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台灣人精神!赴星國採訪「新加坡台勞」:敢拚就有機會

很多人在批評新聞媒體的時候,都會說記者不應該有立場,但是身為新聞從業人員,我認為,只寫事實的,那叫訊息,帶著觀點跟分析的,才是有深度的新聞報導。

地震壓不垮溫心!熊本坍方磚瓦「忘不了台灣」 居民:約好一定要回家

採訪正在領取物資的大叔,一聽到我們是台灣來的媒體,便低頭跟我說:「請你們一定要跟台灣的觀眾說謝謝,謝謝你們在三一一大地震的時候捐了這麼多錢給日本。」

報導「泰國性交易不合法」被嗆 記者辛苦追議題 網友竟讚絲襪很性感

在一間小學前,一名電視新聞記者想探討學童近視的議題,把麥克風伸向一個戴著眼鏡的小女孩問:「你有近視嗎?」小女孩答:「有。」

別再說台灣沒「國際新聞」!記者24小時待命無奈:那我到底為誰忙

看大量的國際新聞、知道台灣以外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第一步,而對於國際情勢的敏感度,以及分析國際情勢的能力,則需要經過更多的邏輯與分析訓練。

記者吃一口「夏威夷披薩」秒出大事!人肉鳳梨哥超進化:穿黃衣就爆槍擊案

禁忌如潛規則,無形囚住各個領域的人們,卻沒人想到這不成文的規定,扼殺了一段戀人的愛情、一位新聞記者的愛情。

中秋遇強颱來襲!豪雨狂炸「沒人防颱堆沙包」 記者:整條街都在烤肉

半小時過後,我們到達可能是颱風重災區的地點,當我從車窗沿路看過去時,完全看傻了,因為當時「家家戶戶,都在烤肉!」

寫專欄被質疑「都在掰故事」 他無奈:保護當事人懂不懂!

某次在星小姐咖啡廳跟朋友聊天,其中一位說他都有在小檸檬追我寫的故事,沒多久他又說:「你怎麼有這麼多靈感,掰這些故事啊!」

MAX級暴風「扯爛雨衣」!記者烏來連線1秒濕透:雨滴打到爆痛

你有被「颱風強暴」過嗎?我有!在2016年跑莫蘭蒂颱風新聞的時候,當下一點都不覺得有趣。當氣象局發布莫蘭蒂形成之後,前一晚我就被安排第二天一早去「烏來老街」插點。

記者節是什麼?五大記者劇不輸《與惡》 下半年最期待《鏡子森林》

九月的第一天,也就是9月1日,是台灣的記者節。記者節的由來,是為了讚許記者為社會所作出的貢獻,以及勇敢爭取新聞自由。

衰男被「30cm長刀」當街追砍!報警遭吃案理由超瞎:長官要退休不想管

深夜的街燈下,兩台機車撞出一起糾紛,阿幹罵到一半,對方就從車廂拿出一把30公分的長刀,手起刀落朝他臉砍下去。

蟲在臉上蠕動!記者爬深山拍台灣地界碑 「膝蓋撞成紫饅頭」

我與受訪者藍波通電話,確認下周的採訪內容,因為去年一月他帶一組文史團隊,在高雄壽山「史溫侯步道」發現約莫清朝遺留至今的遺跡--「台灣關地界碑」。

孩子們死了「你有話要說嗎!」 幼兒牽手散步遭猛撞,園長被記者圍剿

明明是「受害方」,但記者們卻像抓到唯一的獵物似的,對園長提出各種尖銳提問和究責,記者對園長提出的問題像是...「隊伍是什麼狀況?老師當時人站在哪裡?」

「350度大彎道?」普悠瑪事件看出數學素養:不就所有火車都翻光

報導普悠瑪號翻覆事件時,有一家新聞台告訴觀眾,之所以出意外,其中一個原因是新馬站前有大轉彎,是350度的轉彎。大家都知道站在原地轉一圈回到原來的方向,就是轉360度…

不小心放出250隻蟋蟀!直擊家中蟋蟀大規模竄逃:希望明天老婆沒殺我

記得昨天粉粿寫的家裡有大喇牙出現嚇壞人,還差點造成誤會嗎?家裡突然出現這種蟲蟲真的蠻可怕的,像我就超怕蟑螂,看到永遠先尖叫再說(超沒用)

差一步「機翼削斷頭」!戰地記者特寫轟炸機降落 用生命跑新聞

當飛機持續往前、從她身後經過時,因為速度快、風阻強,我們可以看到Maria的頭髮被風高速吹起,再差一步,Maria的頭就有可能被機翼撞上!

NHK也愛假新聞?記者「大雪過腰」呼救 路人輕鬆走過:問號??

台灣最常見的天災,除了地震就是颱風了。以前台灣的電視新聞常常被詬病,說明明風雨根本就沒那麼大,電視台出外景的記者們,卻老是要演出一副馬上就要被吹倒、搏命演出的模樣。

半夜三點陪候選人掃街逛市場 記者心累:作夢都聞到魚腥味

灰黑夜空的凌晨三點,漁市場喧囂的海味陣陣傳出,我跟攝影踩在海水與魚血混雜的地板上,等著一位候選人來拜票。

雜智社│美聯社vs美廉社傻傻分不清?解密「靠鴿子起家」的通訊社

當我們在罵記者的時候,是不是也被腥羶色的標題吸引而去點擊然後轉發了呢。好的內容永遠存在,只是被許多灰塵掩蓋了,那些灰塵可能就是我們一起製造的。別忘了我們閱聽眾有選擇的權力呀。

「我在說話別看胸部」性感女記者受夠不友善目光 狠下心做縮奶手術

Natalia成為記者後發現,當她在採訪受訪者或是主持節目,許多人總是有意無意地盯著她的胸部看,或是在節目播出後,大肆討論她的胸部,但對於她的採訪能力和新聞內容都不認真看待,甚至招來其他女性的批評和嫉妒。

罪犯童年比你正常!記者進監獄一對一採訪後:我終於知道死刑的重要

在英國獨立電視台(ITV)一檔節目《Inside Death Row with Trevor McDonald》中,著名主持人兼記者特雷弗(Trevor McDonald)踏進美國印第安納州監獄的深處,在牢房裡面採訪幾名罪犯,與他們交談、回憶他們為什麼殺人。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