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蔡孟翰/花大錢請律師,卻要我認罪?談刑事法上的認罪

孫鵬夫婦花上億元聘請美國王牌律師擔任辯護人,後來孫安佐在法庭上認罪,不少人認為律師費白花了。身為刑事辯護人,律師替被告留意程序是否合法,並保障權益。此外,有時直接認罪,請求檢察官、法官給予緩起訴或緩刑,也是刑事訴訟上常見的一種手段。詳全文>>

蔡正傑/肇逃不是你想的那樣 無過失者仍有現場救護責任

發生車禍時不要以為自己沒過失或者當下對方看起來沒事,沒留在現場等警方處理,若事後對方因傷提告,離開的那一方就是肇逃,涉及刑法肇事逃逸罪,可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詳全文>>

劉昌坪/拉孩子一把!讓非行少年也能逆風飛行

7月,因國內唯一純粹收容司法少年的安置機構疏失,為此,監委彈劾縣政府官員及少年保護官。對於非行少年來說,安置機構就像是他們替代式的家庭,但經費與人力不足,以及人員的高流動率,正壓垮著安置機構,如何為其解決困境,政府責無旁貸。詳全文>>

吳至格/小律師專欄:小律師的膽識

沒「膽」也就沒機會「識」!對小律師而言,已經通過律師考試,完全用「自己」的努力,實現一個夢想了,為何不繼續放膽築夢或去改變社會?如果當小律師的這幾年,如果只證明你的肝不錯,很可惜。詳全文>>

謝碧珠/死刑爭議,除了存廢,還有審判的公正性

近期,甫上任的法務部長就批准死刑犯李宏基的死刑執行,就司法的正當性而言,真正為人詬病的不是死刑制度的存廢,而是在具體個案上,司法是否能確實公正地依嚴謹的正當法律程序去審判一個人。詳全文>>

謝小健/當恐慌遮蔽真相 HIV受刑人復歸之路遙遙無期

根據國際科學家的研究證實,愛滋感染者只要穩定服藥就不需要特別隔離,但監所法令對於HIV感染者一律隔離。面對受到的限制,HIV受刑人期盼政府帶頭釐清跟HIV感染者生活不會有問題,讓他們跟一般受刑人有相同的處遇對待。詳全文>>

劉北元/獄中的分級待遇 累進處遇制淪為管教工具

行刑累進處遇條例將受刑人分成四級,希望為了及早得到更好的獄中生活與假釋,自動自發悔改向上。但實際卻非如此。在加分上,累進處遇制度是嚴苛的,但違規後的扣分是扣影響提報假釋進程的分數,所以管理員只要帶枝筆就能令受刑人服從管教。詳全文>>

柯博齡/有糾紛免打官司 善用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

為避免司法資源浪費,司法院提倡對於私權糾紛可多利用法院訴訟以外之調解、調處或仲裁來解決,這就是所謂的「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透過司法院網站之訴訟外紛爭解決機構查詢平台,找尋適合解決之機構及方式,不用進法院,紛爭就能和平落幕。詳全文>>

蘇南/新莊施工高樓大火,補強後還能住人嗎?

新莊一棟施工中高樓發生嚴重火警,所幸無人傷亡。災後大樓應請結構、土木及建築師等專業公會,或大學相關系所進行「火災後建築物結構安全鑑定」後,擬具補強計畫送建築主管機關及學術或專業之第三方公正單位審核後再據以執行。詳全文>>

李永然、朱萱諭/【公司法大翻修】強化董事揭露義務

《公司法》修正11月上路,公司治理的效能能否發揮,董事會極其重要。董事除善盡管理人的注意義務外,也應落實忠實義務,以及忠實義務延伸的揭露義務,「董事對於會議之事項,有『自身利害關係』時,應於當次董事會說明其自身利害關係之重要內容」。詳全文>>

鄭嘉欣/【被告沒人權】看守所內剝奪尊嚴的囚禁

沒了姓名只剩代號,對於羈押被告而言,看守所的囚禁生活中,除了空氣不流通的悶熱,以及紛雜難散逸的噁臭在難容迴旋的狹窄空間裡飄散,而滴水不露的全面監看,猶如活在楚門的世界裡,人性與尊嚴被徹底的剝奪。詳全文>>

吳景欽/錯認?認錯?指認瑕疵誤了林金貴一生

只因目擊者的指認,讓林金貴遭誤判為槍殺案兇手。但目擊者的證詞,除了有記憶的不可靠性外,也存有種種的不確定性。偵查機關不能再過度依賴供述證據,而對於指認程序也勢必得加以法制化。詳全文>>

林俊宏/【被告沒人權】被告淪為受刑人 羈押並非取供之用

羈押是藉由暫時拘束被告人身自由確保將來刑事訴訟程序能夠順利進行,人身自由以外的權利當然不得為任何的限制。但現行羈押被告進入看守所後,卻過著與受刑人相同的生活,為早日脫離這樣的生活,自然就配合做出一定的供述。詳全文>>

吳祚丞/側欄廣告讀心術!瀏覽器記使用者偏好是否侵個資?

瀏覽網站時,網頁上出現的小廣告正好就是自己有興趣的商品,起初還以為只是巧合,但真的是嗎?目標式廣告利用cookie找到顧客,號稱史上最嚴格的個資保護法GDPR認為當cookie資料屬於「間接識別個資」必須符合《個資法》規定,我國對此尚無明確標準,你的個資是否正在被侵犯的邊緣?看律師怎麼說!詳全文>>

郭靜文/醫療爭議先調處 有糾紛不一定要鬧上法院

一旦發生醫療糾紛,因涉及醫療專業及鑑定而需纏訟經年,最後演變成醫病雙輸。醫療爭議發生之初,先由醫療機構提供協助及關懷服務,以彌平爭議,若仍無法解決,則轉介各地區醫師公會或衛生局進入調處,不見得有糾紛就要上法院。詳全文>>

給說法/出國遇上颱風,旅費到底還要不要付呢?

日本近日遭受颱風及地震侵襲,造成關西地區及北海道嚴重災情,計畫赴日者,如果跟旅行社訂的是跟團的旅遊契約,可請求返還預繳的團費;如果旅行社只是代訂機票及飯店的委任契約,可請旅行社協助退訂。詳全文>>

李永然、黃隆豐/【受刑人工作權】囚民也享憲法工作權保障

憲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受刑人因人身自由的限制,難以完全行使工作權,但獄方也應在不違反監獄紀律及執行自由刑目的內,適當提供相當的工作給受刑人,增益其未來出獄的工作能力,幫助其再社會化,並提升自我信心與謀生能力。詳全文>>

吳景欽/【被告沒人權】羈押並非刑罰 被告不是犯人

近期,曾被羈押的被告於網路論壇上連載數篇在看守所內的親身經歷,直言被告比受刑人還不如。羈押的目的在防止被告逃亡與證據保全,並非在懲罰被告,且羈押被告也受無罪推定的保障,但《羈押法》卻處處充滿違憲及違反人權保障。詳全文>>

蘇南/豪雨炸台!馬路坑人車可討國賠嗎?

豪雨狂炸台灣,馬路殘破害騎士摔車或車輛陷入坑洞內無法動彈,造成多起人傷車損,天災或復舊期因坑洞造成損失,是不可抗力,無法申請國賠,但若是平時的路面坑洞、路樹突然倒壓等,那就是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可申請國賠。詳全文>>

林智群/滯日旅客怨聲連連─外館到底能幫上什麼?

日本關西最近颱風淹大水,旅客受困機場,回大阪後找不到住宿地方,北海道也地震,旅客也是受困機場,回市區找不到住宿……律師帶你從法律規定看,外館究竟能幫你做什麼、不能幫你做什麼?詳全文>>

楊冀華/撿屍 小心觸犯趁機性交罪!

在夜店「撿屍」真的犯罪嗎?無論之前在舞池多麼放浪形骸,抑或與友人狀似親密地肢體接觸,並不代表其同意可以在意識不清的情境下發生性關係。「撿屍」依照個案情節,仍有可能觸犯趁機性交罪!詳全文>>

王齡梓/國道事故先車移路肩 小心二次車禍非死即傷

高速公路因為車速快,若不幸發生車禍,應先將車輛移至路肩,開啟雙黃燈,並於車後100公尺處擺放三角警示牌,並站在車後護欄外側以觀察其他來車動向,千萬不要下車拍照以免發生二次車禍。 詳全文>>

高宏銘/提高律師錄取門檻 會考試就代表有能力?

目前律師界普遍認為新進律師能力不足,因此從今年開始,律師考試制度訂下及格門檻,引起贊成及反對兩派論戰。其實律師考試的變革可參考日本司法試驗制度,並將和法律相關的服務委由律師辦理,降低糾紛,也擴大律師服務範圍。詳全文>>

時瑋辰/為2千多元提告 法律問題司法解決錯了嗎?

上法院,姑且不論開庭、審理所需要耗費的司法資源,光是承辦人員跑法院1次的車錢,可能都要超過2千元了,更何況還有應訴的準備、訴狀的撰寫、該跑的行政流程,既冗長又費力;如果要出動相關行政單位協調,光是開會的成本,也遠超過2千元,行政流程未必也少到哪裡去。詳全文>>

陳砥柱/提高自訴門檻是減少濫訴的最佳解方?

國內濫訴情形嚴重,造成司法官辦案量過大,也嚴重浪費司法資源。但現實社會中真的就是有這麼多民眾需要倚靠司法機關主張權利,與其將資源傾注在提高訴訟門檻,是否應該分配合理資源到配套方案的提升上。詳全文>>

蘇友辰/你願意拿2千萬關12年嗎?冤獄冤債全民買單!

鄭性澤被囚禁長達14年,其冤獄賠償判賠每日4,000元,不論金額高低,都彌補不了失去的人生。雖然法有明定,公務員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而違法,致生補償事件者,可對其求償,但最後卻是不了了之,都是全民買單。詳全文>>

李永然/假釋准駁是看改過向善還是社會觀感?

近期兩位受刑人提出假釋申請,卻於複審時以「社會觀感不佳」駁回。假釋的目的在鼓勵受刑人改過向善,但現在法務部卻加上一個法律所沒有的理由。如果沒有客觀的標準做為假釋准駁依據時,受刑人就會有高度的不確定感,遑論教化。詳全文>>

劉北元/鐵窗內的人際關係 階級分明的牢房生活

監獄是一個社會的縮影,來自不同階層的人被強迫生活在一個狹小的空間,每天除了工作,人際關係的互動也是必須的。但在監所內,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自由世界大不相同,狀態是緊張且謹慎的。詳全文>>

吳景欽/錯過時間就不能告?冤罪究責的追訴權時效存廢

因為警察刑求造成的冤案,洗刷冤情後的究責,可能面對追訴權時效已過的窘境。追訴權時效是否該加長或廢止,成為修法的重要課題。未修法前,面對某些結構性的政府犯罪,追訴權時效是否仍從行為時起算,有其檢討的空間。詳全文>>

陳宏達/執法應「以人為本」 司法改革感動了誰? 

司法所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一個人,它絕對不會只是一個案子、一堆卷宗及訴訟程序之運作。「長遠觀察的結果,除了法官的人格以外,正義沒有任何保障。」執事者汲汲營營制度之變革,也不斷透過各種數據及媒體大肆傳播,若沒有以人為本,人民無法有感。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