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忍霸凌三年淚喊「為什麼是我」 媽媽嘆:這是小事情

謝謝你勇敢的活下來!

(本篇內文為讀者投稿,文中資訊由投稿人撰寫提供,部分以化名及第一人稱稍作潤飾處理,敬請見諒。)

#粉粿相談室/投稿人:白/主題:霸凌三年,時間過了但永遠欠我一句道歉

國一生活的第一天,面對廣大陌生面孔、陌生環境,這可能是大家對於新環境的第一印象,話題不意外都是問「你小學讀哪裡?」「怎麼會想讀這一間?」

我的小學距離國中就一個彎角,一間私立的小學,大家來自不同的小學集合在同一個班級,感覺上大家很活潑沒有距離,很好相處,本來以為可以和樂融融過完國中三年,但這一個個的疑問,卻是帶給我更黑暗的深淵。

某天午休結束要準備上課了,教室的燈開了一半讓大家醒醒眼睛,記得我坐在第三排中間的位置,小老師發下前天的考試卷,「奇怪?怎麼沒有我的?還是發到別排了?」當時候我心裡是這樣想的,過了不到五分鐘,我的考卷從後面傳回來,我看到的是…揉成一團被攤開的廢紙,接下來聽到的是斜後方女生的竊笑聲。

當下不以為是霸凌欺負的一種,我猜想是無意間被認為是垃圾,而不小心揉掉的。

下午體育課開始了,今天上的是籃球課,只要是運動類項目女生都很懶,老師一個不注意,我們就會偷偷休息打混,混五分鐘也開心;我分配在一組六個女生的組別,在投籃時不小心打到站在籃框下的女孩(稱呼:玥玥),當下的我跑到她旁邊,緊張地道歉並詢問她的狀況,然後匆忙跑去拿回已經滾遠的籃球。

回來時玥玥追著我跑,以為只是單純的打鬧,卻是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丟向一群女生:「幫我好好照顧她!」丟下這一句話,她就站著遠遠的,像是觀眾席上的民眾,看著訓獸師打著馬戲團上的獅子一樣,女生們一個接著一個笑了。

後來我想衝出去逃開卻被另一個女生(稱呼:妘妘)抓回來,她的手掐著我脖子問「你要去哪裡?」

我害怕了!籃球場那麼小,老師呢?男同學呢?怎麼都不在?下意識我揮開她的手推開她,「幹X娘!」就這樣我離開成功了,玥玥跑來拉住我的手問「你憑什麼罵她?」害怕到發抖的我揮開她的手,帶著發抖的聲音拉開嗓門的說「請問她憑什麼掐我?」


後續,我跟媽媽說這件事情,媽媽帶著我去OK商店買了兩條巧克力請我帶給她們(玥玥和妘妘),媽媽跟我說:「國一才剛開始,別把關係搞壞了,來!這個給他們,以和為貴。」

隔天我帶給她們,以為從此風平浪靜。

印象深刻的幾個回憶,國二那年以為交到一個很好的朋友(稱呼:茹茹),明知道我是大家欺負的對象,還是跟我當朋友,媽媽每天都會給我50元的早餐錢,剩下來的下課買點心吃,有時候茹茹想吃什麼,我都會省下早餐跟點心錢買給她吃,當下的我沒有多想,只認為「她是我的好朋友」。

放學茹茹會跟班上同學一起搭公車,那時覺得自己好像不一樣了,不怎麼孤單,其實我仍然是一個人,好像說好的默契「別理她」,當我有時候被欺負時,我以為茹茹是不知情。

有一天我以為腳邊紙條是給我的,打開後看見她和其他女生的對話:「欸你幹嘛跟她在一起阿?不知道大家在公幹她嗎?」「你不知道嗎,對她好一點我放學就有免費的點心欸!」

我折回去,在拍拍前面同學的肩膀把紙條遞給她請她傳給某某某,那天,我自己搭車回家。那天開始,不管在學校有沒有被欺負,回家就是在房間邊寫作業邊哭,往往一哭都是半小時以上,哭完後洗澡然後吃飯,隔天一樣拿著書包去上學。

在那年,「霸凌」就只是惡作劇或是欺負而已。記得教育局當時會發給各學校「匿名,霸凌調查表」,我幾乎都勾「有被欺負」,為什麼最後沒有人關心狀況?

原來,調查表交給玥玥後,她改掉了…而她也知道那張就是我的,應該說…全部女生都知道,那一陣子玥玥和妘妘都很安靜沒找我麻煩,我又自認為,「可能老師在處理了...」


現在的我得了憂鬱症,在象山的某間醫院治療,我的左手帶著手錶,是為了遮住美工刀劃出的疤痕,高一的某天我在臉書搜尋到妘妘後,私訊她,「當年為什麼欺負我?」

得到的回覆是「我們班有這個人嗎?」沒錯我們後來又吵架了,她把對話PO上去,而班上討厭我的女生都在下面留言,妘妘開了群組把我拉進去讓我知道他們怎麼罵我的,但…我不嗆回去,把證據蒐集起來,我帶著媽媽去警察局提告,警察問我媽媽確定要告嗎?我媽媽就回應,「我也跟小孩說了這是小事情…」

我憤怒的哭了。「媽媽你懂被欺負三年的心情嗎?就差一點我就死了!」

雖然現在的我有能力保護自己,但國中的陰影揮之不去,想到還是會哭,還是會問自己「當年為什麼是我」。

(全文完)


若您對於校園、霸凌、憂鬱、教育…等議題有所感觸,都歡迎來「粉粿相談室」以匿名的形式寫下心聲,我們保護你的身分,也讓你的聲音被聽見!

延伸影音...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關鍵字: 霸凌校園生活學生投稿徵稿紅豆Q粉粿素人童年粉粿相談室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去南韓別光看歐巴 性犯罪率高得嚇人 搭地鐵最需小心

去南韓別光看歐巴 性犯罪率高得嚇人 搭地鐵最需小心

根據《中央日報》等韓媒的報導,隸屬於南韓國會行政安全委員會的國會議員金漢正(김한정)從警方收到一份統計數據,根據數據分析得到一項驚人發現,去年地鐵發生的性侵案高達2171件。

日本最瞎3億元搶案 警方調查又花9億 犯人留下逾百物品還是抓不到

日本最瞎3億元搶案 警方調查又花9億 犯人留下逾百物品還是抓不到

經常接觸日本影視的人,應該對這個《三億日元搶劫案》不陌生吧!雖然有媒體稱它是「日本警方最不想面對的案件」,但不論是小說、漫畫、電視劇還是電影,都喜歡以此案件為素材。

冰的啦!日發明「急凍杯架」 冰飲24小時維持零度透心涼

冰的啦!日發明「急凍杯架」 冰飲24小時維持零度透心涼

以外型來看,它主要是針對超商紙盒飲料量身打造的急凍容器,只要把紙盒飲料放進方形容器中,接著啟動冷卻開關,黏著杯架的冷卻裝置就會啟動,內有散熱型風扇,可以阻隔周遭襲來的熱氣...

熱到被烤熟!日網友拿火腿放板金烤 雞蛋放車內也變溫泉蛋

熱到被烤熟!日網友拿火腿放板金烤 雞蛋放車內也變溫泉蛋

最近的天氣真的是熱翻天,廢柴每天騎車上班都覺得自己快要被烤乾了,不過最近就有日本網友親自實驗,太陽大被烤熟可不是說假的。有日本網友就秀出自家汽車儀表板上的溫度,竟然高達攝氏41度!這種溫度根本是會悶死人的阿!光是在車內就這麼高溫,更不用說外面的板金會烤得多燙。

西日本水災太嚴重!集英社佛心:《少年JUMP》整本放上網免費看

西日本水災太嚴重!集英社佛心:《少年JUMP》整本放上網免費看

前些日子的西日本水災,造成非常嚴重的災情。目前統計已經有超過200人死亡,財物損失就更不用說了。而在這樣的狀況下,發行漫畫周刊《少年JUMP》的集英社,就做了一個佛心決定:既然雨災影響配送、讓很多人拿不到訂閱的雜誌可看,那我們就把整本書放上網路吧!

農夫還兼當乩童!一窺台灣80年前農村生活 再苦一角也要賺

農夫還兼當乩童!一窺台灣80年前農村生活 再苦一角也要賺

當時政府在各地進行興建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整土、挖溝,在農閒時期,阿公為了養家活口,也跟著鄰居到外地「擔土」(台語),盡量能賺就賺,不放過任何掙錢的機會。

聊天到一半「下秒集體墜坑」 礦工回憶拿命換飯吃 同事一下就沒了

聊天到一半「下秒集體墜坑」 礦工回憶拿命換飯吃 同事一下就沒了

我70歲,最近到廟裡安太歲,虛歲算71。我是外省人,福州人,爸媽是民國38年(1949年)一起撤退到台灣,我在台北婦幼醫院出生,爸爸在基隆做公務員

12歲童砸死流浪漢!被逮笑答「無聊找樂子」 轄區警無奈:父母都不管了

12歲童砸死流浪漢!被逮笑答「無聊找樂子」 轄區警無奈:父母都不管了

當時,流浪漢抓著自己的行囊想離開,沒想到兩個男童窮追不捨,流浪漢越跑越急,最後摔倒的同時,兩名男童抓起最大的石塊,對準他的頭部猛砸...

喉嚨抽出5公分長刺!辣妹摔車「撲向仙人掌草叢」起身哭喊:快救救我

喉嚨抽出5公分長刺!辣妹摔車「撲向仙人掌草叢」起身哭喊:快救救我

一個不小心,他的妻子便摔車、跌進一叢仙人草堆裡!且是正面朝下!男方一看不得了,趕緊停下來去幫妻子,他的妻子雖然沒有哭,但全身都被仙人掌刺得滿滿的...

嫌鐵板燒賣爛肉! 師傅冷哼「一小匙辣椒+黑胡椒」滿足白目客難忘辣度

嫌鐵板燒賣爛肉! 師傅冷哼「一小匙辣椒+黑胡椒」滿足白目客難忘辣度

當時只要第二天放假或沒早課,我就會跟朋友約去打網咖到凌晨,接著去天母某間鐵板燒吃消夜,吃到夜班的鐵板燒師傅都認識我們。

日高中妹「驚人發育」勾魂老司機 海邊受訪照求神人...本尊被神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