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飽自己前先餵浪浪」獸醫巧見街友小動作 感動發起街頭義診

斯圖爾特(Kwane Stewart)在開車上班的途中發現一名街友牽著一條病懨懨的狗。他停下車、揹起裝滿醫療用品的袋子,問他:「您的寵物需要我幫忙嗎?」

「媽媽不能死!」跳河少女被不明力量拉上岸 醒來痛哭:我會把你生回來

K子提起了她的同事A子,便是與她跟小李時常合作的遺體修復師。K子加班的原因也是因為多陪了A子忙到現在,而K子說了一句話,令我至今仍難以忘懷。

餓到沒力氣牽腳踏車!好心人衝去買便當幫忙 回收阿伯淚謝不忘報答

一位約莫五十上下衣衫襤褸的男子,他的腳踏車倒在路邊,腳踏車後座還有些紙箱,我看對方想把車牽起卻似乎因為載東西而牽不起來。

把對方當朋友看待!志工捏飯糰親自「拿給街友」:人沒有上下之分

從下午兩點半起,他們開始準備煮飯救濟街友,志工一個接一個地聚集到光照院來。用大鍋炊煮有志之士捐贈的二十升白米,做成每個三百克的特大飯糰。

好手好腳不工作?街友真的怕了:逃債、友捲跑存款,連打工都被騙

想問大家有想過,當你正過著舒舒服服的日子,有一群人正在街頭飽受風雨摧殘、眾人的歧視,甚至是有一餐沒一餐不得溫飽嗎?

只想有個好眠!夜晚停車場空蕩蕩 「擺放床鋪」變成街友棲身地

或許是因為失業,或許是因為酗酒、藥物濫用等等原因,讓街友無家可歸,只能在街上角落找個棲身之地。然而,澳洲慈善組織《Beddown》決定對流離失所的遊民伸出援手。

女街友清唱「詠嘆調」飆出美聲!網起底原高貴身世,落魄原因令人不捨

這位女街友名為Emily Zamourka,她並沒有做出什麼脫序行為,也沒有造成地鐵站的環境髒亂,所以站方不曾趕走她,甚至和她成為朋友。後來,站方發現...

爸爸還躺在醫院!兒子輕生房子變凶宅 清潔師嘆:不完整的家更為破碎

走進屋內,雖然現在正值中午時分,陽光卻被周圍的建物遮蔽,裡面一片陰暗,將手伸向燈光開關,卻毫無作用,再試另一個開關,也沒有任何反應,應該是被斷電了。

吸血房東不租給貧窮底層? 社工見識「租金不匯、火燒垃圾屋」後沉默了

咱家的前輩前幾年搞了一個實驗,他租了一個三房一廳一衛一廚房的家庭式給個案,由裡面個性比較丁晶(台語)的案主當收租暨管理人,就我所知,咱家前輩這實驗賠了不少錢,還不敢跟老婆講。

遊民瞧不起躺旁邊的! 社工驚訝「有人墊底才安心」是歧視的起源

當我第一次從遊民口中聽到,「睡那邊的那個,我很看不起他啦……」的時候,我有點訝異。不都是遊民嗎?遊民歧視遊民是什麼狀況?

網路充斥「用新台幣幫老人收攤」 教師嘆:台灣人有愛心、太好騙

網路上經常會出現某某老人為了糊口,在路邊賣水果或小吃,消息一出,熱心的網友便會不小心經過老人的身邊,把那些賣相不怎麼樣的物品全部買下來

愛足以改變一生!女子愛上「有前科街友」 用愛助他逆轉人生

在這種低潮時期遇見支持你的另一半,那肯定是浪漫又真誠的愛情了!

找回失蹤家人「先買冥紙」!善良青年決心助街友返家,不願自身悲劇再重演

有一晚,哥哥突然失蹤了,蔡艷球和家人找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後人是找到了,但蔡艷球的哥哥奄奄一息...

「心圓病房」讓癌末街友舒心離世 志工:他們苦了一輩子應得的

早年從事保險業,在處理保險事宜過程中,看多了生老病死、人生無常,我體會到社會中有許多需要幫助的人,所以早在一九九○年代就進入醫院擔任志工。

筆記本彈出錢!街頭魔術師專幫遊民:請大家注意到他們的存在

說到魔術,你會想到什麼呢?最老派的選項,可能就是從禮帽裡冒出鴿子了吧!現在美國則有位街頭魔術師,他用各種東西表演,最後變出來的都是錢。

買《大誌》助街友?靠廉價勞力賺同情心「還免勞健保」 助貧還是剝削

臺灣《大誌》目前為月刊形式,其運作方式是由大智文創甄選並培訓街友成為正式銷售員。新加入的銷售員可以獲得十本免費的《大誌》,之後向大智文創以一本新臺幣五十元現金購買《大誌》,再以新臺幣一百元的定價轉賣給民眾

賣光房產「為街友煮飯14年」林英美參選民代失敗 淚訴:當人好累

林英美在屏東開設一處「關懷站」,免費煮飯、煮菜,提供料多美味又健康的便當餐點給貧困的街友,她感嘆地說,家裡兩棟房子都賣掉了,家具什麼能賣也都賣了,只為了免費讓弱勢民眾吃飽、喝足。

給日本街友27萬「看他會做什麼」 用金錢考驗人性...結局卻很動容

如果有人給你一筆錢,允許一天內隨意使用,多數人應該會在還回去之前盡量花光吧,這才是我們熟悉的人性。日本Youtuber 拉斐爾(ラファエル Raphael)隨機給了街邊一名流浪漢100萬日元(約台幣274,397元),讓他盡量使用,一天結束後若有剩餘再還給他們。

體面正職還是付不起房租!窮到只能露宿街頭...倫敦收容所也爆滿

在台灣,「房價」一直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有人拿房產當投資工具大發利市,對多數真正需要房子的人來說,卻只能望屋興嘆,發現自己一輩子買不起房。但在英國倫敦,情況卻更可怕。別說買房了,一個有正當工作的人,甚至連房租都交不出來。

暖男理髮師為街友「義剪」,一毛錢不收最後賺到一間店

一名男子瓊斯(Brennon Jones)遊蕩在美國費城街頭,擺上一個簡易的招牌,帶着幾把工具,以及兩三張凳子,就這樣在路邊開起理髮店。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