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掉胎兒泡馬桶!狠母使喚小學兒「裝罐塞冰箱」:等我身體好再說

C的姊妹有個家暴前夫,離婚了還跟家暴前夫住在一起繼續被打就算,連床也滾,但是都沒在管避孕,有小孩就弄掉。

老闆娘狂借錢「拖到離職都沒還清」!員工白眼:喊告後隔天就還了

因為看似不錯的開始,讓Lulu對於新工作充滿了信心,但隨著時間過去,當初沒看到的問題一個一個冒出來。

大陸貧富差距大!窮人生病「連政府都不理」 連早療機構也向錢看

雖然對岸是個錢多多的國家,但貧富差距大,社會福利機制差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即便他們富人錢多到可以到世界各處炒房,但窮人卻窮到需要世界性的大社福機構進駐幫忙改善生活。

第一志願落榜父譏「太丟臉」、同學霸凌!資優生就醫才知自己是過動兒

現在的資優教育,可能是因為不想要資優生覺得自己太特別,所以資優生跟一般生是在同一個班級上課,但會為資優生規劃課程,把資優生從各班聚集來上課。

台灣人劣根性!弱勢團體進駐大樓遭抗議 居民:誰家都可,我家旁不行

喜憨兒福利基金會的小作所要進駐「奧斯町公寓大厦」,卻遭居民拒絕抗議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其實臺灣人的潛意識中存在著的觀念是,誰家旁邊都可以,只要不住在我家旁邊就好。

遭性騷擾兒童卻毫無概念 傻聽大哥哥吆喝:去巷子裡,把褲子脫了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內容有一小段對我而言是作者被性騷擾的描述,然後突然想起來,前陣子和同事聊天的時候發現,大家幼時也幾乎都有被性騷的經驗

心智障礙者被催婚!暖同事站出來救援:從婚前到婚後,我們都願意陪她

前陣子同事小君跟我們說,她交男朋友了。聽到這個消息雖然大家表面上祝賀她,但私下都對那位男孩子有個疑問──他知道小君的狀況嗎?

肢障女被婆家嫌到臭! 生下金孫後態度「反轉捧上天」送房搶著抱娃

剛好空窗的他,對一位女性教友有好感,兩人也順利發展成男女朋友。這段很順的關係到了父母見到阿金弟女友後開始起了波折,原因是他女友有先天性肢體障礙…

政府稽查前「統計資料改手Key」 員工被操到憂鬱症 鬼主管:誰沒病?

因為總公司下了指示,要下面的人做出稽查時「可以看」的資料。由於這是多出來的工作,小知這些第一線的行政工作人員每個人都加班加到天昏地暗

害女同事染性病墮胎!渣男幸福組家庭狂曬女兒 背地拿「私密檔案」逼她離職

阿孟是個自視甚高的人,對於別人總是多有批評,但因為人活潑,很快打入公司的核心小組,然後隔沒多久,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發現小默煞到阿孟了,只要在阿孟旁邊,小默就會一臉嬌羞

DJ老公辦派對慘賠3千萬! 妻抓狂逼離婚:跟你沒過幾天好日子

他試著帶S一起去做了婚姻諮詢,可是絲毫改不了離意甚堅的S的心,他們婚姻的最後一年,S開始採取激烈的手段,目的是要離婚。

老公勇追DJ夢 妻「擔心夜店太多妹」想離婚:他一定會外遇

前陣子,電視螢幕上關於藝人外遇的新聞吵得沸沸揚揚,所有的心理專家、兩性專家都在分析這件事情,但婚姻其實是兩個當事人的事情,外人的我們到底能了解別人的婚姻多少呢?

遺憾!腦性麻痺生上大學「起步燦爛人生」 思覺失調症卻在後頭等著她

那天聽到一位教保老師分享了一件遺憾的事情,聽完了之後在場的氣氛真的很沉重,也為了故事中的孩子覺得惋惜。

自閉兒「只敢吃白飯」見炒麵就崩潰 老師用妙招耐心引導

小左是個自閉症合併智能障礙的孩子,他的自閉特質非常強,從跟他一起走路就可以發現──遇到得要上下階梯或是坡度的路,他一定會先左邊跨一步再右邊跨一步之後才願意繼續走。

父母必須放手!重度肢障兒被送到「全日照護機構」 堅強媽:我總有天會老

前些日子和一位剛認識的長輩小聊了一下。我好奇的是,常見到長輩時不時掏出手機,聯絡工作的事情,但看他的年紀,應該是退休享清福的時候,怎麼還會這麼忙呢?

「老媽無腦催生」媽寶男奉子成婚又外遇 幼女慘成夾心餅乾

「然後過年的時候我跟把拔拿紅包,阿姨說把拔付了我的學費還有很多其他的錢,我還好意思拿紅包喔。」這句話聽得我隱隱生火。

國際大獎拿N座「卻無處發光」?琺瑯藝術家吳竟銍無奈:沒人要捧台籍人才

我發覺吳老師挑了一條不太好走的藝術路,但我想每個藝術家對於他們想要做什麼都有堅持,只是覺得可惜這樣一個出色的藝術家得窩在個小地方,教一群不怎麼樣的學生。

為了賺錢進修!她面試苦等1hr 面試官進門酸:26歲還做低層

那天我穿著正式服裝,戰戰兢兢的準時到了那間公司,出了電梯先跟櫃台小姐說明我的來意。櫃台小姐安排我進一間辦公室等待,這一坐,就是半個鐘頭。

黑心婚顧夠坑! 誆「租」地毯給企業千金...灌水價能直接買下

當時在臺灣,婚顧是個相當新穎的產業,因為婚顧經手的細節很多,所以收費也不便宜,那時能聘僱婚顧公司幫忙進行婚禮細節的新人,通常都是出身不凡。

老公每天只給200!「偽單親媽」獨自照顧遲緩兒 找到工作才敢離婚

我的孩子從小就容易哭鬧,是公認不好帶的孩子。一開始我以為他就是比較敏感,但隨著他越長越大,我開始覺得問題沒有那麼簡單。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