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電影節

Reke/《非法警力》:專業的媒體及社運示範

《非法警力》(Peace Officer)這部紀錄片討論的,是美國警力濫用的情況。特別是針對在美國影視作品中常常出現,總是象徵美國警界菁英戰力的SWAT(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特種武器與戰術部隊)訓練的反思。詳全文>>

金桔粒/《狼子不回頭》 一段無奇不有的紐約市新章節

《狼子不回頭》揭開了無奇不有的紐約市新章節。所謂的「狼子」非指那些飛簷走壁的狼人吸鬼血,而是指一群住在都市叢林裡,被父親監禁在狹窄幽暗的小公寓裡長達十多年幾乎足不出戶的孩子們的代稱。詳全文>>

Jo-Jo/如果吸血鬼到日本,那混黑道也不奇怪吧?!

如果吸血鬼到日本,那混黑道也不奇怪吧?!(對吧?!)三池崇史絕對是日本影壇最多產的電影導演,也是最難捉摸創作內容會搞成什麼樣的導演。後一句話不是批評,而是一種讚美。當你完全無法料期電影接下去的發展,那代表你已經被這部電影深深的控制住了。「極道大戰爭」就是一個最佳範例。詳全文>>

Jo-Jo/《名模大間諜》的蠢與賤

世間的喜劇電影通常是建立在悲劇之上,自己的,或是別人的。而訴求刺激直覺感官的搞笑電影則是在這個悲劇上添加更多的自嘲、挖苦及歧視。換言之,任何一部喜劇電影其實就是一部用嘲弄的眼神觀看的人類悲劇;而任何一部搞笑電影,必定夾雜了對人類悲劇的挖苦及歧視。詳全文>>

Jo-Jo/《包皮男孩》的青春困擾

如果少女情懷總是詩,那少男情懷絕對總是性。這部完全精蟲充腦的電影,如果由美國人來拍,電影會叫做《美國派》。當同樣題材,甚至有同樣橋段內容,由義大利導演Duccio Chiarini來拍,不但片名改成《包皮男孩》,而且還會獲得柏林影展水晶熊獎提名。詳全文>>

Alan/《全力扣殺》熱血新題材 如《打擂台》公式重複

由郭子健、黃智亨執導的《全力扣殺》是華語電影罕見的羽球運動題材,本片很容易想起導演郭子健與鄭思捷合導的前作《打擂台》,那種濃厚的港產電影復古情調,以及從「廢柴」到「成材」的熱血勵志。詳全文>>

喬治鎊/追蹤紐西蘭式搞笑的原點:訪問詹姆斯康寧罕

2015高雄電影節特別規劃了詹姆斯康寧罕專題,選映紐西蘭短片導演詹姆斯康寧罕從開始創作以來,最具代表性的九部作品,他也在富含深度又輕鬆幽默的問答中,讓觀眾更加瞭解他的創作理念。詳全文>>

張郅忻/我們的火車是飛機:維特漢米爾《胡說小鎮》

「我們的火車是飛機」看起來是一句完全失去邏輯的句子,但在德國導演維特漢米爾(Veit Helmer)的電影《胡說小鎮》之中卻得到實踐。故事講述小鎮父母為了要讓他們居住的地方,維持「全德國最平均」的地位,並成為跨國企業新產品的試驗中心,「平均」暗示現代與進步。詳全文>>

黃以曦/《戀戀飛翔》 青春的初戀情事

文/黃以曦 少女桑格爾全心全意地懷抱著開飛機、遨翔天空的夢想,可儘管有著這樣寬闊的視野,她卻受限於懼高症,因而只能遠遠地看著一場又一場特技飛機表演,再在表演結束後靜靜離開。而或許比起懼高症,桑格爾更大的難題是內向、害羞、對世界有著疏離感、以及似乎擁有某個巨大的秘密和心事, 詳全文>>

金桔粒/《魚缸裡的生活》

多線敘事在商業電影中屢見不鮮,知名如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圖利圖的《火線交錯》(Babel),或保羅哈吉斯的《衝擊效應》(Crash)。多線敘事藉由背景迥異的角色在看似毫無關聯的事件中,衝撞出富有戲劇性發展的寓意與巧合。有別於好萊塢多線敘事電影「刻意」強調角色間的異同與頓悟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