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行廳前狂卸責 父親生前推給大哥顧 人一走弟妹竟罵「殺人兇手」

文/大師兄(殯儀館接體員、PTT媽佛版紅人)

上班的時候,老宅泡了杯老人茶,我買了早餐店的炒麵,早上閒閒沒事幹,我們就在辦公室裡閒聊。老宅說:「之前我有個同事,我看應該差不多有憂鬱症。」

我吃著炒麵,心中倒是很疑惑。其實我對憂鬱症這東西一直抱持著疑惑:假如人一直生活在負面的情緒中,那他到底靠什麼活下去的?對常常可以找到樂子的我,這問題真的無法想像。

老宅喝口茶,接著說:

「那個女生是我以前的同事,年紀和我差不多,快五十歲了。她很年輕就出來打拚,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有弟妹要照顧,所以書沒讀很多。由於要幫忙養家,也不結婚,因為覺得結婚後組了家庭,又是另外一個責任的開始,於是就將自己的人生奉獻在家庭,賺的錢不是給爸媽,就是借弟妹,在弟妹結婚後也是這樣。」

「直到某天,她的身體出了點問題,必須常常進出醫院。每次看完醫生,她都會很虛弱,但是他們家頗鄉下的,所以很希望弟妹們可以陪她去看,加上看醫生要花錢,她就想停止給父母錢,借給弟妹的錢也想拿回一點。」

「但弟妹都有工作,難得休假要顧自己的家,沒法陪她;借錢的部分,一時也沒法還。爸媽可能一直拿錢拿久了,雖然曉得女兒身體不好,但知道每個月會少收點錢,偶爾還是會碎碎念。」

「她頓時矇了,不知道一輩子為了家庭是為什麼。」

「爸媽需要錢,她一個月給自己幾百塊的零用錢,其他全部給爸媽了;弟妹要讀書,她去紡織廠上班,每天中午不吃,就是要給他們學費;小孩要上學,弟弟、妹妹的錢周轉不過來,她去標會。」

「為什麼她有困難的時候,大家對她這樣?當初找她幫忙的時候,她都是二話不說。為什麼現在的她,要變成去求人幫忙,而對方沒辦法以一樣的心態對她呢?」

「這種情緒越來越強烈,她每天在家開始碎碎念,怨父母,怨弟妹,怨老天,怨自己……直到最近好像是精神出了問題。」

老宅說到這裡,問我,「你怎麼看?」

我的炒麵吃完了,正要喝排骨湯,想了想,說:「我覺得是她的不對,她自找的。」

老宅一聽,低聲說:「我也是這樣覺得。」

▲▼憂鬱。(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為家人付出最多,自己有難時家人缺不願幫忙,而罹患憂鬱症。(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排骨湯喝完了,我拿出兩顆家屬給的菜包,邊吃邊跟老宅說:

「我覺得付出就是要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的。我一直覺得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每個人的功課,要把自己的功課做好,才能去幫人寫功課。而每個人拿到的功課是不一樣的。」

「有錢人拿到的,可能是一加一等於多少,我們拿到的,可能是加減乘除又開根號。不必替別人去想答案,要專心做好自己的題目。」

「爸媽帶我們到世上,我很感激,在我能力之內,我照顧爸爸,也對我媽不錯。妹妹雖然是手足,但是她們的功課都要自己做。我兩個妹妹都高中畢業而已,大的後來開美甲店,結婚了,生了兩個小孩。」

「小的現在也混得不錯,跟我一樣單身宅,我們三不五時會去網咖。彼此的私生活或是工作,我們很少過問對方,因為雖然同在一個屋簷下,但是我們知道自己的生活要自己過。」

說到這裡,菜包吃完了,我到置物櫃拿出品客,指著黑板繼續說:

「你看看上次出殯的那位,家屬在禮廳前面吵架,女兒一直罵大嫂,『我爸是不是你害死的?你為什麼要殺了我爸?』第二個兒子也在罵大哥,『早就說要送去安養院,就你們家不要。你看,被你們照顧死了吧?凶手,你們是殺人凶手!』」

「大哥看起來很自責,大嫂欲言又止,但是死者為大,到了殯儀館應該什麼事情都放下,而不是再起爭端,有何冤何仇,就讓它結束在這裡好了。」

「但女兒還是很生氣,後來跑去法院按鈴申告。原本往生者準備要退冰淨身了,又被拉去解剖,看好的日子、準備好的棺木,都得延後。」

最後那個大哥終於發飆的情形,我還清楚記得。那時,大嫂在冰庫外面對小姑說:「何必呢?我跟你哥也是用心照顧呀,何必還要讓老人家開刀呢?」

小姑回:「你還敢說?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害死的!」

突然間,大哥一個箭步往前,一個大巴掌打在妹妹臉上。

「幹你的!當初說爸爸對我們那麼好,要救爸爸的是你,帶回家沒幾個月,就在那邊嘰嘰歪歪,說夫家覺得不好,自己也有家庭,不方便顧,然後送他回來。我早就說不要急救,讓爸爸好走,就是你們這群虛偽的垃圾!假道學!救了又不照顧,每個月丟點錢來讓我養!」

然後他指著弟弟說:「還有你,有幾個錢了不起嗎?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會賺錢嗎?你知道放安養院一個月多少嗎?你知道我一個月賺多少,我家有幾口嗎?放那邊我負擔得起嗎?你不願意多出一點,又在那邊罵。你們每個月給的我都用在爸身上,一分一毛都沒拿你們的!」

弟弟妹妹都無法回話。

「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每天在家都提心吊膽的?有沒有想過半夜他咳嗽,我們全家都被嚇醒?有沒有想過為了他,我跟你們嫂子都沒有自己的生活了!」

大哥幾乎是喊的了。

「誰希望爸爸走?誰?到底是誰?幹!就死的時候你們出來哭,活著的時候我全家都在哭。幹你娘的兄弟姊妹,說好的一起照顧,錢最大是吧?大不了我這條命賠你們啦!」

一個家庭就是這樣,只要有個責任感重、想要付出的,久了之後,大家都覺得那是應該的。所以家裡面誰最笨?付出的最笨。

這時候,我的品客吃完了,而我叫的Uber Eats也到了。

*本文摘錄自《比句點更悲傷》

▲▼書籍《比句點更悲傷》。(圖/寶瓶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大師兄

本文由 寶瓶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影音...

►韓妝裸唇很簡單,豐潤顯色靠這支

關鍵字: 比句點更悲傷大師兄寶瓶文化往生者喪禮殯儀館接體員殯儀館接體員PTT媽佛版紅人死後付出憂鬱症精神疾病出殯家庭責任感重照顧安養院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死亡證明都開好 屍袋突傳「指甲刮擦聲」!家屬呆問:這樣還要冰嗎

死亡證明都開好 屍袋突傳「指甲刮擦聲」!家屬呆問:這樣還要冰嗎

這天晚上,某派出所打電話來,說了有人在公園裡面涼亭發現焦屍,請我們盡快來協助。當我們裝備穿好準備要出門了,派出所又打電話來……

老婦爬山失蹤搜救無果 孫女一到登山口就說:「阿嬤在叫我」

老婦爬山失蹤搜救無果 孫女一到登山口就說:「阿嬤在叫我」

我們火葬場的同仁,只要我們有撿到黃金,都是請大家吃一頓中餐,剩下的錢全部捐給家扶中心,而且都有開收據。

連骨灰罈都不買!送老父親火化 摳男提乖乖桶:我爸放這就好

連骨灰罈都不買!送老父親火化 摳男提乖乖桶:我爸放這就好

很多人都以為在殯儀館工作會遇到很多靈異事件,但老實說並不多,只有一兩件讓我覺得神奇的事情,可能微微靈異而已。

大腦3歲開始定型!寶寶智力發展「關鍵1000天」 專家:母乳是最好助攻

大腦3歲開始定型!寶寶智力發展「關鍵1000天」 專家:母乳是最好助攻

大腦的最初定型就是三歲,有些人甚至將其定義為懷孕四十週加孕前三個月,再加上嬰幼兒兩歲,總共約一千天。

經典車頭燈+圓身!神人撿Beetle廢棄車殼 焊接做出「金龜摩托車」

經典車頭燈+圓身!神人撿Beetle廢棄車殼 焊接做出「金龜摩托車」

有一群人,獨愛外型圓潤的福斯金龜車!一位金龜車愛好者Brent Walter,擅長製作東西的他,特地利用經典金龜車車身的一小部分,打造獨家的「迷你金龜摩托車」!

敢說自己愛旅行? 19世紀要綁進療養院「鞭刑毒打」直到變回乖奴工

敢說自己愛旅行? 19世紀要綁進療養院「鞭刑毒打」直到變回乖奴工

許多人熱愛旅行,在忙碌工作之餘,給自己一個喘息的空檔。每個人對於旅行的定義不同,總結來說旅行能讓我們脫離日常生活的軌道,用全新的視角感受世界。

稱讚別人不能說「too good」!用錯副詞小心被曲解:我做得太過頭?

稱讚別人不能說「too good」!用錯副詞小心被曲解:我做得太過頭?

NG 英文系列,今天要教大家 too 的正確用法,是不是只要表達「太…」就可以用 too 呢?來看看下面的情境對話,看看到底是不是這樣。

1116好星運開關│雙子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1116好星運開關│雙子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今天自己的狀態有所內收,似乎感受到自己內在的力量,讓你不由自主地去思考一些深層的東西,也許此刻你也變得比以往更加的重視精神,並希望將思考所得實現在生活中。

獨立樂團Limi唱出上竄失重感! 完美詮釋「大人戀愛學」填滿多少痴怨

獨立樂團Limi唱出上竄失重感! 完美詮釋「大人戀愛學」填滿多少痴怨

Limi由女主唱兼詞曲創作人Li,和男製作人Mi組成,兩人因組團結識,原先都是另個樂團的成員,在其他人相繼離開後,成為「Li+Mi=Limi」之組合。

只想有個好眠!夜晚停車場空蕩蕩 「擺放床鋪」變成街友棲身地

只想有個好眠!夜晚停車場空蕩蕩 「擺放床鋪」變成街友棲身地

或許是因為失業,或許是因為酗酒、藥物濫用等等原因,讓街友無家可歸,只能在街上角落找個棲身之地。然而,澳洲慈善組織《Beddown》決定對流離失所的遊民伸出援手。

姐靠身上睡著阿金「不敢動」 度估仍保持姿勢網讚:超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