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劉昌坪/院長,說好的大法庭和釋憲制度司法化呢?

因法院見解歧異,導致人民無所適從,司法院擬設立大法庭解決判決歧見。和大法庭呼應的則是《大審法》草案,大法官將以憲法法庭和統一解釋法庭的法庭組織型態,行使憲法所賦予之職權,而不再以現行的會議方式行之。但多年過去了,說好的大法庭和釋憲制度司法化呢?詳全文>>

給說法/馬英九告發北檢涉嫌洩密,並聲請移轉管轄

因媒體報導三中案使得馬英九狀告北檢檢察長及主任檢察官涉及洩密,並聲請移轉相關案件的管轄。此一部分管轄權的移轉,僅需檢察總長實施事務分配權限即可,但馬英九仍要提出相關證據,證明北檢在本次案件偵查已有「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才可移轉管轄。詳全文>>

世新砍殺案/請讓跟蹤騷擾有法可管

跟蹤騷擾即加害人有意圖地以一連串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對被害人或其親友施以非自願、持續性、重複性或威脅性的言語或行為,造成被害人困擾或感到被打擾、恐懼,甚至安全遭到威脅。近年來類似案件頻傳,立法具體規範和防制社會中之跟蹤騷擾問題,已刻不容緩。詳全文>>

蘇友辰/監獄高牆內的人權呢喃

監獄雖以強制力拘束受刑人的自由,但並不能剝奪其基本人權。監獄人員執行職務時,仍應維護受刑人於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監獄如欲加以限制,仍需符合《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的要求,不能逾越矯治處遇目的之必要程度。詳全文>>

冤案平反/台灣重大再審案件

每個人都可能會犯錯,法官、檢察官也不例外。隨著《刑事訴訟法》的修正,放寬了新事實、新證據的認定,過去的許多冤案也得到再次審視的機會。以下特別羅列台灣受到矚目的再審事件,若沒有再審,這些真相將無法被看見、無辜的冤案者也無法得到合理的審判。詳全文>>

吳景欽/定罪與量刑程序應兩分 讓國民法官推動司法前進

司法院公布《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初稿,未區分犯罪事實判斷與量刑程序,可能使國民法官將犯罪事實判斷之依據與量刑資料相混淆,尤其若被告因不認罪,致不願提出與陳述科刑意見,則合議庭所能審酌的量刑依據,只能是檢察官所提供者,將使司法天秤嚴重傾斜。詳全文>>

蘇南/穿囚服的國民仍享憲法人權保障

受刑人非國家的奴隸,不因犯罪在監拘禁,當為次等公民。大法官會議認為,受刑人在監禁期間,除因人身自由遭受限制,附帶造成其他如居住與遷徙等自由權利,亦受限制外;其與一般人民所得享有的憲法上權利,原則上並無不同。詳全文>>

周宇修/大法官的違憲宣告 法院都在保護壞人?

大法官釋字755及756號解釋分別宣告《監獄行刑法》及施行細則等之部分規定違憲。如果我們能建立一個良好的監所體制,讓受刑人能夠充分的悔過並且再社會化,藉此減少再犯等社會問題,那麼能夠受益的,並非只有受刑人,而是所有社會的一分子。詳全文>>

陳雨凡/陪審、裁判員兩制試行,讓國民好好當法官

讓素人參與刑事審判程序,是先進國家的趨勢。司法院日前推出的國民法官制度草案應該將「陪審制」與「裁判員制」兩制一併試行,前者沒有職業法官參與評議,後者有職業法官參與評議,藉此累積本土實證經驗,得出實證數據,修正得出融合台灣社會的審判制度,再做最終的政策決定。詳全文>>

林裕順/國民「法官」 官僚司法

日前司法院提出「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強調未來民眾擔任「國民法官」可以完全參與、能看也能判,實質觀其立法體例、內容,不難察覺修法策略仍未跳脫「廉價司改」的舊式思維。詳全文>>

雷皓明/憲哥怒告酸民 用鍵盤就可以恣意攻擊他人?

從前陣子的吳宗憲怒告網友,以及近日一位女大生因網路霸凌而跳河自殺身亡,網路霸凌事件頻傳,面對這種網路上的攻擊言論,你可以分別從刑事與民事途徑來捍衛自己的權利,對抗躲在螢幕後的酸民。詳全文>>

胡博硯/限制出境不能無法無天

限制出境的出現已無可考。對於人民的處罰或者權利的限制,更應該要在法律條文中明確規定,否則人民將無法適從,司法院大法官在636號、680號解釋等多號解釋已經都提過。現今法條當中沒有限制出境的規定,就必須要由立法者立法來解決。詳全文>>

黃明鎮/死囚邱和順與受刑人人權

認識邱和順是在台北看守所,約30年前,他算是我早期輔導的死囚中很特別的一位。每週的聚會他都老神在在,坐在第一排愉快地聽講,而且顯得相當有自信,認為法官一定會還他一個清白。萬沒想到他的期待落空,而且一關就是30年,從年輕力壯,關到現在渾身是病。詳全文>>

書評/陳清秀:大法官站出來 小巨蛋強制接管案請解釋

在小巨蛋強制接管案中,台北市政府若參考《政府採購法》的調解爭議作法,引進合約爭議調解協調委員會居中斡旋處理,或許可以化解紛爭,可惜台北市政府直接以違約終止合約方式處理,強制接管下,牽涉到許多法律問題,應由大法官出面統一解釋才能定紛止爭,公平維護各方權益。詳全文>>

給說法/警察可以要越配滾回自己國家?什麼是歧視?

日前澎湖一名越南籍配偶至警局報案,可能因溝通問題,遭員警斥責「滾回自己國家」,引起一片嘩然。歧視無所不在,如何破除歧視是現代國家所致力解決的問題,我國立法者及司法機關也做出了許多努力,但仍需透過家庭、社會教育等給予民眾反歧視的概念,才是解決的正途。詳全文>>

王正嘉/全民參與 國民法官成功關鍵

司法院11月30日公布「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宣示將以「國民法官」取代之前觀審員的人民參與制度。這是繼司改國是會議中陪審制與參審制相同票數平手,人民參與審判議題原地打轉之後,司法院記取觀審制模擬的不成功教訓,再一次端出的司改大菜。詳全文>>

黃致傑/長居對岸親人亡故 兩岸債務怎麼解

在台灣辦理的抛棄繼承效力及於大陸地區嗎?因兩岸司法管轄範圍不同,適用的法域亦不相同。依據兩岸司法互助協議,先向台灣法院申請抛棄繼承手續,再依此修正內容製作大陸繼承法規定的文件,方才完成了兩岸皆認可的抛棄繼承法律文件,並得以此對抗第三人(即被繼承人的債權人)。詳全文>>

給說法/受刑人不是國家的奴隸!釋字755、756號解釋

近日,大法官做出釋字755、756號再次強調受刑人權利之保障。受刑人人身自由受到拘束,並不代表其他的基本權利的行使也應該一併受限制。國家不應該僅因為受刑人身陷牢獄,而禁止其所有權利。若我們僅因受刑人身陷獄中,而剝奪其基本權利的話,是否就是在走回奴隸制度的倒車呢?詳全文>>

李永然/國民法官讓你當!參審制為審判制度改革最佳解

司法院規劃的國民參審制,不僅國民法官可以直接參與審判,讓審判過程透明化;更可以結合每位國民法官的生活經驗,與法官共同認定事實,做出符合人民法感情的判決結果;同時法官可以透過法律專業,避免國民法官未審先判的問題。詳全文>>

劉北元/用接納讓更生人出獄向善

對於犯錯的人,我們要選擇用什麼態度對待呢?除了接受國家的懲罰,我們要繼續不斷的譴責他的一生嗎?因為被原諒,讓他們提早獲得重生的機會,進而選擇向善。縱使不是每一位更生人都能表現的讓社會接納,但用排斥的態度對待出獄的更生人,只會將他們推回犯罪的深淵。詳全文>>

給說法/為什麼限制出境需要法律依據

限制出境是限制住居的替代手段,而限制住居又是羈押的替代手段,但限制出境所限制的可能是人民的工作權,甚至是生存權,需要法律明文限制外,也必須讓法官有法能夠依循、有法律依據能夠做出裁定。現在的司法實務,因為缺乏相關的法規,限制出境與否全靠法官個人的心證。詳全文>>

尤美女/台灣民主三十而立 轉型正義仍在努力

國家人權博物館的正式成立,代表文化上的轉型正義工作進入下一個階段。然而我們不能忘記,除了文化面向,還有更多面向等待我們一起努力,等待「法治侵害人權」的罪刑印記能被抹去,等待相關檔案的細膩開放與相關調查,能還諸真相予在風中消逝的青春與生命。詳全文>>

雷皓明/老闆可以用Line交辦工作,員工不可以用Line請假?

雇主在用Line交辦工作的時候都沒問題,但員工要用Line請假卻會出事,其實請假問題在於「你有沒有依照公司的規則來請假」。依照勞工請假規則第10條,勞工請假原則上都要於「事前」、「親自」通知,雇主並有要求「提供證明文件」的權利。詳全文>>

黃致傑/同床也共產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據統計,至2016年,有近300萬台灣人長期或經常居住於中國大陸,不論是早期的設廠、就業,或至近年來的就學和創業,在大陸的財產權益已經成為台商、台胞(尤其是台灣家屬)不可不知的法律問題了。詳全文>>

湯文章/司法民主化不是非要陪審或參審!

司法民主化是不可逆的選擇,但實現司法民主化並非一定要採取陪審或參審,與其浪費那麼多的時間、資源在做制度的選擇,倒不如花點功夫來改變職業法官的養成教育和審判環境,充實人民對法治的理解,更有助於改變目前惡劣的司法環境!詳全文>>

高宏銘/關原之戰的政治作戰哲學看《勞基法》修法之戰

從日本關原之戰看台灣近況,政府為了《勞動基準法》的修改,進退失據,看出政治手腕似有不足,搞到勞團、在野黨和台北市政府勞工局都站在對立面。若一旦修法內容向勞團主張稍稍偏移,那根本就是連工商團體都要下來戰了!或許可從德川家康是如何打關原之戰來思考。詳全文>>

劉昌坪/楊芳玲去職因大巨蛋仲裁案?別汙名化仲裁制度

台北市長柯文哲意外說出,楊芳玲去職的其中一個關鍵理由,是因為市府與遠雄大巨蛋案的仲裁結果。市長對於前局長的去留本可全權決定,但如果真的以大巨蛋案仲裁結果作為理由之一,所涉及者即已非政治人物個人,而是傷害了我國仲裁制度的公信力。詳全文>>

雷皓明/《個資法》保護 薪水是不能說的秘密

你對自己的個人資料享有掌控權,因此薪資證明、薪水明細等資料,就受到《個資法》的保護。但要提醒你得注意與先前公司的契約內容,有無約定「薪資的保密義務」,以確保原公司利益。實務上,也有判決涉及員工違反薪資的保密義務而被先前的公司提告。詳全文>>

冤案平反/鄭性澤案終局確定:話都是檢察官在講!

鄭性澤獲無罪判決後,被害人家屬具狀請求檢方上訴,台中高分檢於11月20日駁回,鄭性澤案就此無罪定讞。現在還是有許多可能的冤案沒有被注意或仍在審理中,讓我們繼續關心這些案件,讓台灣司法能夠實現公平正義!詳全文>>

雷皓明/拒酒測罰不罰?人民沒有「無端」接受酒測義務

近期一則關於民眾拒絕酒測開罰9萬法院判免賠的新聞,很多媒體亂下標,說法院判決「人民沒有接受酒測的義務」,這是大錯特錯。法院在判決與新聞稿中寫的是:人民沒有「無端」接受酒測的義務。在法院看來,不合理的酒測,人民就沒有接受的義務。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