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瞎8年騙走一億補助!假盲人「倒車入庫只花20秒」 鄰居目睹怒舉報

被舉報剛好而已啦!

文/紅豆Q粉粿

政府用心規劃許多項目補助,倘若補助沒有確實讓「需要的人、弱勢者」領到,反而是被有心人詐騙領取,那真是功虧一簣!今天文內這位「裝盲、裝瞎」的惡劣男子就是血淋淋的案例~

一位年約40多歲的韓國中年男子,他自稱是「盲人」已長達八年之久,這八年來,他出外走路時都會使用導盲杖、戴上墨鏡。

他曾到當地一間小醫院接受視力檢測,順利拿到「視力障礙證明書」,接著他自稱因眼盲過著相當不便的生活,便到多個政府機構、非政府組織、民間基金會等,申請各種「助盲」補助津貼。

盲人,導盲杖(圖/達志/美聯社)
盲人示意圖,非當事人

這八年來,他陸續已拿到將近1.18億韓元(約台幣315萬)的助盲補助金。

然而,這一切都是他的詐騙手法!一位眼尖的鄰居已觀察他許久,總覺得他「不像是真正的盲人」。有一天,該名鄰居親眼看到他穩穩地「倒退停車」,停車過程不歪不斜,僅花幾秒鐘就一氣呵成停妥車,也曾聽過他脫口說出一句「這裡的風景真好呀!」

盲人,導盲杖(圖/達志/美聯社)
盲人示意圖,非當事人

最後,該名鄰居實在再也看不下去,在蒐集好證據之後,認定他是「假盲人」、決定向韓國反貪腐民權委員會舉報他。釜山警方調查後更發現,他還曾開車上高速公路!

他最後被以「詐欺罪名」起訴,不僅須把詐領的補助金通通歸還,恐怕還得面臨刑期究責。

VIA 統整報導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延伸影音…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關鍵字: 韓國詐騙補助政府盲人生活紅豆Q粉粿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難民悲歌!手無寸鐵遭警掃射 無數老弱未到岸先溺斃

難民悲歌!手無寸鐵遭警掃射 無數老弱未到岸先溺斃

如果要跨越伊朗邊境、前往土耳其,就得翻越高 山,足足爬上二十五、六個鐘頭。我們這群人並不擅長爬山,許多 人都死在途中。看著他們從我身旁墜落,自己卻無能為力,幫不上半點忙...

牧師宣稱自慰「危害社會」 性慾是罪惡,越壓抑越想嘗試

牧師宣稱自慰「危害社會」 性慾是罪惡,越壓抑越想嘗試

在工業革命以前,性控制對於資產階級以外的社群來說,並不怎麼重要。工業革命開啟了一個性否定的年代,可能的原因是中產階級興起,以及都市文化沒有那麼大的空間可以容納小孩。

全身發抖「翻垃圾桶找破衣穿」難民少年:不知未來在哪裡

全身發抖「翻垃圾桶找破衣穿」難民少年:不知未來在哪裡

西西里島上的每個城鎮都能找到四處遊蕩或是露宿火車站的移民,某一群青少年移民每天都會在巴勒摩中央車站前的廣場聚集。我就是在這遇見十七歲的阿拉吉跟十八歲的蘇馬,兩人都是甘比亞人。

當膩人生勝利組懷疑人生!佛祖出家之路 竟是被寵兒老爸逼的

當膩人生勝利組懷疑人生!佛祖出家之路 竟是被寵兒老爸逼的

有一部印度電視劇《佛陀》在華人圈引起不小的炫風,它除了講敘佛陀是如何悟道的過程外,也介紹了生活的時代的社會民情,還有他的親情、友情與愛情。

維尼梗之亂!《南方四賤客》道歉不忘嘲諷 「高級酸」挑戰政治不正確

維尼梗之亂!《南方四賤客》道歉不忘嘲諷 「高級酸」挑戰政治不正確

南方四賤客(South Park)他們向來有勇於挑戰時事禁忌的習慣,喜歡用戲謔、酸人的梗來襯托時代的荒謬。他們這一季的內容根本正面戳爆了14億人民的心。

天冷要進補!中醫師推3帖養生補湯:搭配運動+泡澡更有效

天冷要進補!中醫師推3帖養生補湯:搭配運動+泡澡更有效

冬令進補、補冬、首烏雞、藥膳排骨、麻油雞、薑母鴨、羊肉爐……冬天的街道上最顯目的招牌似乎就是這些了,為什麼冬天常常要吃補?

1016好星運開關│魔羯開好運,為巨蟹打打氣

1016好星運開關│魔羯開好運,為巨蟹打打氣

今天你的理智將會受情感支配,可能變得很主觀,身邊的人也許難以理解你,尤其是與那些最親密的人之間的溝通。

捏死蛆蟲洗一洗照吃!直擊窮母窩垃圾場挑雞骨頭 全家六口吃廚餘度日

捏死蛆蟲洗一洗照吃!直擊窮母窩垃圾場挑雞骨頭 全家六口吃廚餘度日

雞骨頭可以蒐集起來賣給農場餵豬,殘肉可以賣給加工工廠,如果有大塊一些、完好無缺的碎肉塊,就可以挑出來洗一洗...

紅豆Q粉粿|換位思考吧!如果言語可以是朵花,何苦讓它變成雙面刃?

紅豆Q粉粿|換位思考吧!如果言語可以是朵花,何苦讓它變成雙面刃?

就「鍵盤傷害」一事來談,身為網路媒體編輯、在媒體圈工作至今三年餘,粿一點也稱不上資深,然而,卻也體會過不少次言語攻擊,有些是群體性的留言,有些是零星私訊...

身高152獲「格鬥界最強」封號!山口芽生走出霸凌,不論輸贏都擁抱對手

身高152獲「格鬥界最強」封號!山口芽生走出霸凌,不論輸贏都擁抱對手

「母親經常給我擁抱...一直都是這樣,我從沒想過她走了,那真的很難,但又花了幾年時間,我才知道沒有母親的生活有多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