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也是老司機!去完風俗店「那裡」發癢 看診後聊開:某家技術特好

在日本這種事好像很盛行…?

文/魚漿先生

筆者曾於新宿歌舞伎町風化區的台灣人民宿擔任過接待員,這些故事皆是真實故事,童叟無欺。

先說好,我可不是老司機,我只是在停車場打工的泊車小弟,偶而就跟這些來停車場停車的老司機聊上兩句。

--

「那個,我那裡癢癢的。」

傍晚時分,我在最後一個客人Check In後,順手打掃起了民宿的接待櫃臺。而坐在櫃臺不遠沙發區的一個客人,對我講了這句話。

我呆了一呆,看著他,他也看著我。當我確定他不是在講手機或是用筆電跟人視訊的時候,我問他:「你是跟我講話?」

他一副那種像是國小時期下課後要跟你約廁所獻寶看違禁品的神情,彎著腰偷偷過來櫃臺前。

「那個,我那裡癢癢的。」

「哪裡?是房間打掃不乾淨嗎?蚊子?還是跳蚤?」我心想這間民宿舊雖舊,除了夏天有幾隻蚊子在飛之外,根本沒有跳蚤出沒,算是還滿乾淨的,更何況現在是冬天。

「那裡啦~」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畏畏縮縮的。

「阿是哪裡啦!不說我要下班了!」我看他要說不說的,火都上來了。

原來這位客人前天才剛去過粉紅沙龍(Pink Salon ピンサロ,也就是用口做專門服務的店),今天早上起來,就發現那裡紅紅腫腫又癢癢的。

▲▼粉紅沙龍Pink Salon ピンサロ。(圖/魚漿先生提供)
▲上面的回轉就是來幾次的意思。(示意圖/魚漿先生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下同。)

據老司機朋友說,粉紅沙龍算是日本常見的店鋪型風俗店,主打以手跟口的服務為主。曾經有個客人Check In前在粉紅沙龍來了三次,腿軟走不上民宿二樓的樓梯,我還下去扶他上來。

「真的好癢,你要幫我看看嗎?」

我連忙揮手制止他,雖然我在錢湯裡面看很多了,但我對別的男人的那個真的沒太大興趣,能少看一個就少一點精神創傷。

「這樣啊,那你是要擦藥還是看醫生呢?」

「其實我昨天晚上就有擦藥了,但好像沒什麼效果,你看,好像還是怪怪的。」他示意要我過去幫他看看,我連忙制止他。

「好,你別過來,我幫你問問看有沒有認識的醫生。」

終究解鈴還需繫鈴人,老司機的毛病還是要問老司機。我打電話給曾經是我的房仲的池袋風俗王,同時他也是PTT引退的日本風俗達人Z大,只要是日本風俗的問題他幾乎都能解答。

▲▼粉紅沙龍Pink Salon ピンサロ。(圖/魚漿先生提供)
▲粉紅沙龍各種類型都有,但除了手跟口的技巧之外,還有更厲害的保命絕活。

果然老司機就是有辦法,馬上給了我一家大久保的診所資訊,說報他的名字就可以了。我也寫了一些關於症狀的日文給客人,像是紅紅的(赤い/赤くなる),腫腫的(腫れ)或是癢癢的(かゆい)。

「好像腫的地方會熱熱的。」客人補充道。

「好,我寫給你,就是熱熱的(熱感/ねつかん)。」

說完後,客人就拿著我給的資訊就去看醫生了。後來有一段時間都沒有消息,忙著工作的我也忘了。在某一天下班的時候,我又遇見了那個客人,與往常不同,他見到我一臉笑咪咪的。

「這個送你。」我接過來,一看是一大瓶的獺祭。

「怎麼這麼客氣啦,不用啦。」

「沒有沒有,謝謝你幫我介紹醫生。」

「所以治好了嗎?應該沒事吧。」

客人點點頭,說沒有得病啦,只是帶來的紙內褲品質太差,磨到紅腫發癢而已。醫生看了看,就說這個回去擦藥就好了。「只是啊~」客人若有所思的說。

「怎麼了?」我問。

「原來醫生也是老司機啊。」

沒想到這個醫生也是台灣人,來這邊考上醫科後就留在東京當醫生了。不知是不是見到同鄉格外開心,或者他是當天最後一個看診的患者,醫生就跟他聊了起來。客人坦承跟醫生說就是去粉紅沙龍後才有這樣的症狀,醫生點點頭,跟客人說最近這一兩天還是休息一下,別去比較好。

「是因為怕感染嗎?」客人問。

「不是,是怕你被趕出來,那裡的小姐可是有受過訓練的呢!」醫生說。

原來,大部分粉紅沙龍的小姐,是做過專業小弟弟觀察訓練的。他說醫生拿出了一堆教材,都是各種小弟弟得病後的照片。

醫生告訴他:「這些粉紅沙龍小姐大多都很謹慎,得病了就不能工作。除了定期做檢查之外,一段時間後就會來診所聽相關的宣導跟衛教,每張照片的病症都記得一清二楚,連醫護人員有時會漏看的角落都不放過。」

「原來如此啊,這還真是風俗業的保命絕活。不過你看過那些照片後,應該不敢去了吧。」我問。

「當下是有點怕怕的,不過後來醫生說……」只見客人春風得意的說。

什麼?還有這樣的?!他跟我說,醫生還有告訴他某幾家特別衛生乾淨、某幾家的技術特別好,像是服務你的時候,還會那個這個的……說的我就聽不下去了。

▲▼粉紅沙龍Pink Salon ピンサロ。(圖/魚漿先生提供)
▲什麼還有學割?也就是學生有打折。果然粉紅沙龍號稱是風俗業的得來速,真是不虛此名。

至今那位客人還是很常來日本玩,也常常去粉紅沙龍跟小姐們做技術研究,每每遇到我總會說個天花亂墜。

而這些老司機們的故事還很多,那我們下次再見囉~

感情│主題投稿 你經歷過荒謬、有趣、或痛徹心扉的戀情?快來和我們分享吧~

 

關鍵字: 魚漿先生泊車八大行業老司機日本風俗店民宿粉紅沙龍醫生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好友喜宴驚見「新娘是風俗店櫻花妹」 新郎一句悄悄話man炸

好友喜宴驚見「新娘是風俗店櫻花妹」 新郎一句悄悄話man炸

前些日子,我回到台灣參加朋友阿政的婚禮。阿政是來日本旅行時在我打工的民宿裡認識的,阿政那時候下榻於我打工當接待員的民宿。

日本旅行如何「打敗2倍高物價」 達人省錢3招還能吃好料

日本旅行如何「打敗2倍高物價」 達人省錢3招還能吃好料

上次簡單介紹過日本自助旅行的行程,不過實際去過日本的朋友們都知道,日本的物價真的好貴啊!交通費貴(感覺每天都需要在卡片儲值),吃的也貴

第一次去東京這樣玩! 5天4夜「傳統、時尚、夜生活」超精華行程

第一次去東京這樣玩! 5天4夜「傳統、時尚、夜生活」超精華行程

同學們,終於放暑假了~~很多人都覺得台灣很熱,想出國走走!日本氣候乾燥,不像台灣那麼潮濕,就算夏天也很適合悠閒地散步喔!以下以個人經驗

日人找原住民當「高山挑夫」扛檜木! 94歲布農族阿公心裡比肩膀酸

日人找原住民當「高山挑夫」扛檜木! 94歲布農族阿公心裡比肩膀酸

背工從清朝一直到現在,有多種的稱呼,有人稱「挑夫」,也有人稱「高山協作員」、「高山嚮導」。一位學者蔡文科則稱這項職業為「嚮導挑夫」。

1024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巨蟹打打氣

1024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巨蟹打打氣

今天對你衝擊最大的就是你自己的意識,你可能擁有強大的意志力和感受力,內心更能洞見過去事情的本質。

上百浪浪靠他救 神童失去愛犬太心痛 用繪畫天份幫收容所換物資

上百浪浪靠他救 神童失去愛犬太心痛 用繪畫天份幫收容所換物資

來自俄羅斯的九歲藝術家Pavel Abramov用細膩的筆觸把大家的毛孩畫得唯妙唯肖。為俄羅斯阿爾札馬斯當地的流浪動物之家內一百多隻的狗狗帶來希望。

一句「我在乎你」拉回持槍學生!無畏他的槍已經上膛,英勇教練緊抱不放

一句「我在乎你」拉回持槍學生!無畏他的槍已經上膛,英勇教練緊抱不放

Keanon教練既沒有責罵Granados-Diaz,也沒有壓制、撲倒他,反而是溫柔地給Granados-Diaz一個大大的擁抱,並順利地拿下Granados-Diaz手上的手槍...

殺人網美「正到逃過死刑」!人氣太高粉絲動員求情 法官改判輕罪罰錢

殺人網美「正到逃過死刑」!人氣太高粉絲動員求情 法官改判輕罪罰錢

她的廣大粉絲串聯起來,在網路上替她聲援,粉絲們認為,警方是錯的,長相甜美、氣質的蘇玉珍不可能打人,她只是在事發當下,在一旁觀看....

把愛犬丟進滾水煮!變態父母逼孩子立正看好:這是你們的生日大餐

把愛犬丟進滾水煮!變態父母逼孩子立正看好:這是你們的生日大餐

有一次,Martha曾以「慶生」的名義說要煮大餐給孩子們吃,沒想到竟是把家中的一隻寵物犬活生生丟進滾水裡煮熟,這可怕殘忍的過程中...

智齒長歪「痛到自殺」!窮洋男沒健保「籌不夠錢看牙醫」絕望輕生

智齒長歪「痛到自殺」!窮洋男沒健保「籌不夠錢看牙醫」絕望輕生

最嚴重的情況是,他甚至睡前要喝濃烈的威士忌酒才得以入眠,他也曾跟母親表示,牙痛讓他快絕望了,「我真的受夠了!」他曾這樣對母親說...

踮腳短裙女「白皙屁股蛋」露出 網激動:沒穿內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