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14天→10天「硬拗變相加薪」資深師批國旅卡:政府欺負軍公教

大家花個幾秒鐘google一下,就可以了解這張卡是用公務人員的14天不休假加班費來補助國內觀光產業的加班費卡。(被限制用途的加班費)

成績差「不准上體育課」!國文老師剝奪上課權,逼學生午休罰站背書

體育課、社團、音樂、美術,這些非主流科目的課堂上,他們班的學生永遠不能全班到齊上課,只因為這些學生成績未達標準,就被剝奪上課權。

曾是中學老師!連恩尼遜遭學生「持刀威脅」:自衛就被解雇了

我們都知道連恩尼遜是個大好人,即便曾是拳擊手,即便外型高大壯碩,他私底下仍是個平凡的愛家男,在妻子死後就默默照顧兩個兒子長大成人。

學校不是只教課本!學習「社會化」才能提早接軌:就像地球轉動一樣自然

在我的班級裡,「進化」根本就是苦難的代名詞,也就是從那天起,他們好整以暇地準備看戲,甚至還開了賭盤,猜猜看教室裡,何時會傳來游老師的吼聲。

怕孩子被貼標籤「拒絕接受特殊教育」 輔導老師嘆:先貼標籤的是父母

那天放學後,有個新生在公車上失控,情緒激動的他,與司機發生衝突;隔天我們請來孩子的父親,但家長到校後,卻信誓旦旦,強調孩子絕對與常人無誤。

教師節不快樂!現役師無奈吐苦水:年改把我們醜化成死要錢

年金改革過程中,軍公教被有心人士醜化,退休年齡延後、退休金縮水,原本說好的退休條件說變就變,時光不能倒流。

剛開學就轉學!談到「無緣生」高中師感性回應:請帶著我的祝福離去

新學年剛開始,再度帶高一新生。但可惜,並非每個新生,老師都有足夠的時間去認識。剛開學兩天,就有新生家長來幫孩子辦退,選擇離開這所學校。

官員爽過新課綱!學校真實慘狀「正式教師缺不補」 代課卻成免洗筷

正式缺要開819個缺,但卻只開225個,導致正式教師不足多達594人。全市190間國小共需8136名教師,代理老師高達1657名,等同10個老師就有2個是代理缺。

心繫村裡的孩子!女老師「赤腳爬斷路」堅持上課 短裙沾滿汙泥不在乎

幾位女老師沒有因為道路崩塌就不去上課,她們心繫村裡的學生們,擔心他們這幾天有不會寫的考題、作業需要人教...

高中屁孩「炫耀抓蛇活剝皮」!放話圍毆老師 上陣卻龜縮:不是我講的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你要是帶著這種瞇瞇還歪一邊的眼神,走到街上去,路邊那些比你還屁的小屁孩,就會問你看屁,然後打你一巴掌。

家長抗議「板中男裙活動」同性戀變多!教師澄清:目的在體會女生不便

服儀規定不再是老師說了算,服儀解禁之後,學生要好好珍惜服儀的民主自由與多元,不要把方便當隨便。

國中小服儀大解禁 教育部明令不得因穿著懲處學生 資深師:多此一舉

聽到「解禁」兩個字,不免令人聯想到解禁前的服儀有著多麼大的桎梏跟不合理的要求,讓我們先來比較現行國中端的服儀規定和早期的服儀規定有哪些異同。

巧用「古代名將武器」教木工科背歷史! 老師桌後多了一排刀劍戟

這兩年來,我的座位後面,多了一些製作精良、造型別緻,堪稱藝術佳作的的木工作品,有大刀、板斧、狼牙棒、苦無等等,最後一次新增的,是一柄縮小版的方天畫戟。

俄國「學校+老師」巨雷!開學2個月才入學算早 老師不是遲到就是消失

首先,在確定入學之後,學校必須要寄送邀請函給我們辦簽證,酸奶從八月就在一直等邀請函,於是過了八月、九月、十月……X的?我的邀請函呢?

住進老旅館好毛! 女學生「尖叫比鬼凶」 帶隊老師呵欠:嚇自己不煩?

女學生們哭著就來求救,說是那種嵌在牆上,舊式飯店用吹風機,居然自己「吹」了起來,把大家全都嚇壞,跟著各種繪聲繪影的說法就來了。

瞎妹沒有極限!閨蜜失戀當天陪喝酒 白目招「我也是妳男友乾妹」

走跳過青春歲月的每個人都知道:小兒小女的「乾哥」與「乾妹」,通常都代表著某一程度的曖昧,而且出亂子的機率,遠比刮刮樂出現的「銘謝惠顧」的頻率還高出許多。

申請入學「壓縮指考名額」!考得好也沒學校唸 資深師批:該多聽學生的意見

今年大學學測科目成績採計最多四科,導致熱門科系進入二階的人數爆表,指考名額更被挪用到個人申請,只能填6個志願的個人申請,高分落榜的考生比比皆是,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只能在最後一關的指考置之死地而後生,放手一搏。

臉埋進老師懷裡!空靈女教師「愛的抱抱」感化學生 網高效率搜出本尊

Nattaya的外型相當亮麗,精緻清秀的五官更顯氣質。很快地,網友們就搜出她本人的臉書和IG。不少網友都說,「我當年的老師完全不是這樣的!」「好羨慕班上的孩子。」

小三妹在校霸凌同學回家裝乖 「兩本聯絡簿」騙過爸媽…犯罪頭腦連導師都惡寒

當時小飄的爸爸先在辦公室門口,態度很兇的說要找我。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吼出來,我慣性的抬頭,看到一位被工地太陽烤到黝黑的中年男子,抓著小飄在辦公室嚷嚷。

天使臉蘿莉「搶同學手機丟馬桶」!導師寫聯絡簿告狀 家長竟已讀不回

呂莎飄是一個長得很可愛的學生,饅頭白的皮膚配上兩顆水亮的大眼睛,像從「童裝雜誌封面」走出來的小妹妹,而她身邊有兩位好姊妹,三個人常膩在一起。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