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床單太無聊!高中屁孩「每晚飄學校頂樓扮鬼」嚇壞全校

她黑色的頭髮散落在肩膀上,隨著風,站在教學樓的邊緣,好像就要往下跳一般。老李學校的靈異事件很多,我也不敢多問,當下就覺得肯定是遇到了東西。

「到底誰在喊名字?」護理師探頭突然就地震 燈管鋼條全砸下來

「妳們誰叫我?」兩個同事轉頭看著小如,面面相覷著。醫院裡總是會有些傳聞,所以很多事情彼此尊重就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有時候是最好的方法。

軍中撞鬼!阿兵哥半夜聊天開玩笑 意外引來「學長」湊一腳

當兵沒看過鬼也聽過鬼故事,今天的兩個故事是我同學他在屏東龍X營區(X泉營區)當兵時,同梯的親身遭遇。

載學妹上西子灣後山嘿嘿嘿! 白衣女鬼「迎面飛撲」打消色學長淫念

騎著騎著,學長透過遠光燈發現遠方右側的樹林山上,怎麼有一個白白的東西,便叫學妹往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東西緩慢、輕盈的從山上下來……

全台最大鬼屋!《杏林醫院》即將搬上大螢幕 太平間打卡遇鬼來電

倒閉的醫院成了廢墟,變成不少人半夜試膽的場所,走到醫院的地下室,也就是太平間,傳聞這裡因為經常堆放死亡病患的屍體,因此造成鬼魂聚積在此處久久不散。

夭壽朋友想撞鬼!狂盧渡假村櫃台要「鬧鬼那間」 半夜耳邊傳來嘻笑聲

自從高中第一次遇鬼後,我就彷彿開啟了遇鬼雷達,到哪都能感覺到好兄弟的存在,有一次我推辭不掉好友的邀請,於是就硬著頭皮跟著前往,參加了人生第一次的鬼屋探險。

睡夢中被女鬼抓腳 竟是阿祖「亂撿紅包袋」害的 冥婚卻沒入神主牌

就在要將阿嬤名字寫入祖先牌位裡的前天晚上,睡夢中我發現自己,竟然身處在水裡,但不是海水,是水池的水,水很平靜無波動,也很清澈,水面上還浮著蓮花!

睡宿舍「獰笑白衣女子」入夢逼近!女公關醒來嚇到:室友也邪笑盯著我

夢中的我原本在一個不知名的電子遊樂場玩得正開心,玩一玩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往右手邊的一條有些昏暗的走道看去不看還好,一看有個披頭散髮的白衣女子就快速往我飛過來,長什麼樣子我已記不清,只知道她似乎笑得非常猙獰。

在旅館洗到一半...啪! 「鬼關燈的那隻手」入夢才看清是旗袍女

場景一直轉換著,都是些你儂我儂的場景,後來……場景突然轉換,女子被脫去了衣服,縮瑟在床邊,淚眼婆娑看著我,身旁圍繞著許多男子,眼神充滿著怨恨。

「換你當鬼了…」女學生上廁所抬頭看見「祂」 索命聲音像找替死鬼

大家是否有過,在空無一人的空間裡,卻有一種被凝視的感覺呢?尤其是在漆黑一片放眼望去,看不到終點在哪裡的學校長廊……

一人吃飯坐雙人桌!闆娘兒子盯空位說「叔叔手流血」 隔週生病被隔離

今天上班的地點幾乎每週都報到,所以跟店內的人也都挺熟,包含老闆娘念幼稚園的兒子。雖然我很不會跟小孩互動,但講點瞎掰的故事,隨便聊天還是可以。

溫泉旅館拉開窗「墓碑插整片」 小情侶抖著睡...果然閉眼就被壓

當我翻開窗簾外的景象,竟然是夜總會。但我很確定的是,入住後我與男友還特地出去外面逛逛走走,然後去附近的超商買泡麵回房間吃。

陰陽眼在醫院工作! 撞見「長髮妹子」守在病房 同事居然不信邪

我跟同事七嘴八舌的說:「未免太可怕了吧!還好我們下班天亮了,不然真的會嚇死!」「你未免太大膽了,還敢回頭看,要我就油門催到底,趕快回家。」

業務員幫推輪椅!送駝背伯到「905號房」 護士:那間沒住人

她是一個護士,之前因為一個理賠案子常來這裡之後,無意間跟她多聊了幾句,發現她還沒買保險,所以我就想說多跑幾趟,說不定有機會做她的單。

「跟我上班你也會看到」 小妹愣指隔壁車 攝影師回頭...馬上出事

奇怪的是她對工作內容沒有什麼疑問,反倒是問我一個問題:「我的體質很敏感,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也許會遇到看到一些「東西」,你可以嗎?」

深山受訓凌晨3點「空浴室水聲不斷」!業務拉開門毛炸:地上是乾的

日光燈管不斷閃爍,有點歲月痕跡的農場不常有人露營,農場主人特地開放全天熱水供應。但我拿著臉盆與盥洗用具,兩條腿像被結冰一樣完全無法動彈。

目睹心儀女孩自殺「斷頭滾腳邊」!男大生騎車被「釣魚線割喉」摔車

大東原本不是我的客戶,幾個月前因為某位業務員不做了,主管說年輕人之間比較好講話,就把他安排給我。

「焦黑人形」狂拍玻璃呼救!屏東老KTV夜傳拍牆聲 仔細一看…半個人都沒

補習班下課後,最喜歡跟好朋友騎腳踏車閒晃,再一路騎回家。那時候路還沒有打通,所以馬路都是小小、窄窄的,騎回家的路上,會經過一個我們稱為「貓洞」的地方。

卡陰鐵板燒! 黑影阿伯低吼「為什麼不給吃」下秒伸舌舔遍鐵板

大家在吃著美食時,我卻十分不安,眼角一直掃到店內角落,有個黑色的影子,直挺挺的站在那邊看著我們吃飯……

打靶路途也不安寧!聽見一群女生「淒厲哭聲」 弟兄:那是廢棄廁所

相信當過兵的弟兄,多少聽過軍中的靈異傳說,甚至有不少人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真實撞鬼經歷。關於靈異鬼神這類,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