員警還作陪

檢察官為偵查主體,司法警察則為其輔助機關,目地在於藉由檢察權抑制警察權的濫用。但6月發生的花蓮地檢署檢察官帶警察強行進入幼兒園訊問,這個事件暴露檢察權過大,現行的檢警關係有全面檢討的必要。詳全文>>

蘇位榮/花蓮劣檢停職 檢察首長要不要連坐?

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林俊佑,因護女帶著二名警察而到幼兒園公審師生,法務部快刀斬亂麻,決議將林俊佑停職並送監察院彈劾。林俊佑不是單一事件,若不從根源斷絕不適任的檢察官,不強化司法行政管理,未來必定還會再爆檢察官作威作福的濫權違紀,司法國是會議倡議的檢察體系改革將成空談一場的笑話。詳全文>>

蘇友辰/【監獄行刑法修正】過時法律忽略囚民人權

我國《監獄行刑法》制定已逾70年,未曾就整部過時的法律通盤修正。矯正署今年7月召開「監獄行刑法及羈押法修正草案」公聽會,關於《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中有諸多關於大法官對受刑人人權提升的回應,可望達到受刑人復歸社會的矯正目的。詳全文>>

吳景欽/【花檢公審幼童】檢察官退場障礙 法官法還是恐龍法官法?

花蓮檢察官因懷疑女兒遭霸凌,6月兩度帶警強行進入幼兒園訊問,雖已遭起訴,並移送檢評會為個案評鑑。只是在《法官法》實施後,對檢察官的評鑑卻變得極其困難,且看似客觀的程序,卻處處充滿自律的痕跡,很難避免司法圈自我掩飾。詳全文>>

給說法/【花檢公審幼童】我們可能忽略掉哪些事情?

花蓮檢察官帶員警至幼兒園公審幼童事件引起社會一片譁然,該檢察官所為究竟是否真涉有起訴書中所載的犯行,就應該交給司法判決,但新聞鋪天蓋地式的起底、肉搜,甚至不中立的報導,恐引發社會大眾對事件產生未審先判的誤解。詳全文>>

黃致傑/台漁船走私遭公安查緝 找律師當靠山

台灣漁船走私柴油至大陸販售並非新聞,若被公安查緝後,不知情的船員是否被列為共犯或從犯,則是決定船員應否承擔刑事責任的關鍵。而不諳大陸法律的台人,建議早點尋求熟稔對岸律法的律師協助。詳全文>>

馮美珊/判刑不一定要被關 「得易科罰金」用錢免入監

當法院主文判處得易科罰金,便可向地檢署執行科檢察官聲請,可一次繳清罰金或可聲請分期繳納,代替入監服刑。也可向地檢署檢察官聲請易服社會勞動代替服刑。詳全文>>

周宇修/殺人犯也有被公平審判的權利

各國刑事訴訟法都規定,當被告涉及的罪屬於該國的重罪時,就會採行強制辯護制度。制度的考量就是「勿枉」,否則若用在不對的人身上,造成的傷害將難以回復。民主社會的價值之一就是沒有階級與貴賤之別,無論是誰都有公平的審判權。詳全文>>

王以凡/【監獄行刑法修正】沒有教化的監禁 社會安全網不能有破再補

監禁不會是永久,為避免受刑人再犯,就該從踏入矯正機關的那天起,提供未來必要的協助。主責矯正業務的法務部在相關修法上必須更重視受刑人的教化並助其復歸,大家才能生活在一個更安全的社會。詳全文>>

湯文章/【花檢公審幼童】是濫權還是為了祭旗

花蓮林姓檢座偕同員警前往女兒就讀的幼兒園興師問罪,此事引發檢察官濫權的撻伐聲浪。縱使林檢察官的行為構成犯罪,恐也不能與濫權劃上等號。濫權是指濫用職務上所賦予的權力,而檢察官原本就有偵查犯罪,以及指揮調度警察辦案的權力。詳全文>>

劉昌坪/被叫「31號議員」背後的言論免責與議會自律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近日爆紅,成為政壇的爭議話題人物。她表示,因為自己沒有任何政黨及派系背景,所以是唯一被議長以「31號議員」稱呼的議員,讓她非常委屈。議員是人民選出,代表的是民主制度下選民所支持的理念,任何議員都不宜被用數字編號稱呼。詳全文>>

葉文凌/診斷書寫的是醫療事實 不是黃牛說了算

診斷書可是你經過一場血光之災,終於得到一紙醫師的醫療證明,用診斷書來申請保險理賠。若經由保險黃牛隨便講幾句,就要分掉你好幾成的保險理賠金,甚至理賠不成反而惹來牢獄之災,千萬不可不慎。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