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到一半「下秒集體墜坑」 礦工回憶拿命換飯吃 同事一下就沒了

我70歲,最近到廟裡安太歲,虛歲算71。我是外省人,福州人,爸媽是民國38年(1949年)一起撤退到台灣,我在台北婦幼醫院出生,爸爸在基隆做公務員,我們家一直住在基隆,所以我去礦坑工作是一個偶然。

我原來在海運貨櫃場做,那是我第一份工作,當兵退伍後在那邊做了1年。薪水太低了,一個月3200左右,但我需要幫忙家裡過得好一點,我爸是低階公務員,薪水不高,大概3、4000塊吧,我那薪水是靠加班才有。媽媽是家庭主婦,家裡4個小孩子,養家活口很辛苦。我排老大,底下有1個妹妹和2個弟弟,我妹那時候在念大學,我自己是基隆中學畢業,沒考上大學,就想說早點就業,幫家裡改善環境,所以海軍當3年退伍後就開始工作。

離開貨櫃場後,煤礦廠老闆的兒子跟我是高中同班同學,他說想找一個自己人幫忙照顧煤礦,但我台語不通,人家都會笑我「呷台灣米袂曉講台灣話」,我台語是後來在礦坑學的。他是獨子,我跟他像哥兒們一樣,喜歡打架、調皮搗蛋,我以前可以一個人打四個人耶,小時候還學過空手道。

我大概25歲當礦工。我們那時候的長子、長女都會想早點賺錢,幫助弟弟妹妹過好一點。我脾氣不好經常跟人家打架,貨櫃場的管理方式常會有一些警總的人派守,因為進出口貿易怕有人走私,我就很討厭這樣子,薪水不高,還要被人家監控,於是跟人吵了架,就離開了。

我先去大福煤礦待了2年,血氣方剛跟人家起衝突,就離開去了慶和煤礦,待了2年,最後2年又回到大福,因為中途又跟人家打架,打到整個村子包圍我。我連夜翻山從雙溪坐火車逃回基隆,再也不去慶和煤礦。那時候,有一個人在十分寮(慶和煤礦)是混混,他不做事就想要拿錢,其他間公司完全管不住他,算地頭蛇,我跟他說:「你做做看,做不出來我給你錢,可是完全不做,我絕對不給你錢。」他在事務所跟我吵起來,我脾氣很霹靂火的,上去就打他一頓,他衝下山找十分寮村子的人帶著武士刀殺上來,我躲進礦坑裡面,晚上沒有人敢下坑。後來我想,這下沒辦法善了,就爬了一個多鐘頭山路爬到雙溪,坐火車回家。

你問我礦坑裡有沒有禁忌?有啊。在礦坑裡面的命名,沒有「四片道」,有一片道、二片道,三片道,「四」怕不吉利,被改成「三半」。坑裡面還有很多蟑螂和老鼠,但不能打死,有時候吃完飯,要留最後一口餵牠們,因為牠們對災難的警訊比人更快。老師傅都會說,蟑螂、老鼠在到處慌亂的時候,要注意會出事!更重要的是,不可以亂吹口哨,會招鬼,越深的地方越陰,有很多未知的東西在裡面。

我在慶和煤礦的時候,事務所是獨棟的,在深山裡,有一天晚上大概7、8點,我聽到有人在哭,可是那時間點在那裡不應該會有人,當時我很年輕也很鐵齒,不信邪,就拿手電筒往發聲處照照看,在一個斜坡草叢,但我找不到人影。另一個五十幾歲的老師傅跟我一起留守,他對我說,「毛仔,這幾天卡注意咧,應該會出代誌!」隔不到一禮拜,我在坑底跟其他工人在一起,上面坑道果然出事情!有一個開捲揚機的工人被落磐(岩層崩坍)壓死,我跟另一個電工上去幫忙,找不到東西裝屍體,就把他放在一個麻布袋抬出來,我抓著他的手,還溫溫的,那是我第一次抬到死掉的人!

我自己也曾經因為災變,上了社會新聞。1976年8月16日,那一天工作到了下午4、5點,坑裡變得非常熱,通風系統不好,我跟一個同仁,他是坑道的小頭,那天成績做得不錯,準備出來時,他滿臉通紅,我們坐同一台車,上面裝著煤,他坐這頭,我坐那頭,纜繩就開始往上拖。我們一起聊天,我前幾秒鐘還跟他說今天做得不錯,他回我說今天做得好累……沒想到,拖了100公尺,纜繩突然斷掉了,從第二截斷掉,後面十幾截煤車全部摔落坑底,斜坡大概25度左右,斷掉的瞬間,比雲霄飛車還快,我感覺整個人往下掉,當場就躺在邊上昏迷,不省人事。

後來才知道,是人家把我放在門板上拖出來,從坑道運到八堵礦工醫院。我到了醫院醒過來,第二天上了報紙,家裡人看到才知道我做礦工出事,我本來瞞著沒讓他們知道我當礦工。家人說我臉整個腫起來,還聽說那個同仁,他是腦袋整個開花,死掉了。我跟他就一手距離,假如我們對換位子,就換我出事了!

因為做煤礦工的經歷,讓我後來面對名跟利,可以一瞬間放掉,所以很多人覺得我是怪人。後來我在桃勤30年,公司要收買我,我在沒有組工會前,只有五職等,薪水5萬多,公司為了收買我,想升我十一職等,薪水9萬多,這是個利益交換,但我沒有接受。我從礦坑看過生死剎那間,那些對我沒意義,可能下一秒就不在了。當時鄭文燦打電話給我說,「老毛,你來接那個(勞工)局長」,我完全沒考慮,跟他講我不要,正因為前面有那段生命歷程,我對名利不會動搖。後來也被找去當行政院顧問,有給職不用來上班,我說這是在羞辱我,你了解我的生命過程中,這個東西對我來講毫無意義。

當年坐我對面那麼近距離、一起聊天的人,瞬間就走了。曾經還有一個電工師傅教會我很多,我們晚班經常值同一班,哪想到,白天還在一起聊天,突然就被電死了。慶和煤礦那次,我抬他屍體出來的那個人,下坑時明明就在我邊上啊,前腳還跟他打招呼,才下坑沒多久,人家就說他被落磐壓死了。

生命就是剎那間,那個名跟利,跟你有什麼關係!

毛振飛,70歲,基隆人,礦工資歷5年多


►【Her氣象站】愛情偶陣雨,美美妍為妳找回好心晴

 


更多鏡週刊報導

【錢坑與屍坑1】想我的脫褲懶兄弟們
【錢坑與屍坑2】我見過死神的樣子
【錢坑與屍坑3】我曾救過32個礦工

關鍵字: 鏡週刊礦工礦災勞權慶和煤礦毛振飛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低薪殺人!外送員「死亡車禍頻傳」仍滿街跑 教師嘆:賭命賺錢不得已

低薪殺人!外送員「死亡車禍頻傳」仍滿街跑 教師嘆:賭命賺錢不得已

如果台灣的薪水合理,不會讓大家每個月底都吃土,你以為大家願意拿命去換錢嗎?外送人員之死,突顯的正是台灣低薪的悲哀與無奈。

排泄物堵住水管!超噁租處酸臭味蓋不掉 命案清潔師:真沒發生過意外?

排泄物堵住水管!超噁租處酸臭味蓋不掉 命案清潔師:真沒發生過意外?

打開門,看到堆積的垃圾與雜物,還有一股中人欲嘔的氣味,那酸臭腐敗的味道如此強烈,讓我難以接受。說真的,我很後悔今天有吃早餐,這個味道讓我都快吐了…

美國打工同事送別趴!台女大生手做珍奶「湯匙親餵」  尬曝:他們喝不慣

美國打工同事送別趴!台女大生手做珍奶「湯匙親餵」  尬曝:他們喝不慣

「欸,妳現在遇到的這些人,在離別之後,很可能此生再也見不到面,那為什麼要建立關係呀?」時常有人這樣問我。

學校玩躲貓貓「多出一個人」!不明黑影跟回宿舍:還想繼續玩

學校玩躲貓貓「多出一個人」!不明黑影跟回宿舍:還想繼續玩

晚上10點我們一行人在學校涼亭下,玩起了躲貓貓,猜拳沒運氣的我當鬼,於是我開始尋找躲藏的朋友們,但就唯獨一位找不到。

幾天前還一起聊天!路邊攤小老闆喝茫「猝死家中」 酒促嘆:人生無常

幾天前還一起聊天!路邊攤小老闆喝茫「猝死家中」 酒促嘆:人生無常

隔了一個禮拜我去上班,卻發現小吃攤沒開,原本以為只是休息,也沒有想太多,又過了一個禮拜,小吃攤還是沒開。原本想問老闆娘對面怎麼了,但那天實在太忙說不上話…

「學校不教性教育」學生上網亂學!資深師酸:家長要不要告谷歌老師

「學校不教性教育」學生上網亂學!資深師酸:家長要不要告谷歌老師

學校健康教育課本跳過「自慰」不教,你的孩子就不會躲在房間打手槍嗎?不准學校教,家長自己又不教,然後又放任孩子用網路吃到飽的手機,這樣的邏輯我真的不懂。

健身房78人! 肌肉男舉重刻意不夾「槓片鎖」 一滑砸碎鄰人左腳骨

健身房78人! 肌肉男舉重刻意不夾「槓片鎖」 一滑砸碎鄰人左腳骨

對很多人來說,第一次去健身房就像第一次去找小姐,想去卻又害怕,沒經驗就單槍匹馬又太危險。

金牛被分手還怪自己? 讓12星座「過度自責」的事 獅子最怕扯人後腿

金牛被分手還怪自己? 讓12星座「過度自責」的事 獅子最怕扯人後腿

每個人都有所謂的「羞恥心」,這也代表一個人非常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那些地方做錯了,需要改進。然而,有時候過度苛責自己,那可就不太好了

衰女砸17萬紋開運眉「一周出車禍」! 律師:笨蛋才相信廣告

衰女砸17萬紋開運眉「一周出車禍」! 律師:笨蛋才相信廣告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很有趣,有個女子花了17萬去紋所謂的「開運眉」(還真貴),可是紋好之後,過了一周就出車禍,於是她就氣炸了,要求店家要退款。

放心不下五十歲精障女兒!八旬母染黑頭髮:閻王索命時就找不到我

放心不下五十歲精障女兒!八旬母染黑頭髮:閻王索命時就找不到我

從第一次門診開始的時候,阿蘭媽媽就一直問我:「現在的我七十多了,早就是一個欠人照顧的老人,如果有一天我死掉了,這個什麼都不會的阿蘭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