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雷皓明/養子不教父之過 未成年子女犯錯,家長連帶賠

對於未成年犯罪者來說,若必須對受害人負擔民事賠償,怎麼有錢賠?因此受害者就有可能轉向未成年人的父母,要求他們承擔責任。因為父母的監督責任不是一次、兩次的責罵或管教,而是有無善盡教養責任。詳全文>>

雷皓明/相愛容易相處難 分居多久才能訴請離婚?

當婚姻關係陷入僵局,分居多久才能向法院訴請離婚?在台灣,由於分居不是法定列舉事由,如果分居時已形同陌路,無法維持婚姻生活,那麼不論分居多久,法院都有可能判決離婚。詳全文>>

賴芳玉/當年社會運動者也來到中年時

台灣社會已有相當的「聲音」與「法律」足以鞭笞著性別歧視的不友善言論,但關於性別的公共政策,不能再局限上一代社會運動者的經歷與觀點,而必須更有意識地看見跨世代的性別議題。詳全文>>

給說法/秒懂《公司法》修正之SOGO條款

修正前的《公司法》第9條規範不夠明確,讓SOGO案件因此纏訟多年,因此新修正的《公司法》第9條又被外界稱為「SOGO條款」,讓以後的相關案件能夠聚焦在實體法律要件上,並節省訴訟時間成本,但施行後可能再次掀起SOGO百貨經營權風波。詳全文>>

呂丁旺/禁止雙重危險的國家司法義務

訴訟程序的稽延,長久以來是涉訟民眾的噩夢,如何使人民得以預見、測量自身的訴訟成本與時間,那就是最高法院就上訴案件能遵循「迅速審判原則」,搭配「終審法院言詞辯論常態化」的改革,勇於自為判決。詳全文>>

高宏銘/裝病躲得了刑罰?精神障礙與犯罪

小燈泡案中,精神鑑定人認為被告在行為時並未處於精神障礙狀態,二審法官認為其罹患思覺失調症而使辨識能力顯著降低而逃死。這衍生值得討論的疑問:犯罪者有無可能「假裝」有精神障礙而逃脫刑罰?詳全文>>

周元培/《監獄真相大揭露》:以矯正助受刑人重返社會

刑事制度絕非以懲罰為唯一目的,多兼具矯正功能,使受刑人能復歸社會。但礙於目前監所困境,例如:超收、供水設備不足、生活設施與空間不足、醫療措施不足等攸關矯正成效,反而可能加重受刑人因怨懟而再犯的可能性。詳全文>>

吳宇軒/長照孝子領遺產付喪葬費 竟無奈成被告

人的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而死亡之後,就變成了繼承的法律問題了。由於遺產是屬於全體繼承人的,如果要提領或動用,必須取得全體繼承人的授權同意才不會有違法的行為。詳全文>>

蘇南/當法律遇到大數據

當法律遇到大數據,透過大數據可快速搜尋篩選法律文件、判決書及各國立法例,尤其適合法制或立法技術的制式作業,成為未來立法技術的有利工具。建議規劃結合資訊業的跨領域及前瞻性策略研究,以提升立法政策及技術上的效率與管考程序。詳全文>>

劉北元/在監作業月領0.3K 光折紙蓮花怎麼養活自己

在監作業成為收容人之法定義務,除了打發時間,更是穩定囚情的管理手段,當收容人的體力在作業時耗盡,休息時間也就沒力氣打架了。但收容人為何無法在監靠雙手勞作養活自己?因為作業項目大多為紙袋加工及摺紙蓮花,再加上分配的問題使然。詳全文>>

莊曜隸/《監獄真相大揭露》:特別權力關係與受刑人

涉及人民自由權利之限制者,應由法律加以規定,而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並未見於憲法明文,竟能逕行否定部分國民基本權主體適格性,有違憲疑慮。國家對受刑人為達成監獄行刑之目的,得對受刑人為必要之管理措施,不得因此而逸脫法律保留等法治國基本原則。詳全文>>

張文傑/兒子犯法,父親同罰?

未成年兒子加入詐欺集團詐取他人財物,依民法規定,兒子與詐騙集團成員對被害人須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而因未成年人之法定代理人為父親,所以父子兩人須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身為家長,除了打拚事業,也要關心家中的未成年子女,以免誤入歧途。詳全文>>

吳至格/小律師專欄:拼命又要拼酒的小律師

應酬對小律師而言,更痛苦。不管什麼樣的應酬,就算躲不掉,被逼著參加後也要節制,也要漂亮的閃酒、躲酒,看看別人如何淺嚐即止、進退合宜。看看別人如何談笑風生、賓主盡歡。如何灌別人酒,也是一種學習。詳全文>>

影/給說法/為什麼颱風天可以放假呢?

台灣每到夏季總會受到颱風的侵襲,而上班族都期待放的颱風假,是政府在天災防治上,希望人們在天災發生時不要出門。至於究竟要不要放假的決定權在於各級機關、學校,依據標準去判斷,因此才會有些地方放假而有些地方沒放假。詳全文>>

劉昌坪/手機洩漏了你的行蹤?智慧通訊與隱私權的拔河

現代人因為機不離身,手機定位功能隨著手機持有者四處移動,而透露出許多涉及私人隱私的事項,在美國最高法院一則判例中指出,除非發生特殊的緊急狀況,否則政府機關必須「事先」獲得法院核發的令狀,才能透過手機調查個人行蹤。詳全文>>

給說法/翹班性交易,法官被彈劾!

台中高分院法官朱樑與女子進行性交易16次,其中8次還是上班時間,遭監察院彈劾,認為其身為法官,卻言行不檢,已經違反民眾對法官應保有高尚品格、行事謹慎之期待,同時也會影響民眾對其審理類似案件的公正性與信賴。詳全文>>

蘇南/建立產銷平衡 不要再有下一個價崩水果

面對強颱襲台,南部的果農是否有一套SOP可按表操課?農政機關又該如何協助農民呢?除了加強研發火龍果的防颱應變外,也必須建立產銷平衡制度及商業行銷配套,避免再度發生盛產後的價崩,保障農友收益!詳全文>>

吳景欽/比特幣募資小心被詐 虛擬貨幣交易該法制化

虛擬貨幣被定性是有價證券,依據《證券交易法》,對於證券的募資、發行都得先經金管會核准;但目前的虛擬貨幣似乎並無申請之例,就使虛擬貨幣的招募容易陷入違法,甚或被以詐欺罪訴追的困境,因此必須法制化。詳全文>>

【司改國是會議周年省思系列六】張升星/司法改革的「加法」與「減法」

司改國是會議提了這麼多炫麗的司改天燈,雖是各界對於司法改革的期待,但從司法實務工作者的角度觀察,這些改革措施其實存有「本質上」的差異。因為只有「終審法院員額縮編」是採取「減法」的改革策略,其它的各種主張,都是「加法」的傳統思維。詳全文>>

【司改國是會議周年省思系列五 】陳雨凡/漠視評鑑如同官官相護

歷史經驗顯示,司法漠視甚至打壓人民的申訴與抱怨,自律與官官相護幾乎劃上等號。隨著時代進步,人民意識到要爭取公開透明的司法,對於司法官評鑑制度寄望甚深。建立評鑑制度,是要能夠鑑別出法官、檢察官的違失行為。放任少數害群之馬不處理,如同徹底的傷害司法。詳全文>>

【司改國是會議周年省思系列四】陳重言/台灣環境犯罪規範的新篇章

2017年台灣法制與司法的年度盛事當推總統府召開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煙硝味最濃的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就「環境案件之偵查與訴訟程序之檢討」議題,為解決日月光污染案凸顯的法制不足問題,罕見地全組一致達成決議制定環境刑法,改採抽象危險犯規範模式,只要讓空氣、土壤、河川或其他水體受到污染,就可能成立犯罪。 詳全文>>

謝碧珠/科學鑑定落實司法正義

在上訴的案件中,有多少的判決錯誤是因為應調查證據而未調查所致,乃至成為冤判或冤獄。在一件有罪判決確定的案件中,受判決人於確定判決審理中,兩度依法具狀聲請法院囑託鑑定調查,但法院均未核准,僅於確定判決以判決事證明確、無調查必要等語了事。詳全文>>

【司改國是會議周年省思系列三 】林志潔/全球化下台灣應有的司改圖像

全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召開迄今,將滿一週年,會議提出的各種改革建議,開始慢慢有具體方案,姑不論過程中的分裂爭執,在我國史上,如此全面而大規模的討論司法改革,時間長達半年,並定期追蹤成效,仍是第一回。展望未來司法發展,要持續司改國是會議的改革熱情並持續能量,仍需重新思索、結合各種力量推動。詳全文>>

邱曉華/拒絕職場性騷擾 大聲說#MeToo

我國有關性騷擾的法案,因為社經發展與婦權團體的努力,陸續制定了《性別工作平等法》、《性別平等教育法》及《性騷擾防治法》,此即「性騷擾防治三法」,若不幸遭受不當侵犯時,也能循救濟管道獲得公平的處置。詳全文>>

【司改國是會議周年省思系列二】許玉秀/改變考試方式 打開封閉的第一步

檢察和法院系統的法律專業品質之所以遭到質疑,正是因為體系封閉,無法進行有效的品管監控所致。絕大部分的法律系畢業生,長年陷溺在各種考試之間,如果再看看司法公信的低落,可以說法律專業教育的投資,根本就是血本無歸!詳全文>>

蔡正傑/斑馬線上行人最大?闖紅燈被撞照賠駕駛人

馬路上總是行人優先嗎?不遵守路權,無論是行人或駕駛人一樣得負起最大責任。若是行人突然闖出,讓駕駛猝不及防,就難以苛責駕駛人,沒有所謂「行人最大」!謹守交通規則,隨時留意行車動態,注意自身安全,才能平平安安出門,快快樂樂回家!詳全文>>

【司改國是會議周年省思系列一】許玉秀/法律人養成制度改或不改? 

不少冤案告訴我們,的確存在這樣的現實:在法庭上,法官對檢察官所提示的證據容易產生基本的信賴。也就是說,來自同一的、集中的培訓環境,會有相同的災難性盲點。解方:多元而分別的實務機構培訓詳全文>>

蘇位榮/法官如酸民 你會尊重嗎?

司法圈最近為了一件人事案鬧得沸沸揚揚,表面上與一般民眾沒關係,但細細探究,你會很驚訝,法官們竟然如同PTT版上的酸民,躲在匿名的背後,酸言酸語,胡謅一番,而司法院人審會在審查人事案時竟也附和。這樣的行止,看在市井眼裡,法官們恐怕只是作小自己,看輕自己。詳全文>>

湯文章/【死刑存廢】治亂世,要用重典

是否要廢除死刑已經爭議多年,每有重大案件發生,總被人拿出來老調重彈,人權價值與報復補償的爭執永遠對不上話。維護人權並不表示一定要廢除死刑,廢死者拿來奉為圭臬的兩公約,也沒有說不能有死刑,重點毋寧說是慎刑。詳全文>>

呂秋遠/沉迷手遊、斗內直播主,關掉螢幕後婚姻也沒了

這幾年離婚原因不在是外遇與家暴,人們沉迷於手遊及斗內直播主,對婚姻造成負面影響。遊戲內是遊俠,直播內是金主,但關掉螢幕後,信用卡帳單會讓你什麼都不是,卡片已經刷爆、存款已經見底、時間已經流逝、孩子已經十歲,而老婆已經離婚。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