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對方當朋友看待!志工捏飯糰親自「拿給街友」:人沒有上下之分

文/ 鵜飼秀德(京都市嵯峨的正覺寺副住持)
譯/伊之文

從下午兩點半起,他們開始準備煮飯救濟街友,志工一個接一個地聚集到光照院來。用大鍋炊煮有志之士捐贈的二十升白米,做成每個三百克的特大飯糰,這樣的飯糰每次都要做兩百個以上,光是這樣就是要花上三到四小時的重度勞動。

這些飯糰會分給街友每人一個,最近還有在日越南人佛教徒參與活動,這時就會多了手工製的炸春捲當作配菜。如果有人需要,也會給予市售藥品或內衣。這對每個街友來說,或許只是「少少一匙」的援助,但他們總是期盼著一匙會每個月兩次的到來。不是「請他們來拿」,而是「帶去給他們」,這一點據說很重要。

如果讓街友親自前來,在發放食物的地方排隊,可以想見會引起地方居民反彈。另外,也因為有些人是高齡者或身體不適而無法前來排隊,直接送到他們枕邊可說是最確實的做法。不僅如此。要掌握街友的真實樣貌,實際拜訪他們的「住處」是最好的。

他們都是背負著各式各樣的過去才成了街友。出了意外導致身體有障礙的人、遭到裁員而使生活陷入困境的人、沒有親人的高齡者、小時候被父母虐待而生病的人、過去曾沾染犯罪的人、逃離家暴丈夫的女性……不得不過著街友生活的人太多了,說不定我們有一天也會面臨相同境遇。

根據厚生勞動省的估計,二○一四年(平成二十六年)全日本約有七千五百名街友,與十年前的兩萬五千人比起來減少了許多。這是由於二○○二年(平成十四年)施行的《無家可歸者自立與支援等相關特別處置法》(無家可歸者自立支援法)效果卓著,專為街友而設置的自立援助中心等設備也很齊全。

然而,有許多人基於某些因素而無法住進那些設施,事實上也的確還有許多街友存在。

出去分發食物之前,吉水如此叮嚀工作人員:「(那些在路上生活的)叔叔們和我們一樣,人沒有上下之分。把飯糰交給他們時,請和面對朋友或同事一樣,把他們當作一個人並抱著敬意。」所以把飯糰拿給他們時,要彎腰把身體降到和「叔叔」的視線一樣高,並且看著對方的眼睛,用雙手拿給他們。

▲▼街友。(圖/取自Pixabay)
▲有些街友因健康因素無法親自領取物資,把物資帶到他們的「住處」會比較好。(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近幾年,吉水繞著街上,察覺了一些「小變化」。

「在東日本大地震之後,都內的街友產生了變化,有一種人數減少許多的印象,這是因為福島多了許多工作機會,像是核電廠作業或去除放射線污染等等。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因為震災失去了故鄉,到東京來之後成了無家可歸者。」

日本發生的各種事情,也反映在無家可歸者的社會中。在筆者參加一匙會活動的這天,工作人員總共有十幾位,包括上野在內,總共分成五條路線(山谷地區、淺草附近和隅田川沿岸等等)來分發食物。共有二百零五位街友領到了飯糰。

雖然與街友對話的時間很有限,但若問他們身體狀況如何,還是有很多人會回答身體不舒服。從一匙會開始活動已經過了七年,許多工作人員和街友都熟識了。除了感冒藥、胃藥和藥膏之外,工作人員還會準備對抗花粉症的口罩、內衣和糖果等等,不夠時會記錄在筆記本上,日後再把物資確實交到本人手上。

我前去拜訪時,附近大樓的溫度計顯示十三度,許多街友都感冒了,也有很多人表示胃腸不適。

他們會對同樣身為街友的人表示關心。經常有街友告訴我們:「我拿到了,可是那個人還沒拿到哦!」抱著獨善其身想法的街友反而是少數。

吉水他們留意草叢和陰影處,一邊定睛細看一邊走。

在東京文化會館的屋簷下,有七、八位街友像要沒入黑暗般在睡在那裡。和公園的長椅比起來,這裡多少能夠遮風避雨,但對街友而言絕對不是個可以安心的地方。吉水告訴我,前幾天才剛有不良少年襲擊街友。

後來,筆者也一同參加了伊呂波會商店街(位於台東區日本堤)的送食活動。在商店街鐵捲門完全關上的晚上八點以後,街友開始鋪床。這是街友與當地居民之間默認的規則。

即使只有晚上確定有地方可以避雨或避雪,那也還算好的。到了晚上,地下鐵或地下設施會拉下出入口的鐵捲門,街友就會被關在外面;假如街友在營業時段躺在通道或路上,就會遭到驅趕。

如果沒有街友,街景也許會比較好看,但是有人替被驅趕的他們準備收容之處嗎?當我參加了一匙會的活動,就接連不斷地看到過去不曾留意過的事情。

「喂,給我滾出去!」街友的怒吼聲,在沒有人煙又略暗的商店街裡響起,氣氛變得緊張。似乎是街友之間發生了爭執。氣得滿臉通紅的街友,把另一名街友撞飛,突如其來的狀況讓筆者心生畏懼,手上拿著飯糰就此呆立不動,也無法居中調停。

在這之後不到三分鐘,換成醉漢來找碴。

「喂!別隨便分發飯糰!我最討厭偽善者了,你這混帳!」

與之前到上野一帶時不同,這裡幾乎沒有人路過。我考慮過報警,但因為有些街友會在特定的時間等待分配食物,所以我必須趕快才行。最後,醉漢喝酒的居酒屋店長出來調解,才得以小事化無。

我深切感受到,晚上在下町進行志工活動經常伴隨危險。另一方面也覺得分發食物的活動發揮了「夜巡」功能,得以防止事件和事故發生。大家發完飯糰解散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筆者回到自家時已經是午夜零時,肩膀因為背過沉重的側背包而痠痛,不習慣走路的雙腳也僵硬了。

*本文摘錄自《孤死世代》

▲▼書籍《孤死世代》。(圖/開始出版有限公司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鵜飼秀德

譯者:伊之文

本文由 開始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韓妞們都在用!IG討論爆款「神仙水、ZERO卸凝霜」超狂下殺! 

關鍵字: 孤死世代鵜飼秀德Ukai Hidenori伊之文開始出版有限公司一匙會超高齡社會高齡社會悲劇遺體死亡孤獨死街友日本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只想有個好眠!夜晚停車場空蕩蕩 「擺放床鋪」變成街友棲身地

只想有個好眠!夜晚停車場空蕩蕩 「擺放床鋪」變成街友棲身地

或許是因為失業,或許是因為酗酒、藥物濫用等等原因,讓街友無家可歸,只能在街上角落找個棲身之地。然而,澳洲慈善組織《Beddown》決定對流離失所的遊民伸出援手。

女街友清唱「詠嘆調」飆出美聲!網起底原高貴身世,落魄原因令人不捨

女街友清唱「詠嘆調」飆出美聲!網起底原高貴身世,落魄原因令人不捨

這位女街友名為Emily Zamourka,她並沒有做出什麼脫序行為,也沒有造成地鐵站的環境髒亂,所以站方不曾趕走她,甚至和她成為朋友。後來,站方發現...

好手好腳不工作?街友真的怕了:逃債、友捲跑存款,連打工都被騙

好手好腳不工作?街友真的怕了:逃債、友捲跑存款,連打工都被騙

想問大家有想過,當你正過著舒舒服服的日子,有一群人正在街頭飽受風雨摧殘、眾人的歧視,甚至是有一餐沒一餐不得溫飽嗎?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 武漢肺炎)事件簿 持續更新:武昌醫院院長病逝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 武漢肺炎)事件簿 持續更新:武昌醫院院長病逝

持續更新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 武漢肺炎)事件的相關重點訊息。

錄取攏系夢!?美國醫學院錄取搞烏龍:準新生變重考生

錄取攏系夢!?美國醫學院錄取搞烏龍:準新生變重考生

「週四上午捎來一個好消息,是梅奧醫學院(Mayo Clinic Medical School)錄取通知!」但同時其他364位學生也收到一樣的訊息......

禁韓劇、牛仔褲不能忍!北韓富商千金「放棄120坪豪宅」 泳渡鴨綠江脫北

禁韓劇、牛仔褲不能忍!北韓富商千金「放棄120坪豪宅」 泳渡鴨綠江脫北

姜娜拉父親從事外匯貿易,母親則是一名舞者,她當時住在120坪大的豪宅內,還擁有多數北韓家庭有錢也買不到的機車。此外,她從小就不愁吃穿,幼稚園、國中、高中都讀藝術學校。

投票率近100%!北韓五大不可思議 買支智慧手機得花20年薪水

投票率近100%!北韓五大不可思議 買支智慧手機得花20年薪水

在無國界記者(RSF)統計的報告中,朝鮮的新聞自由度全球倒數第二。但至少,從各方說法拼湊起來,我們還是可以想像,一個北韓人的生活可能是什麼樣子。

沒錢了就跟父母騙!偽裝留美十餘年 冒牌「副教授」拐走爸媽千萬

沒錢了就跟父母騙!偽裝留美十餘年 冒牌「副教授」拐走爸媽千萬

桃園一名35歲的郭姓男子,自2004年就讀私立科大以來,以跳級讀台大碩博士班、受推薦赴美加攻讀博士、回台擔任台大電機副教授需研究經費等理由,向父母騙得上千萬

希望是危險的《1917》不只是戰爭片 更適合帶著傷痕前進的朋友

希望是危險的《1917》不只是戰爭片 更適合帶著傷痕前進的朋友

小人物在大時代、大事件、大格局的描述下,成功製造了臨場氣氛外,讓人思考生命的意義與人世間萬事萬物的紛擾,到底我們存在的價值是什麼?

最怕被問「為何做酒店」 酒店妹吐真實心聲:答案還需顧客人感受

最怕被問「為何做酒店」 酒店妹吐真實心聲:答案還需顧客人感受

日前在島內散步的時候被問到一個有趣的問題:「我想應該很多人都會問你『為什麼做酒店』,這邊我就不問了,但我想知道,土狗妹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會有什麼想法?」

最強奶媽操場「跳繩7秒」釋放波動 震翻30萬網友:害我浪費2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