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裡衝出「爛臉厲鬼」!道士收服吐滿地血:慘了會被報復

*上集*

*中集*

文/俄式酸奶

眾望所歸的完結篇來了!到底老鼠屎(?)亞爾圖衝出房門後的下場是如何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故事開始-----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奧爾嘉的白痴兒子把門打開。

「亞爾圖,回來!」一聽到白癡小孩在走廊上的腳步聲,我知道我現在只能吃屎了。

「喔乾去你老妹的!」

我抓著小孩的領子,閃過從四面八方砸向我們的各式各樣雜物,一腳把他踢進房間。當我回到小孩房的時候,鏡子裡已經空空如也,很明顯老怪物不會再讓我那麼容易找到他了。

「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事了?那個人到底是誰?」

奧爾嘉的尖叫聲吵得我無法專心聽老怪物到底在哪,我跳進小孩房,不過老怪物絕對不會再冒險現身了。我從背包裡拿出第二包香菸跟啤酒,點了菸、打開啤酒,我開始環視整個空蕩蕩的房間,思考下一步,對外面的吵鬧聲我也懶得管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他怎麼了。」奧爾嘉開始辯解:「請你不要走,拜託不要留我們自己在這裡。」

奧爾嘉的聲音混雜在房間的吵雜聲裡直接被我忽略,我專心地想著現在要怎麼辦,只要我人在鏡子旁邊,老怪物就不可能輕易地出現,但如果我不在附近,又沒辦法抓他。當然是有其他的方法,但很花時間啊!在發生這些事情後,把這對母子留在這個家裡真的很危險。

「只有一個方法了,但如果妳不把妳的狗兒子牽好,我可能會死。在我死之前,我絕對先把他的脖子扭斷!所以把他的狗鍊繫好,牽好他!」

我粗魯的語氣讓奧爾嘉退回房間,她緊緊地把兒子抓住,然後用一個完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她因為我這樣描述她的兒子,眼中閃爍著憤怒。太好了,憤怒征服了她的恐懼。接下來就看我表演了,It's my show time!

我站在房間的門檻上,閉上眼睛,開始搜尋過去的記憶,試著把心底最恐懼的那一刻提取出來,就是那多年以來一直折磨著我的那一刻恐懼。我一次又一次溫習這個恐懼,直到汗水浸濕了背部,恐懼模糊了意識。當我害怕到開始顫抖時,我走向安靜地走廊,來到了鏡子面,睜開眼。

我又看到他了。老怪物離我很近,用一對邪惡的大眼看著我,猛然從鏡子裡面衝出來撲向我。我突然眼前一片黑暗,胸口開始劇痛。

現在每一分鐘都很重要,我開始在地板上打坐(大家沒看錯,94打坐),閉上眼睛,轉換思緒,開始回想我到底是誰,想起多年來我在降妖除魔時失去的那些親朋好友。胸口的疼痛感越來越強烈,但我早就已經不害怕疼痛了,所以就算我胸口痛得像在燒,我也能慢慢呼吸。

我腦中出現了很多聲音,有些用地獄裡面最可怕的刑求來威脅我、有些叫我不要白費力氣去折磨自己的理智,只要放輕鬆接受自己的命運。

我繼續平穩地呼吸,疼痛感在老怪物最靠近我的時候,來到了最高點,但他已經掉入我的圈套。

現在的他已經不附在鏡子上面,而是附身在我身上。他只能控制心理有恐懼的人,好死不死我又把我的恐懼感給放掉了,現在他死活想從我身體裡逃出去,卻又跑不了。

我搖搖晃晃地起身走到廚房,拿起一個杯子把窗戶打破。時間越來越急迫了,如果我因為疼痛失去意識的話,我這一生應該也就掰了。

我爬上破窗戶,把頭探到外面,吐了一地的血。這時突然一陣尖叫充滿了整個公寓,把所有的,連同客廳的鏡子都震破了。接著迎來一震死寂,我跳回廚房,急促地喘著氣。

▲▼ (圖/俄式酸奶攝)
▲俄國的廚房大概就長這樣,啊……有點懷念。(示意圖/俄式酸奶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我站起來走到客廳的鏡子前。

「它死了嗎?」

我冷冷地看著奧爾嘉,看到她死抓著臉色慘白的兒子,「死了?妳要不要自己去看看,這種東西到底是死得了還是死不了啊?不過他已經離開妳家,也就是說,有誰的家裡很快就有一位『新朋友』了。」

「但妳要了解,這些東西不會不請自來,所以鏡子千萬不要掛在正對著門口的牆上。還有,廚房的窗戶需要裝新玻璃囉,拍謝嘿,但我真的沒力氣去開窗戶,所以只能硬上了。但妳不覺得蠻值的嗎?現在不用怕那個老阿北了啊。」

我起身要走,奧爾嘉叫住了我,「請留步,讓我們好好謝謝你。」

我轉身默默地拿走了奧爾嘉給我的錢,然後繼續往門口走去。走回街上,我又抽了一根菸,看著陰沉的天空,很開心至少雨停了。過了一下子,奧爾嘉也走了出來。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以後還有事情要處理的話,我要怎麼找到你?」

「我沒有名字,妳也沒有辦法找到我。」

「怎麼可能沒辦法找到你?」

「如果有的話,『他們』早就找到我了。」

我沒等奧爾嘉開口問「他們」是誰就離開了,因為我知道我得趕快離開這個城市,這個原本住在他們家的「房客」很快就會來報復。

唯一值得開心的就是,老怪物對奧爾嘉跟她兒子已經不感興趣了,現在他的目標,是我。

--

看到最後有沒有被感動到(?)酸奶覺得俄國鬼故事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溫馨」!

每次看到最後都給人一種,捨身為大家的感覺!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這次的鬼故事?

好了,那酸奶要再去挖更多好看的故事給大家了,下次見!


 

關鍵字: 俄式酸奶俄羅斯留學靈異鬼故事靈體俄國論壇道士降妖除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鏡子憑空照出「爛臉老人」!道士一丟鈴鐺…下秒椅子騰空砸來

鏡子憑空照出「爛臉老人」!道士一丟鈴鐺…下秒椅子騰空砸來

人為什麼在晚上的時候比較容易覺得害怕,白天的時候就不會呢?其實不管白天晚上這些鬼魂都是會現形的,只是人們在陽光普照的時候不會害怕,所以他們也無法靠近。

家中多出腳步聲「回頭卻沒人」!單親媽求助警察失敗 警局門口大哭

家中多出腳步聲「回頭卻沒人」!單親媽求助警察失敗 警局門口大哭

一位女性嚎啕大哭地從我對面的警察局走出來,那個在她後面的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她後面有一團令我感覺黏稠噁心的霧氣跟著。

入住凶宅遇「前屋主託夢」!少婦驚:他被合夥人活活悶死、偽裝自殺

入住凶宅遇「前屋主託夢」!少婦驚:他被合夥人活活悶死、偽裝自殺

在買房子的時候,我們就被告知了:「這個房子的主人是伊格爾,他因為公司經營不善,在車庫自殺。」但我們搬進去的時候,其實都沒什麼感覺。

神父說「高空灑聖水」可治外遇!堅持打開機艙門拯救市民:惡魔消失吧

神父說「高空灑聖水」可治外遇!堅持打開機艙門拯救市民:惡魔消失吧

兩位牧師表示,要幫助整個特維爾市的市民,擺脫酒精成癮,以及通姦罪名。他們搭了一架小型飛機,並帶上70公升的「聖水」,以及兩件名為「用不盡的聖杯」聖物上機...

「歹徒覬覦女友」不得已才殺人!善良少年被控防衛過當 上銬表示不後悔

「歹徒覬覦女友」不得已才殺人!善良少年被控防衛過當 上銬表示不後悔

四名歹徒變得更兇狠,竟說,「如果要留住摩托車,就把女朋友交出來讓我們玩玩!」其中一名年紀看起來最大、最兇的歹徒不斷朝ZA的女友逼近...

發現老翁沒人陪!暖男店員「單膝下跪講解菜單」犧牲午休陪吃飯

發現老翁沒人陪!暖男店員「單膝下跪講解菜單」犧牲午休陪吃飯

老爺爺一開頭就不斷道歉,他表示自己重聽了、聽力很差,而且他出門的時候忘記把助聽器掛在耳上,老爺爺為此不斷向Dylan道歉...

復健狂滑手機!診療室「4大低頭族患者」物治師傻眼:專心好嗎?

復健狂滑手機!診療室「4大低頭族患者」物治師傻眼:專心好嗎?

智慧型手機確實非常便利,也會在復健過程製造一些狀況和笑話,今天就來跟大家分享幾個案例。

還是很厲害!台學者獲「搞笑版諾貝爾獎」 研究內容:袋熊便便是方形

還是很厲害!台學者獲「搞笑版諾貝爾獎」 研究內容:袋熊便便是方形

相較於普遍我們所知的諾貝爾獎,「搞笑諾貝爾獎」的研究項目較有趣、獨特、活潑,能拿到這個獎,還是很厲害呢!

撐三年遠距離還是分!父母不滿「要女兒送給他」情侶淚互相封鎖

撐三年遠距離還是分!父母不滿「要女兒送給他」情侶淚互相封鎖

阿K跟小儀是一對蠻年輕的戀人,女的個性慢熱、男的有主見,一搭一唱起來算是很有節奏,但偏偏沒什麼事情是完美的,兩人是「遠距離戀愛」。

確診淋巴癌被親媽酸「賠錢貨」 女罹憂鬱症狠母竟罵:比垃圾還不如

確診淋巴癌被親媽酸「賠錢貨」 女罹憂鬱症狠母竟罵:比垃圾還不如

潔雅獨自在醫院裡與病魔奮鬥,她摘下了一頭長髮:「我是不是很醜?我是世界上最沒有用的垃圾吧,不,我媽說垃圾還能資源回收,而我只會花錢而已,比垃圾還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