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事館被封繼續發簽證 「中國辛德勒」何鳳山救出3萬猶太人

文/劉仕傑(前外交部歐洲司科長)

何鳳山的故事

在校園演講時,常常被問到各種五花八門的問題,但有個面向從來沒人主動提起過,直到我說明了之後,大家往往露出一副「噢!原來是這樣」的表情。這個面向就是「外交人員的服從」,或說「外交官也是公務員」。要談這個面向,最好的方式就是說一說何鳳山的故事。

一九三八年德國「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納粹展開對猶太人的大規模迫害屠殺,全歐洲的猶太人驚慌奔走,只要能獲得簽證離開歐洲,就能保住身家性命,無奈當年七月在法國美麗小鎮 Evian 召開的「國際難民會議」,與會各國代表皆表示不願意接受猶太難民。

這是令人十分悲傷的國際現實,當時希特勒的立場是「只要其他國家核發簽證或協助,他願意讓這些猶太人離開歐洲」。

當時擔任中華民國駐奧地利總領事的外交官何鳳山,基於人道主義,不顧上司駐德大使陳介的反對,執意核發近二千份(一說是五千份)「生命簽證」給猶太難民。

由於當時位於奧地利的五十幾個領事館都不願意核發簽證,何鳳山的獨特義行很快傳開,中華民國駐奧地利總領館瞬間「門庭若市」,門口等待申請簽證的猶太人大排長龍。

德軍政府看了不是滋味,隨便編個藉口沒收了總領事館的房產。想不到,何鳳山自掏腰包找了一間公寓,租下來當臨時辦公室,繼續核發簽證。

據說共有三萬名猶太人就這樣飛到了上海「過境」,然後又輾轉前往世界各地落地生根。

▲▼何鳳山。(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中國的辛德勒」外交官何鳳山。(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猜猜看,這樣一位外型俊美瀟灑的外交官,後來的境遇是?

先說簡單的國外部分。2000年,何鳳山被以色列政府封為「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的最高榮譽;2005年,聯合國正式將他譽為「中國的辛德勒」。我派駐在洛杉磯時,洛杉磯猶太大屠殺博物館(Los AngelesMuseum of the Holocaust)就在我家隔壁,有一次走去逛逛,還和館內的工作人員聊起這段往事。國內的部分就有點複雜了。

一九三九年,中華民國外交部記了何鳳山一支過(因為抗命之類的理由)。二次大戰後,何鳳山擔任駐哥倫比亞大使期間,被館員指控侵占「200美元」(不是200萬美元)公款,接著他遭到停職、取消終身俸並被彈劾,終身清譽毀於一旦,直到2015年,前總統馬英九以「終其一生無可指責」八字褒揚,總算是替他平了反。但何鳳山早於1997年逝世,代表接受褒揚令的是他女兒何曼禮。

▲總統馬英九10日上午頒贈褒揚令給已故大使何鳳山的家屬。(圖/取自總統府官網)
▲前總統馬英九頒贈褒揚令給已故大使何鳳山的女兒何曼禮。(圖/取自總統府官網)

其實國內外不少人都知道何鳳山的事蹟,而他在國際上得到的榮譽,都來自最初的「抗命」。

出於對猶太人的人道關懷,他毅然決然違反上級指示,核發生命簽證。身為一位外交官與公務員,他很清楚這是抗命,也很了解可能帶來的降級、懲處或甚至危及人身安全的負面後果。他當時的義舉,絕不可能是因為預測多年之後將獲得那些國際榮譽。人道至上,心無懸念,大概就是他當時的心情寫照。

我的助理 Kevin 曾和我討論二二八事件,討論關於那些下令的人和接受指令的人,應該負起的責任有多重,或是背負的原罪有多少。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在那樣的歷史時刻,個人能有多大的自主性?不服從可能會帶來殺身之禍,服從了卻成為歷史業障的共犯。多年以後,應不應該被檢討或定罪?

個人需要負起多大程度的責任?或是一切罪惡推給組織,個人即可瞬間抽離?這類難題在歐洲經歷過反覆且嚴肅的討論。而討論的前提是先勇敢面對,朝自己的脆弱柔軟之處尖銳進擊。我最喜愛的博物館榜首―柏林猶太博物館(JewishMuseum Berlin)就深深值得我們學習。

德國身為這段迫害猶太人歷史的加害者,他們不但正面面對這段傷痛,且毫不遮掩地提醒後代:是的,我們曾經犯了錯,而且我們不想再犯。

今日造訪柏林猶太博物館,時時可見年輕學子自發或成群結隊地在館內摸索那段歷史,例如觀賞令人哀傷的影片或閱讀驚悚的文字。館內光線經過設計,刻意保持陰暗,走道曲折狹窄,不易行走,為的就是讓訪客體驗猶太人當年被禁錮的空間壓迫感。

二○一七年年底,位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庭針對一九九五年波赫內戰開庭審理,前克羅埃西亞指揮官 Slobodan Praljak 聽完判決後,大聲堅稱自己無罪,隨即當庭拿出氰化物服毒自殺。

這位一生宛如傳奇的指揮官,在南斯拉夫內戰中到底有無罪行,無從得知。歷史的真相真能蓋棺論定嗎?常常未然,也應該未然。但讓全世界為之震驚的當庭服毒這一幕,也許可以再讓我們深深思考一件事情:在特定時空背景下,個人與組織各自有多少能動性?

何鳳山的故事,通常會被放在「轉型正義」的脈絡下談,但對有志從事外交工作的人而言,另一個同樣值得思考的面向是,外交官身為公務員,如果面臨類似何鳳山當年的狀況,該服從?還是該抗命?

當然,何鳳山的例子也許有點極端,況且公務員本來就該服從,沒有自己的個人聲音,假如你的個性是那種沒辦法事事服從、有意見就想講出來的人,恐怕會在這樣的公務體系過得很辛苦了。

*本文摘錄自《我在外交部工作》
 
▲▼書籍《我在外交部工作》。(圖/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劉仕傑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劉仕傑時報出版外交官何鳳山領事館德國水晶之夜公務員猶太人奧地利生命簽證辛德勒轉型正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英國辛德勒」護669名猶太兒童登逃亡列車!49年再見救命恩人超催淚

「英國辛德勒」護669名猶太兒童登逃亡列車!49年再見救命恩人超催淚

當節目主持人問到現場是否有被溫頓救過的孩子時,溫頓身後突然有20多位男女同時起立,為這位當年的救命恩人鼓掌。溫頓看著當年被送上火車的孩子,忍不住流下淚來...

不顧帝國反對!「日本辛德勒」杉原千畝 拼命發簽證救回6000猶太人

不顧帝國反對!「日本辛德勒」杉原千畝 拼命發簽證救回6000猶太人

學習歷史,除了從前人的錯誤中記取教訓,也讓我們用更多元的角度思考未來。日子不斷地往前,當年默默付出的無名英雄,不會被淹沒在大時代的洪流裡。

用侏羅紀換來的電影 最強老爸25年前對決佛地魔 史匹柏為它拋下恐龍

用侏羅紀換來的電影 最強老爸25年前對決佛地魔 史匹柏為它拋下恐龍

當1982年《辛德勒的名單》小說出版時,史匹柏是少數幾位接觸過電影版權的導演,他還一度覺得自己並不合適,讓給了馬丁史柯西斯。最後又反悔

出發抓寶囉!日本香川設16款「呆呆獸人孔蓋」 超廢鯉魚王也來客串

出發抓寶囉!日本香川設16款「呆呆獸人孔蓋」 超廢鯉魚王也來客串

在日本,有許多形形色色的特色人孔蓋,吸引遊客特地到當地拍照、打卡,不只製造話題,也能帶動觀光,香川縣即計畫在16個觀光景點的人孔蓋換成呆呆獸版本!

工地施工轟隆聲=喵皇大敵!獸醫:對貓來說跟鬼一樣可怕

工地施工轟隆聲=喵皇大敵!獸醫:對貓來說跟鬼一樣可怕

在我的貓行為門診中,壓力大概就是我所有接手過貓問題的共通點。無論是貓咪會亂尿尿、攻擊人或動物、過度舔舐等,幾乎所有行為都跟壓力脫離不了關係。

宇宙中心是一片「白濁乳汁海洋」!印度眾神打爆頭 要喝裡頭那滴不死甘露

宇宙中心是一片「白濁乳汁海洋」!印度眾神打爆頭 要喝裡頭那滴不死甘露

毗濕奴,保護之神,拯救世界保護苦難眾生,如果三界有為難,就得靠毗濕奴出手保護天地萬物。聊到印度神話,真的不能不提「攪乳海」的故事!

炸雞王頂上之戰!網友激推「昌平炸雞王」 技壓退燒胖老爹?

炸雞王頂上之戰!網友激推「昌平炸雞王」 技壓退燒胖老爹?

最近胖老爹的熱潮逐漸退燒,取而代之的是高cp值的昌平炸雞王。究竟昌平炸雞王有何魅力呢?我們可以先從做為一塊優秀的炸雞該具備哪些條件來談談。

潛入《凪的新生活》那支「黃色電風扇」的推特帳號 碎念要把男角吹出門

潛入《凪的新生活》那支「黃色電風扇」的推特帳號 碎念要把男角吹出門

影視作品設立官方社群,甚至是為劇中虛構人物建立社群帳號,早已見怪不怪,但是《凪的新生活》卻為了劇中的一台電風扇設立個人帳號。

0920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0920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你今天似乎很想逃離現實,想讓自己陶醉在自己編織的幻想中。你會和親近的人敞開心扉,關係更近一步,矛盾也迎刃而解。今天你還會喜歡和有深度的人交朋友

娃娃臉上白一塊!巴西老爹手織「白癜風娃娃」 鼓勵病童接受自己

娃娃臉上白一塊!巴西老爹手織「白癜風娃娃」 鼓勵病童接受自己

巴西一位64歲的老爹João Stanganelli Junior,他是一名白癜風患者。他在30多歲開始出現症狀,隨著歲月增加,身上的白斑也越顯清晰。

辦28人性愛趴直擊女友戰6男 男友:給她難忘的20歲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