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e蛙梗圖」影響美國大選! 社群媒體已變分化意識的武器

梗圖力量也太強大

文/ P·W·辛格,艾默生·T·布魯金
譯/ 林淑鈴

你覺得好笑的「梗圖」,是有力的讚爭武器。

對牠的批評者來說,牠是仇恨與偏執的激烈象徵;對牠的支持者來說,牠是一個笑果,也是一個榮譽徽章;對創造牠的藝術家來說,牠只是一個「閒散的傢伙,喜歡吃零食、講電話和抽大麻」。

牠的穿著各式各樣,從藍色襯衫、鬆垮的衣服到桃紅色女性內衣。牠忽胖忽瘦;或悲傷、或自命非凡、或憤怒。有時候,牠看起來像川普,其他時候又像普丁、美國饒舌歌手妮姬.米娜(Nicki Minaj),甚至是希特勒。但關於牠,有三件事始終不變:

一、牠是綠色的。

二、牠的名字是佩佩蛙(Pepe the Frog)。

三、牠是搞笑的網路梗圖。

▲佩佩娃。(圖/翻攝 Motherboard)

會花時間上網的美國人,不太可能「沒見過」牠,而且不用多久,就會很希望「不要看到」牠。2015年,佩佩蛙被挑選成為川普網軍的旗幟;到了2106年,牠也變成白人民族主義復興潮流的象徵,被國際性猶太人非政府組織「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稱為仇恨的象徵。

川普還在推文上發布一張「他本人」成了擬人化佩佩蛙的照片。到了2017年,佩佩蛙的聲勢扶搖直上,川普的支持者還為了「在美國中西部某個地方」豎立一個佩佩蛙的廣告牌,發起群眾募資活動。

在推特上,俄羅斯的駐英大使館帳號曾使用一隻自鳴得意的佩佩蛙,在外交爭執過程中嘲笑英國政府(「不信任英國最要好的朋友和盟友?」)。但是……為什麼?一隻卡通青蛙變成白人種族國家的護旗手,或是國際外交活動的象徵或工具,實在一點道理都沒有。

但這從來不是這隻青蛙的問題。佩佩蛙反倒是一個演化週期的產物,以數位超高速在網際網路上變遷,層層堆疊各種意義,直到所有人完全歪樓為止。佩佩蛙也是再塑造與被挪用的衝突產物,牠就這樣被扭曲到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在理解佩佩蛙時,也可以理解梗圖,並藉由它們了解眾多網際網路構想的生命週期。

▲佩佩娃。(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佩佩蛙誕生於2005年,出自美國舊金山的藝術家麥特.弗里(Matt Furie)之手。在弗里的連載漫畫《男孩俱樂部》(Boy's Club)中,佩佩蛙是4隻青少年怪物裡的一員,就是一個卡通的懶鬼角色,以「喝酒、酸臭和不思考」度日子。

2008年,在圖像討論版網站4chan上有個匿名使用者分享一格漫畫,畫面中的佩佩蛙在公共廁所脫下褲子至腳踝後小便,旁白搭上牠這樣做的不害羞解釋:「感覺很爽啊。」

佩佩蛙的乾脆爽快與不合禮制,完全捕捉到隨心所欲、無禮的4chan 社群精神。牠在網路論壇使用者之間爆紅,而且更驚人的是──「超越」病毒式傳播,成為網際網路基礎文化的一部分。

當最初的這個梗圖似乎疲軟時,使用者又去挖掘弗雷的漫畫,獲取更多的圖像;當這個漫畫的梗用盡時,使用者就開始自己創造。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佩佩蛙成了典型的網路現象──有人氣與永無止境的適應性,同時又因為仍然過於怪異與無魅力,而永遠無法完全成為主流。

因為這些屬性,所以當佩佩蛙成為「4chan/pol/politics」(政治)版的非官方吉祥物時,沒有太讓人震驚;這些網路酸民為了川普而戰的時候,他們就夾帶著佩佩蛙梗圖。

對這些使用者來說,剛開始當成政治激進行動的嘲弄手段,不久就變成協助川普獲勝的重要操作。同時,傳統的川普支持者群體,也開始採取和實際酸民一樣的獨特風格和伎倆。結果,佩佩蛙歷經另一次變形──這個梗圖依然搞笑與不合禮制,但現在牠也充滿政治含義。佩佩蛙自此跨入現實的世界,背負起現實的後果。

在選舉的激情中,另外還有一場更黑暗的搏鬥,是為了佩佩蛙的靈魂而激戰。

這項行動由30位「發廢文者」和休閒健美運動員帶頭(或者他們想讓你這樣相信),他們擔心自己的梗圖正被一群不懂網路地下文化的「糯米」(normie,譯註:網路用語,指「正常人」之意,或是不太了解梗圖文化的人)借用。其解決之道是將這隻卡通青蛙抹黑成徹底的納粹分子,把充斥在社群媒體上的佩佩蛙梗圖,加上納粹標誌、希特勒語錄和第三帝國(Third Reich)意象圖示。

在一種日後變成常事的伎倆中,這些人也鎖定不知情的記者,利用與佩佩蛙相關的仇恨言論轟擊他們,目的是為了讓他們相信這個梗圖與白人至上主義和反猶太主義有關。這個開場行動很管用。

佩佩蛙緊密連結白人民族主義,遭到大多數記者和美國左派人士譴責,也不意外的被實際的新納粹分子欣然接受,他們終於有一個「很時髦」的象徵稱呼自己了。惡名昭彰的白人至上主義者領導人物理查.史賓塞,甚至在公開場合佩戴佩佩蛙的翻領別針,並在一支立即瘋傳的影片中,試圖解說它對自己事業的象徵價值─直到有個路人一拳揮向他的臉為止。

川普的酸民網軍像揮舞武器一樣運用佩佩蛙,撥弄與刺激主流媒體記者與希拉蕊的支持者,試圖誘出強力的反擊。在他們被呼喊成種族主義者或白人至上主義者之際,他們會以自鳴得意的憤怒回應,詢問一則漫畫的解釋,「究竟」為何遠遠脫離一隻愚蠢、搞笑的青蛙?

在川普背後支持的網路酸民、下一代白人民族主義者、另類右派行動之間,佩佩蛙成了一個意識型態的橋梁。諸如「血與土」之類第三帝國的短語,經由佩佩蛙的慢慢滲透,意外吻合川普的「美國優先」、反移民、反伊斯蘭教的競選政綱。一隻卡通青蛙的眨眼和點頭,就可以是一個豐富卻容易否決的象徵意義。

當川普獲勝時,佩佩蛙再度變形。這隻綠蛙成為一場成功、艱苦奮戰競選的代言人──牠現在掌有執政權了。在華盛頓特區的就職日中,可以在人群中見到佩佩蛙的鈕扣和列印輸出品,網路賣家甚至開始販售一種帽子,形式與越戰、韓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退伍軍人戴的帽子類似,並自豪的宣稱戴這種帽子的人是「梗圖戰的老戰士」(Meme War Veteran)。

在接下來幾個月裡,佩佩蛙的演化持續進行;牠突然現身在極右派的事件中,與頭髮花白、穿著迷彩服的民兵,以及身材瘦長的白人青少年一起遊行。當一名白人民族主義恐怖分子在維吉尼亞州的夏洛蒂鎮,開著自己的車子衝向人群,並撞死一名和平示威者時,他的臉書頁被人發現滿是佩佩蛙的梗圖。

反法西斯主義的示威者對此做出回應,用他們自己的招牌標誌塞爆街道與網際網路。佩佩蛙再度又有顯著的特色了:這次作為一具屍體,一張三K黨的面具從牠的綠色臉上撕下。

佩佩蛙真的是種族主義者嗎?答案是肯定的。佩佩蛙是無知、犯蠢的笑話?答案同樣是肯定的。事實上,佩佩蛙是一面稜鏡,一個不斷被重新詮釋與重新利用的象徵符號,操刀者包括網路惡作劇者、川普支持者、自由派的積極分子、極端民族主義者,以及所有只是剛巧瞥見牠的人。

佩佩蛙是一種梗圖、一艘空船,作用就像保護DNA的染色質(chromatin),在豐富且不斷繁衍的構想鏈上提供一個保護層。佩佩蛙所具備的屬性,其他所有的梗圖也是如此。它們是傳送文化憑藉的船隻──也是讚爭進行時仰仗的重要工具。

然而,梗圖的「概念」與網際網路無關。在1960年代後期,生物學家開始解開基因密碼的基本性質,發現細胞指令是如何從一代傳遞到下一代的。興奮莫名之際,他們也開始思考這項工作的概念,是否可以套用到更廣泛的領域。如果遺傳學的規則可以解釋生命,那它們是否可以解釋其他許多事情──甚至是資訊的本質?

歸根結柢,生命體為了生存必須不斷自我複製,同樣的,構想也必須這樣做。演化生物學家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1976年出版的著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中,將這些有生命並自我繁殖的資訊命名為:「memes」(迷因)。

道金斯提到:「迷因寄居的運算器,是人腦。」迷因誕生自人類的文化,並透過語言形塑與傳播。時日一久,一個迷因會變成自我指涉遞增且複雜又大量產出的「新」迷因群。一個迷因只要存在人類的心智中,它就是「活的」;被遺忘的迷因則代表它滅絕了,就像無法再傳遞自身基因密碼的物種一樣。

舉例來說,宗教可以被視為一系列廣義與狹義的迷因:從一個有較高權力的普遍信仰,到較具體的基督教信仰的教義問答(catechisms),甚至到扭曲宗教去策動偏執者反對另一種信仰的成員。比方說,史上最殘酷與最持久的迷因之一,就是一整套灌輸反猶太主義的陰謀論。

有個信念相信,猶太人有一個祕密的陰謀是意圖統治世界;這項信念始於中世紀,1903年時被寫進俄國祕密警察捏造的小冊子──《錫安長老會紀要》(The Protocols of the Meetings of theLearned Elders of Zion),然後這本小冊子因為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評論而在美國大量印刷與發行,並在後來使用於德國納粹的宣傳中。

網際網路的到來加速這種迷因的演化。已經學會寫程式且當成嗜好的道金斯,在1989年版本的《自私的基因》中也同樣有很多的體察。「顯然可以預見的是,製造出來的電子運算器最終也會協助自我複製的資訊模式──迷因,」他表示:「……它是一個完美的環境,可以讓自我複製的程式蓬勃發展與傳播。」

整個1990年代,迷因在混亂、新興的網站與論壇版的網絡中迅速繁衍。長期存在的迷因(例如:反猶太人的陰謀論)找到全新與能接納的閱聽眾,同時,全新的迷因又能博得大眾的注意力。「對迷因來說,網際網路是最優質的生態環境。」道金斯在2014年表示。

到這個階段時,道金斯本人也已經成了某種迷因──身為一名超級理性、易怒且無神論的理智派捍衛者,他設法轉型成為一名惡毒的推特酸民。

當網路變得更適合使用圖像和社群媒體時,我們知道的「網路梗圖」問世了。它們是圖像或是簡短的GIF動圖,經常會與純文字重疊,並易於分享,進而可以快速傳達構想。然而,掌握它們的全部含義,不僅必須了解手邊的內容,還要知道它先前的迭代。

舉例來說,「大笑貓」(LOLCat)現象由數萬張貓咪照片,再加上語法錯誤的文字說明所組成,只有當你熟悉它指涉的背景來龍去脈──網路上的貓咪圖像無處不在,它才會變得更有趣(在某個點上)。而且,最有效的梗圖常常都不只是建立在自己身上,也建置在其他的梗圖上。

佩佩蛙能夠擁有持久的高人氣,有一個原因是牠可以用來模仿或複製其他病毒式瘋傳的內容──基本上牠就是其他梗圖的「迷因」。

*本文摘錄自《讚爭:「按讚」已成為武器,中國、俄羅斯、川普、恐怖組織、帶風向者、內容農場,如何操縱社群媒體,甚至……不知不覺統治了你》

▲讚爭:「按讚」已成為武器,中國、俄羅斯、川普、恐怖組織、帶風向者、內容農場,如何操縱社群媒體,甚至……不知不覺統治了你。(圖/任性出版提供)

作者: P·W·辛格,艾默生·T·布魯金

譯者: 林淑鈴

本文由 任性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梗圖網路梗圖迷因memes川普網軍佩佩蛙P.W.辛格 艾默生.T.布魯金讚爭白人民族主義任性出版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天生臭跩臉「不爽貓」塔塔醬逝世 粉絲不捨:牠會永遠活在meme裡

天生臭跩臉「不爽貓」塔塔醬逝世 粉絲不捨:牠會永遠活在meme裡

相信許多愛看迷因梗圖的人都對這隻「不爽貓」不陌生,因為牠的皺眉眼和貌似永遠都在不爽的癟嘴,讓牠在網路上大紅,甚至還被許多人拿來做梗圖。

寶可夢變大300倍?《劍/盾》讓玩家全傻:是沒梗了嗎?

寶可夢變大300倍?《劍/盾》讓玩家全傻:是沒梗了嗎?

寶可夢正統續作《劍/盾》在近期公布的遊戲畫面中,許多玩家看到畫面就興奮到不行「終於可以轉視角了」、「地圖看起來有夠大」。

騙人啦! 去動物園點「水獺咖哩飯」 仔細一瞧..崩壞的臉看得心好寒

騙人啦! 去動物園點「水獺咖哩飯」 仔細一瞧..崩壞的臉看得心好寒

這年頭什麼都能騙,日本大阪一個網路漫畫家,六月底的時候去天王寺動物園玩,在餐廳點了一份兒童餐日式咖哩飯,先讓大家看看菜單上咖哩飯的樣子...

0826好星運開關│摩羯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0826好星運開關│摩羯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今天你內心會變得敏感,在情緒上的特點會更加明顯,反應也會更強烈。而且由於你在情緒上渴望安全感,所以會更傾向於接觸熟悉的事物和人,與陌生人來往的時候多半想借故離

「黃金香料」好吃還顧健康! 薑黃抗癌、保肝多功用

「黃金香料」好吃還顧健康! 薑黃抗癌、保肝多功用

大家喜歡吃咖哩嗎?那有點香辛的口感及黃色的外表,其實大多源自於一種抗發炎、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抗癌、心血管保護等作用的重要成份,即為薑黃。

惡靈附身家人互殺 《變身》三天打趴玩命關頭 家人不是家人最可怕

惡靈附身家人互殺 《變身》三天打趴玩命關頭 家人不是家人最可怕

《變身》由裴晟佑、成東鎰主演,片長約112分。電影裡的概念類似OCN韓劇《客:The Guest》,描述趁隙潛入一般家庭的惡靈!祂會附身在某家人身上,憑藉著天衣無縫的演技,除了挑撥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更籌劃殺掉家庭裡的所有成員

遊戲店逛久了變老闆 老玩家難忘太空戰士VII 電話多到不敢接

遊戲店逛久了變老闆 老玩家難忘太空戰士VII 電話多到不敢接

手機和線上遊戲出現前,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遊戲機年代。小學的時候,帶Game Boy來學校的人走路都有風、去同學家裡打PS2老是被電爆……你的回憶是什麼呢

做動畫「一部燒1億日圓起跳」!全靠製作委員會當乾爹 粉絲批:變大型廣告

做動畫「一部燒1億日圓起跳」!全靠製作委員會當乾爹 粉絲批:變大型廣告

如果電視動畫作品不受歡迎,那樣風險太大了,因此日本發展出一種特別的製作方式,叫做「製作委員會」。

離台北車程只要1hr!北宜蘭絕美秘境 衝浪、飛行傘、老街一次玩到飽

離台北車程只要1hr!北宜蘭絕美秘境 衝浪、飛行傘、老街一次玩到飽

梁靜茹有一首冷門歌曲名為〈看海計畫〉,每次Apple Music跳到這首歌,都會讓深陷於歌曲情境中的我,想即刻抓起身旁的包包,踏上火車,來場看海計畫。

浪漫「月下昏厥廢文」偷藏茶訊!老司機神解讀:整篇超實用

浪漫「月下昏厥廢文」偷藏茶訊!老司機神解讀:整篇超實用

看完吼吼連續三回「茶魚飯後」常見術語的介紹後,該是時候學以致用了。這次吼吼要帶大家認識茶客飯友們互相交流心得時,時常會用到的一種文體,個人稱之為「昏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