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紅衣女鬼出沒!舌頭拉長2尺 女童中邪「雙手自掐脖」險窒息

►上篇這裡走◄

看著眼前弔詭而又嚇人的樣子,阿慧暫無他法,只能暫時跟著小琳。而小琳似乎失去意識般,像個失去靈魂的空殼,就這樣一步一步走進小公園裡。阿慧雖然跟著小琳,但依然感覺到身後那道邪異、戲謔的眼神沒有移開視線。

忽然,阿慧發現小琳口中的喃喃自語停了下來,她走到鞦韆前,撿起一份遺落的報紙,但小琳攤開報紙後,雙手幾乎完全張開,向前垂放,眼神依然空洞的盯著前方,完全沒有要看報紙一眼,接著還是那些話。

「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應該死,今天幾月幾日,某某某必須死,明天幾月幾號,某某也要死。」

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小琳口中所念出的這些名字,有些壓根不認識,而有些卻是社會名人。看著空洞的小琳,阿慧暫時沒有感受到身後那壓迫的眼神。

阿慧也壯起膽子,用手在小琳面前揮一揮,幸好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但唸著唸著,小琳就這樣拿著報紙轉向一旁的四人搖椅。阿慧跟著轉頭,不看還好,一轉頭就看到另一個紅衣紅鞋的長髮女子站在搖椅上向她們招手!

阿慧急忙拽住小琳不讓她向前,可是平常瘦弱的小琳,阿慧卻怎麼也拽不住。搖椅上的紅髮女子從原本的面無表情,一瞬間,雙眼漆黑如墨且上吊直至髮際,嘴巴沒有變大、舌頭卻直落二尺。

瞬間猙獰的變化讓阿慧來不及做任何反應,被嚇到愣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小琳毫無任何自主能力的向前走去,阿慧喊不出任何聲音,好不容易從嘶啞的喉嚨擠出一點聲音時,沒來得及叫出任何字眼,那道邪惡又戲謔的眼神彷若有如實質般穿過她。但這次不像在公園前所感知到的一雙目光,而是像無數把長槍穿過身體,從四面穿視而來。

阿慧瞬間將差點噴出去的喊叫硬生生地吞回去,她偷偷地環顧四周,那些褪色受損嚴重的個種動物雕像,此時彷彿都是血色身影的分身,每個在白天木然呆滯的雕像,此時看起來卻是那麼的邪氣逼人。

阿慧只看著小琳走上搖椅,原本只是喃喃自語、眼神不對、身體不協調的她,走上搖椅後變得劇烈而失控,小琳依舊面無表情眼神空洞喃喃自語,身體卻開始表演起各種自殺及他殺的場景,顯得絕望而不協調。

最後,小琳用雙手死死纏住自己的頸部,那力道跟凶狠程度,讓人毫不懷疑,小琳隨時隨地就會把自己脖子扭斷。眼看著小琳隨時會喪命於此,阿慧終於鼓起勇氣,三步併作兩步上前,拽著小琳的手就往公園另外一個出口跑。小琳雖然掙扎,卻沒有做出任何攻擊人的手段。

雖然跑出小公園也不過就10多秒的時間,連拉帶拖著小琳,明明沒幾公尺的距離,對於幼小的阿慧來說,卻感覺到體力瘋狂的流失,與此同時,距離出口越近,阿慧眼前的世界就越來越模糊,還「親眼」見到血色身影化作尖銳的「笑聲」,劃破她的皮膚直接帶走她的「生命跟五感」。

但這一切就在跨出公園護欄的一瞬間,正常了。彷彿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是騙人的,虛幻的。而小琳剛好經過的位於轉角教會招牌的死角,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巧合。反正一拐進這個轉角,剛才發生的事似乎猶如夢幻泡影,恍若隔世,甚至連時間感都停留在她們進公園前。阿慧也趁機打電話給阿榮,我們就是此時接到電話。

「阿慧,我們不是要去公園逛逛嗎,怎麼還待在這裡?妳看現在都已經這麼晚了,我們剛剛到底在幹嘛啊,怎麼搞了那麼久都還沒進去啊?快點快點,再慢就來不及了。」小琳說著,就一邊把阿慧往小公園拉。這不拉不要緊,阿慧頓時三魂七魄都差點離家出走。

阿慧連忙將手抽回,一邊嚴肅地盯著小琳,但是看來看去,卻始終沒發現原本纏繞在小琳身上那道讓她恐懼難受的氣息。

「小琳,剛剛的事情妳完全都不記得嗎?」阿慧鬼使神差的忽然丟出這一句。

「剛剛?剛剛有發生什麼嗎?」小琳神清氣爽到讓人完全感覺不出來剛被附身的就是她。然而這讓阿慧動搖了,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產生幻覺,也不知道是出於何種心態,阿慧決定讓小琳做個實驗。

「小琳,妳看我的手。這是數字幾?」阿慧邊說,一邊比出數字6。

「這是6啊。怎麼了?我又不是白痴,怎麼可能不知道。」小琳有點好氣又好笑地回答。

「好啊,這可是妳說的,等下最好也這樣回答我。」

阿慧得到小琳肯定的答覆,加上小孩子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阿慧也沒多說甚麼,就拉著小琳轉回進來公園時所經過的轉角。果不其然,當小琳再次踏上那道街口時……

「幾月幾號,某某某應該死,幾月幾號,某某某要死……」同樣闡述死亡字眼的喃喃自語又開始了,自然而然,阿慧不論再怎麼比出數字6,都無濟於事,但這次阿慧也學乖了,眼看小琳的眼睛即將被血絲佈滿之時,阿慧出手用力一拽,就將即將再次入魔的小琳給拽了回來。

眼見被拽回來的小琳完全喪失了關於剛才的片段記憶,阿慧的玩性大發,好似找到了新奇的玩具,不斷的將小琳推出去再拽回來。但阿慧沒注意到的是,小琳每次被推出去,眼睛佈滿血絲的速度就更快一分。

幾次推拉後,阿慧再次將小琳推出去,這次卻怎樣都無法將小琳再次拽回,阿慧定睛一看,血絲已經佈滿眼睛,甚至小琳這次更快的向前邁進,頓時覺得自己玩過頭的阿慧在無盡的絕望與後悔下,大膽地站到小琳面前不斷地比著數字六,試圖將小琳拉回神智。

但這次,小琳數次被阿慧擋住去路,乾脆一個伸手就將阿慧給推倒路邊,死死的看了阿慧一眼,就繼續面無表情地向前邁進。

「小琳、小琳,妳不要過去啦,小琳……」阿慧無助地跟著被操控的小琳再次踏回公園,這座立於市區邊疆,夜半時分,鬼氣森然的陰森地方。

然而與前次不同的是,小琳的動作不像上次遲緩,反而顯得決絕狠戾,在鞦韆前駐足暫停了一下後,隨即轉身面向四人搖椅。長髮紅衣女鬼也同時現身在,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此女鬼的嘴角帶有一絲明顯的,陰謀得逞的笑意。

阿慧看到女鬼如此不懷好意的笑容,更加用力地想將小琳給拽回來,然而這次不盡無論如何用力都拽不回,反而還被小琳甩到路邊。接著,小琳逕自走上四人搖椅。

又喃喃幾次死亡聲明後,小琳就開始了她的花式死亡表演。

阿慧震驚又絕望的看著小琳一次比一次用力的表演﹐中間甚至雙眼幾乎突出眼眶,面對如此可怖的景象,小阿慧被嚇傻在原地,只能眼睜睜地跌坐在地上看著小琳一步一步地將自己送入死亡深淵。

無助的阿慧伸出雙手,眼見小琳就要把自己的脖子給擰斷之時,一雙強而有力又孰悉的雙手從肋下穿過將她抱了起來,搖椅上也衝上一道人影。

「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小公園這佈滿血影妖魅的環境中,一道白衣黑褲的男性身影顯得如此突兀。

「還愣著咧,跑啊!懷疑啊?」我架著小琳的身體,小琳剛剛還用力得好像要把自己玩死的猙獰,在我一碰到她的瞬間,好似全身脫力般的失去意識癱軟下來,那重量一攤,壓得老玄一個踉蹌。好險小琳只是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女生,重也重不到哪去。

阿榮扶著阿慧跑出公園,我則是一個新娘抱將小琳抱起衝出小公園,隨之口中誦唸經文也瞬間改為「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金光神咒的護佑下,我領跑在前,阿榮跟阿慧緊跟在後,很快的,我們跑出了小公園。

小琳一出公園就醒了過來。

「你是誰!你抱著我幹嗎?哥哥,你怎麼也來了。」我說我是路過,有人會相信嗎?

「小、小琳,妳聽我說……老玄抱你是有原因的。」阿慧看著差點要爆氣的小琳,趕緊將前因後果說出來,包括小琳中邪差點把自己玩死,但小琳始終不相信。

在解釋無果的情況下,阿慧只好使出最終手段,她問小琳:「我們剛剛出來的時候不是有問妳說這是數字幾嗎?」

「我記得,是數字六啊。」小琳對於這件事到記得很清楚。

「但是妳記得,我後來有再問過妳任何一次嗎?」阿慧認真的問。

「對啊,為什麼沒有問我?」小琳也開始對此感到一絲疑惑。阿慧雖然又羞又難以啟齒,但為了解釋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好將自己把她推出去又拉回來的事情給講了一次。

聽完這插曲事件,我、阿榮跟小琳都愣住了。阿慧膽子大過了頭,都已經是如此情況,竟然還有膽量去挑釁那隻連高中時的我都驚懼不已的餓鬼。原本女鬼或許只是想戲耍一下她們,能帶則帶走小琳,就算不能帶走,這一通戲耍也能耗掉小琳大半精氣神,進而導致其運勢不佳。

但阿慧的挑釁讓祂決心要弄死她,幸而教會上的十字架似乎限制了祂,讓那隻惡鬼只能被鎖在十字架上,目光所及之處才是能力所及之範圍,避開十字架的範圍,似乎就再不能及。

念想至此,我只能將隨身玉像給小琳戴上,口誦天罡神咒:「北斗九辰,中天大神,上朝金闕,下覆崑崙。調理綱紀,統治乾坤。大魁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

但是當一接觸到十字架的範圍,小琳又開始掙扎。我讓阿榮架著小琳,口唸咒,手結印,甚至大喊:「老大救命啊啊,這波扛不住被拖回去,我也無能為力了。」

只見掛在小琳身上的玉像隱隱發出藍光,頓時周圍的壓力輕了許多。當然,我也不是傻到老大幫忙就掉頭回去跟祂拼命,畢竟,玉像能發揮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在老大的護佑下,小琳也停下掙扎、眼神開始恢復神智,卻顯得十分痛苦。還是玄天老大一路護著我們四人離開小公園及教會能看到的範圍,直至小琳家樓下。

由於我暫時沒有能力可以去驅趕那隻惡鬼,能做的也只有給小琳淨身去晦氣,為免萬一,我將神像暫時留給小琳,隨後又轉身教訓阿慧。神鬼之事本就該敬而遠之,不論有神無神論者,對於無法解釋的事情,遠離而不去隨意犯忌是基本禮貌,就好似你到別人國家,應當遵循當地風土民情,即便不懂,保持禮貌跟尊重是基本,而不是一直去觸犯當地習俗,遇到個性比較差的,被人找碴更是大有可能。

回去的路上,看著靈門已開,卻因為本身性格做出與一般人截然不同的選擇的阿慧,在我思考要不要教她一些東西、還是引薦給其他前輩時,老大的聲音陡然在我心中響起。

「此女自有緣法,莫多管閒事。」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抱歉最近斯事有點多,耽擱到公事,且決定於近期搬家,之後找地點不會再讓大家如此困難,只是搬家、受傷、處理眾多於公於私的官司問題讓老玄疲於奔命,我依然會為大家服務,只是如果有怠慢還請見諒。

關鍵字: 驚悚命玄恐怖靈異鬧鬼公園紅衣女鬼her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這就是宇宙的味道! 太空香水募資破千萬 NASA釋出「真.宇宙味」

這就是宇宙的味道! 太空香水募資破千萬 NASA釋出「真.宇宙味」

大家平常有噴香水的習慣嗎?除了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香氛品牌之外,募資平台Kickstarter最近居然出現一個香水專案「Eau de Space」,號稱是一款擁有太空及宇宙氣味的香水!

水族八點檔「企鵝世家」 父子BL戀上小惡魔 館方:比人類還精彩

水族八點檔「企鵝世家」 父子BL戀上小惡魔 館方:比人類還精彩

你以為人際關係是最複雜的嗎?企鵝之間的關係也不遑多讓,日本有兩間超人氣水族館放上「企鵝關係圖」,裡頭驚見「BL、、三角戀、亂倫」,堪稱肥皂劇!

0709好星運開關│天蠍開好運,為金牛打打氣

0709好星運開關│天蠍開好運,為金牛打打氣

今天的你思緒有些飄忽,你可能會回歸自己內心的世界,對於外界的接觸則變得敏感起來,自己跟別人似乎隔離一個世界,與人溝通有點障礙。

上網看教學「自己注射填充物」 烏克蘭網紅填上癮 兩頰突起宛如奪魂鋸

上網看教學「自己注射填充物」 烏克蘭網紅填上癮 兩頰突起宛如奪魂鋸

31歲的烏克蘭女子AnastasiiaPokreshchuk,是一名坐擁15萬粉絲的IG網紅。除此之外,她還是一名填充物注射上癮者。Anastasiia一直不太滿意自己的容貌

人際關係大考驗! 數字密碼隱藏訊息:1號人要主動出擊、4號人重整生活圈

人際關係大考驗! 數字密碼隱藏訊息:1號人要主動出擊、4號人重整生活圈

隨著大環境驟變,七月份的人際關係逐漸白熱化,也許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立場、觀點,卻因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摩擦,往往忽略了同理對方的立場,演變彼此之間容易產生劍弩拔張的狀態

緊抓老人直到「水淹頸部」…養老院大門被沖破,護工鬆手前哭著道歉

緊抓老人直到「水淹頸部」…養老院大門被沖破,護工鬆手前哭著道歉

不幸的是,當水位上升到職員們的頸部時,他們已經都沒有力氣了,且嗆水嗆得相當嚴重,在體力耗盡時,他們再也抓不住老人們的輪椅...

海獅披藍圍巾狂奔!細看竟是「破漁網勒脖」 好心志工剪網還牠自由

海獅披藍圍巾狂奔!細看竟是「破漁網勒脖」 好心志工剪網還牠自由

影片中一群海獅從沙灘上快速奔向大海,乍看平常的海邊景色,卻有一隻海獅脖子上彷彿掛著長長的淺藍色圍巾。鏡頭拉近一看,所謂的「圍巾」竟然是漁網的碎片。

好想交女友!噁男「一年刺破千名女駕駛的輪胎」求搭訕 警笑:換個法子吧

好想交女友!噁男「一年刺破千名女駕駛的輪胎」求搭訕 警笑:換個法子吧

他坦承,自己在過去一年來刺破了一千多名女駕駛的輪胎,一切只因遲遲交不到女朋友,太寂寞了…而警方問他,「那你的方法有成功過嗎?」該名男子無奈...

摸一把還想逃! 長臂猿「騷走位」戲弄2幼虎 扯虎耳又拉尾

摸一把還想逃! 長臂猿「騷走位」戲弄2幼虎 扯虎耳又拉尾

朋友之間互相捉弄一下是很正常的,但如果對方是一名「狠角色」,那就可就要小心了。

我想當女生!開明父母「支持6歲男童轉性」 辦派對請全家族力挺他

我想當女生!開明父母「支持6歲男童轉性」 辦派對請全家族力挺他

Easton對Julie的化妝品和衣服相當有興趣,有時全家要出門時,Easton會主動去Julie的衣櫥找漂亮的女裝穿,也會主動要Julie幫自己化妝...

氣質姐違規穿越馬路!駕駛「被正到」愣住狂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