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雷皓明/《博恩夜夜秀》對公然侮辱判決有什麼誤解?

台灣有個類似國外深夜秀節目《博恩夜夜秀》,詼諧探討政治問題,其中一段討論「妨害名譽除罪化」,舉幾個判決但似與真實判決有所出入。問題可能出自於看不懂判決書、無法充分理解法官的意思。詳全文>>

王於鎮/審判性侵案的父權有色眼鏡

在審判文化上,沒有任何一種其他類型的案件,像性侵案件一般,如此受到父權文化迷思的影響。檢視者對於「理想的被害人」有著諸多「想像」,而期待所有的被害者角色必須依照特定的模式行動。然而所謂理想的被害人形象,僅存在於父權體制的想像中而已!詳全文>>

高宏銘/死因都是檢察官說了算?鬼月談相驗制度改革

不是在醫院病死或自然死亡的死者,都要經過檢察官相驗確認沒有涉及刑事犯罪,才會開立相驗屍體證明書,再交由死者家屬辦理後事。但礙於協助相驗的檢驗員或法醫師人力不足,再加上沒有標準流程,使得類似相驗案件會因不同檢察官而有認定上的差異。詳全文>>

楊冀華/騎自行車酒測值超標 也算酒駕會挨罰!

駕駛人酒後駕駛釀禍案件頻傳,社會大眾對於酒後駕駛行為深惡痛絕。有民眾可能以為酒後開車或騎機車才會觸法,酒後騎腳踏自行車就沒事了。但腳踏自行車在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的分類裡屬於「慢車」,喝醉騎腳踏車一樣算酒駕!聽聽檢察官詳加說明。詳全文>>

蕭逸民/反貪腐從司法課責開始

司法會傷人,不只冤獄,還有更多因為司法人員濫權而受害的人。司法院應認識司法課責的國際規範,嚴懲包庇貪腐的司法人員,並重新提出具有前瞻性且符合世界潮流的《刑事補償法》修法草案,建立有效保護無辜司法受害者的機制。詳全文>>

蘇位榮/網路打官司 你準備好了嗎?

訴訟要不要e化,對保守的司法界來說,是個違和的話題。法官辦案,辦公桌上永遠堆滿卷宗,律師上法庭也總是拖著裝滿卷證的登機箱,這麼多的書面卷證資料,並不會提升司法公信力,可能還被質疑審理效能不彰。科技時代,訴訟也要趕上e化,網路打官司將不再遙不可及。詳全文>>

黃明鎮/彈劾就能解決問題?司法少年何去何從

南投少年安置機構遭監院彈劾,監委對官員開鍘,於事無補,還會大傷士氣。安置機構就像是孩子替代式的家庭,建議監察院可用督責取代彈劾,督責地方政府官員對少年安置機構的問題提供適當處方,避免問題重現,才是上上之策。詳全文>>

江雅綺/LINE隱私更新─台個資法規比歐盟鬆

LINE更新隱私權政策,要求使用者必須同意所有個資提供,才能繼續使用LINE的服務。但LINE這種方式,仔細檢視恐怕已經違反了GDPR規定的原則。個人隱私保護,我國《個資法》跟歐盟GDPR規定,有很大差異。詳全文>>

蘇南/從高雄氣爆談官員驗收疏失比業者維運刑責重?

高雄氣爆一審判決3名公務員以業務過失致死罪,分別判處4年多。但當時法令對於工程驗收未有明確規範,且現行《政府採購法》僅規範驗收是抽驗性質,建議修法具體規定主驗及初驗公務員的現場驗收項目。詳全文>>

吳至格/小律師專欄:如果你也是開學前才寫作業

小律師的工作來自四面八方,老闆交代工作後,請立刻在記事本或Outlook上,記好所有工作內容及到期日。對小律師而言,書狀寫得不好、判決找得不夠、爭點漏了幾個,老闆可能覺得你欠缺經驗,但誤了期限,通常沒有黃牌,就直接給紅牌了。詳全文>>

貪小便宜洩他人個資 最高罰百萬兼吃牢飯

《個資法》是公訴罪,即使將來原告想撤回告訴,檢察官依照法律規定,還是得對被告的違法行為做出處罰。個人資料是什麼?《個資法》跟你有什麼關係?法規的重要性,你不可不知。詳全文>>

郭怡青/當家裡有頭大野狼 家內性侵的司法難題

日前一起妨害性自主案件判決,被告是被害人父親,他除了表達悔意,也獲得被害人諒解;又顧慮到被告是家中經濟支柱,便以刑法59條減刑規定,判處被告緩刑。但量刑上,既已依照刑法57條各款進行考量,又以此作為59條減刑之由,有些不可思議。詳全文>>

李永然、黃隆豐/刑事被告人權vs.偵查權孰輕孰重

羈押是干預人身自由最嚴重的強制處分,限制其人身自由,隔離其與家庭、社會及職業生活的關係,對其心理、名譽、信用等人格權造成嚴重的影響。羈押為保全程序的最後手段,除非確有具備法定要件且有必要者,萬萬不可率然為之。詳全文>>

吳宇軒/車禍糾紛靠調解 法院外解決省時省錢又快速

發生車禍後,可及時向鄉鎮市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可快速的解決車禍事件所帶來的賠償糾紛,不用進到法院,省時、省錢又快速。若調解不成立,從不成立起始的6個月期間內,再向調解委員會聲請移由檢察官偵辦。詳全文>>

李俊億/證物遺失 帳算被告

為何江國慶案關鍵的血掌紋木條會遺失?邱和順案之電話勒贖錄音帶會遺失?保管證物的政府沒有責任,責任卻推給被告,這還是無罪推定的公平法院嗎?政府應正視「完善司法科學」的決議,政府無能所犯的遺失證物之過失,要自己承擔,不要推給被告。詳全文>>

雷皓明/台灣最美風景是人 拍風景可,拍路人侵害肖像權

你知道什麼是「肖像權」?我國法院在判決裡把它當作一種「人格權」來看待。下次在路上看到有人對著你拍呀拍,別忘了走過去告訴他:「雖然我很好看,但請你放眼裡,不要放在你的底片裡,否則別怪我告你!」詳全文>>

吳景芳/人滿為患 擴建監獄不如微罪不舉

監獄擁擠,增建監獄只是治標方法,應發揮微罪不舉的刑事政策功能,使得輕罪的犯罪人,獲得緩起訴、緩刑、罰金、易服勞役、社會勞動等。一來避免濫用短期自由刑之流弊,再者因為減少監禁人口,反而可提升重罪犯罪人在監矯正執行效能。詳全文>>

吳景欽/RCA史上最大工殤案 遲來的正義絕非正義

抗爭超過二十年、訴訟也已十年的RCA案,最高法院終於自為判決,判賠勞工5億元,但仍有部分發回更審,甚至遭駁回下,半數勞工仍得繼續纏訟,再加上被告方是否已將在台資產轉移或隱藏,又得面臨執行的困境。詳全文>>

謝憲杰/不適任司法官調動 人地不宜調到他處就宜嗎

法務部原擬針對花蓮地檢署闖幼兒園辦案的檢察官祭出「人地不宜」條款調動至澎湖,輿論譁然。如果司法官確實有犯罪實據,就應該依法調查、起訴、審理,行政責任部分則應盡速釐清與懲處。依法強制調職,既沒必要,也無意義。詳全文>>

蘇友辰/無辜者爭清白 32年何其漫長

新竹商人蘇炳坤32年前捲入銀樓搶案,他堅持遭刑求鑄成冤獄,終於在今年父親節獲無罪宣判。而江國慶冤殺案、蘇建和等三死囚案、徐自強案、鄭性澤案等多起冤案平反,更不難發現其共通點之一,即是執法人員常施加不人道的酷刑取供,危害之大莫可言喻。詳全文>>

雷皓明/監獄超收 不見《機智牢房生活》,只有擁擠牢房生活

韓劇《機智牢房生活》收視火紅,劇中主角們住在一間六人牢房中,雖然彼此干預但不至於擁擠。對照台灣,監所超收嚴重,讓管理成效及環境衛生大打折扣。受刑人出監後不再犯,是監獄功能之一,但只要超收存在的一天,這也只是空談。詳全文>>

蘇南/開放公墓發展太陽能 非核家園還是非核墓園

用愛發電不行,用鬼發電就可以?內政部長徐國勇說,目前全台有2800座公墓,希望可以盤點出2000公頃土地進行太陽能發電。對往生者的尊重不應因其死亡而消失,應持續受到國家社會合法的保護。詳全文>>

吳憲璋/救一個受刑人就是救一個家族

監獄是國家文明的指標,健全的矯正法典與完善制度,營造契合矯正教育的環境,實施多樣的處遇與有效的矯正計畫,提升行刑的實質功能,才能發揮監獄的真正價值。「救一個出獄人,就是救一個家族」,同心關注矯正的未來,建造一個無害安康的社會。詳全文>>

李永然、黃隆豐/把人關起來就是正義?復歸社會才是良策

法務部今年7月提出的《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是自民國43年施行以來、12次修正中最具全盤性的,明定監獄行刑以達到「矯治處遇,促進受刑人改悔向上」,及「培養受刑人適應社會生活之能力」為主要目的,終結以往對受刑人無限制的懲罰。詳全文>>

謝碧珠/司法管不到兒童霸凌?

花蓮檢察官因孩子疑被同學霸凌而到校訊問,他的方法與態度不正確,但身為家長的他為何如此憤怒?兒童沒有行為能力,也就沒有責任能力,但我們的社會體制對於這類事件卻沒有完善的處理機制。詳全文>>

李俊億/舉手之勞完善司法科學

不科學的科學證據被檢察官用來證明被告有罪,被法官引用作為判決依據,最後卻被推翻成為造成冤案的關鍵證據。政府若不重視上游的鞏固犯罪證據「完善司法科學」之基礎工作,只好把資源浪費在下游的來回訴訟上,更讓司法人員陷入製造冤案的風險。詳全文>>

金孟華/清者自清?刑求取供下的錯誤自白

近期幾個經平反的重大冤錯案都有錯誤自白。受訊問者可能單純想要逃脫出壓力環境或是換取利益而選擇錯誤自白。在逐漸「出清」傳統刑求的冤錯案的同時,也應該開始思考下一階段究應如何更精緻化訊問程序,避免錯誤自白發生。詳全文>>

張娟芬/當「好人」站上被告席

刑法,聽起來是懲罰「壞人」用的,但只有當「好人」站上被告席,他才驚覺檢察官不是他原本所期待的除暴安良的父母官,而是尋找罪證要將自己定罪的對手。當「好人」想要解釋與自我防衛,他與檢察官的武器並不對等。詳全文>>

洪敏超/搶賺夾娃娃機財 小心賭博罪及侵權官司

抓娃娃機台如雨後春筍般林立,其中涉及到許多法律問題。抓娃娃機本質上具有一定之「射倖性」,過去被列為益智類電子遊戲機,必須先取得電子遊戲場業營業級別證,否則就屬非法經營。再者,機台內的商品也要注意是否有仿冒商品,以免吃上官司。詳全文>>

雷皓明/法律扶助幫了誰?吃霸王餐還能請免費律師?

一位大媽仗著自己精神障礙,符合法律扶助與強制辯護標準,四處吃霸王餐。但即便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也不一定可以請免費律師。法律規定,精神障礙必須嚴重到影響當事人的說話能力、記憶能力,導致不能在審判中對各種證據、證詞或提問進行正確對談才行。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