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場邊「把小球員2拳揍倒地」!足協火速開除 網反挺:現在小孩太草莓

美國一名教練對小球員爆氣的狂K兩拳。結果不僅被逐出美國青少年足球組織(AYF),還丟了飯碗!

搶2萬4慶生買酒!冷血男「鐵鎚狂尻女行員頭」 警也怒了:加重量刑

以前凱特曾經在便利商店打工過,店長告訴我們,如果有小偷想搶劫不要跟他鬥,直接全部讓他拿完再報警,因為錢不會比命重要,但這個小偷要錢還不留人活口,手段殘忍到讓人好生氣!

六旬老母被朋友睡了!男聽到孝親房傳出叫床聲 崩潰痛毆不顧友情

壓垮Luke理智的是,Richard和母親的某次性行為,是發生在房間裡,他之所以很生氣,是因為他覺得母親的行為已經背叛了逝去的父親...

無冤無仇卻被一拳打倒 12歲街舞男孩腦震盪 肇事者坐車秒閃人

「Black Lives Matter」人權運動正夯,黑人的命也是命,難道白人的命不是命嗎?

「抓扯老人的頭」練拳擊!安養院男護師趁無人施暴 還自拍錄下惡行留存

虛弱且重病的老人毫無招架之力,也無法抵抗,只能痛苦地隱忍、哀號著,影片中更錄到…當老人流血不止時,該名男護師面不改色,僅是用潔白的被單隨便擦一擦...

「如果沒報警就好了」收到假鈔的店長自責害死黑人:我阻止警察卻被推開

「警察根本不知道如何『和平的』處理社區裡的糾紛。」Mahmoud Abumayyaleh認為,當初他們報警,只是希望警方抵達時,能查清楚那張鈔票是不是假的...

被打到流鼻血!20歲女遭「45歲男友痛毆」 只因疫情期間去朋友家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全球,為避免群聚感染,都希望大家能盡量不要外出。但日本有名女子因為在疫情期間,跑到朋友家玩,沒想到回到男友家,卻因此被男友狠狠揍了一頓。

「媽媽殺了家暴爸」孩子該開心還難過? 《那一夜》剖開人倫悲劇的傷疤

電影《那一夜》以一個家庭的家暴為背景,透過許多深刻的家人間互動,加上犀利的觀點與剖析人性的對談,整體懸疑與驚悚程度不輸《嫌疑犯X的獻身》。

不滿看診過號 中年男竟「掌摑護理師」:過一號會怎樣!

那時候以息事寧人的態度來處理這件事情!就讓這位先生表示道歉後,也建議跟診人員表示事情就到此為止,不要再擴大…回想起來,為什麼台灣的醫療暴力層出不窮也是醫院態度所造成的結果!

霸凌同學「連人家爸媽一起打」!囂張屁孩:打死你們一家三口

一想到自己的女兒總是用長袖衣服遮掩、被施暴同儕威脅不能說…等情形,Maria和先生Eder實在再也忍不下去,夫妻倆帶著女兒到學校去...

警盤問是不是處女!女記者遭高層性侵纏訟4年判賠 卻遭諷:乾脆保護癡漢人權

除非是經過相當程度的心理訓練和本身人格特質就足夠冷靜的人,事發的當下(甚至到好幾天後),會呈現呆若木雞的狀態,特別是在對方採取物理上強制或是持有武器等造成心理壓力的情況下。

「一根熱狗」逼死2歲男童 失職媽媽硬塞不吞 同居男友猛拳連捶

警方接到通報後迅速趕到現場,只見臉部滿是傷痕的Tony已奄奄一息、倒臥在地板上。警方趕緊將Tony送往當地醫院,情況危急。

要感恩我控制你!解析恐怖情人「貶低再抓牢」手段 擺脫不掉跟軟弱沒關係

有些人會發出這樣的疑問,因為他們心想,腳長在我身上,可以跑、可以報警,甚至可以「以牙還牙」打回去,做了這麼多,總該讓恐怖情人得到教訓,結束這一切了吧?

恐怖情人不分男女「從耍任性試探底線」 施暴、自殘為控制對方愧疚感

講到恐怖情人,大部分人腦中浮現的第一印象,都是一個施行肢體暴力的控制狂男性。這的確是恐怖情人最普遍的樣貌,但恐怖情人之中,當然也有女性。

搬家、辭職還被死纏! 噁男不惜誣告女神:她出庭就能堵到人

有時候,受害者根本只跟對方說過一次話,甚至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呢。這種人說穿了,只是被自己醜陋的控制慾蒙蔽了雙眼,毫無同理心地認為全世界都該滿足自己的巨嬰罷了。

吵輸老公「亂棍打女兒」出氣!家暴影片外流 網怒:狗男女別生小孩

女子的力道之大,從她大幅度的肢體動作就可以感受的到,孩子們被打的尖叫、哀號、求饒,卻也沒其他地方可以躲...

川普「遊戲催生犯罪」被網嗆爆 任天堂雷吉:只美國有大量槍擊案

8月3日美國發生槍擊掃射命案,導致22人死亡、24人受傷。川普就在白宮記者譴責:「我們必須停止在社會中鼓吹暴力文化,尤其是那些令人沉迷的電玩,

不滿男友偷瞄美女!剽悍女「高舉筆電砸他後腦勺」 當眾怒罵不停

女方起身後,轉頭威脅男友,「你要是不跟我來,就永遠別想再看見我!」男友再也忍不住回嗆,「你這是在羞辱我!」沒想到女方聽到這句話更火了!

好心女孩「打包帥流浪漢回家」! 以為撿到愛情卻慘遭囚禁虐打

於是Lee就在Browne的主動邀請下,住進她家,起初,Lee個性相當溫和、害羞,熱心的Browne不僅主動幫他買齊新衣服,也讓他三餐吃飽、睡好。

被男同學踹「怕父母難過不敢講」!少女把霸凌遭遇寫成詩,勇奪文學獎

這件事全班都知道,但沒有人替我跟老師講,也沒有人敢出來指責那個男生,而當時正在跟他交往的這個大姊頭,也不出來阻止他。而我則怕父母親難過,回家後就什麼都沒說...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