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剪刀讓街友笑開懷!型男髮型師剪髮不愛收錢:沒有人該被遺忘

謝謝Joshua所做的一切!

文/紅豆Q粉粿

好人好事在世界各地不斷發生!

一位名為Joshua Coombes的髮型設計師,他住在倫敦,雖然擁有自己的店面,在當地名氣也不小,照理說給他剪一顆頭,他可以開很高的價錢。但那並不是Joshua想要的,他最喜歡偷偷跑出店外,替街上的流浪漢們剪頭髮!當然,他絕對不收錢。

Joshua在社群媒體發起「DoSomethingForNothing」活動,邀請更多人一起做善事,做善事、幫助他人,無須任何目的,不一定要有什麼原因,只要有一顆同理心就好!

替街友剪髮、改頭換面的同時,Joshua的想法是,「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曾犯錯。這個運動重點不在於剪頭髮,而是藉此和那些常常被遺忘的人打開話題,和他們聊天,聆聽他們的故事。」

現在已有近3萬多人響應Joshua的活動,越來越多人願意主動關心、關懷弱勢。

寫到此,倘若你也認同Joshua的看法,不妨也開始伸出友善之手幫助需要的人吧!那不需要任何原因的,只要一顆真心就好。

延伸影音...

VIA 統整報導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關鍵字: Joshua Coombes善心助人髮型師剪髮生活紅豆Q粉粿流浪漢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去南韓別光看歐巴 性犯罪率高得嚇人 搭地鐵最需小心

去南韓別光看歐巴 性犯罪率高得嚇人 搭地鐵最需小心

根據《中央日報》等韓媒的報導,隸屬於南韓國會行政安全委員會的國會議員金漢正(김한정)從警方收到一份統計數據,根據數據分析得到一項驚人發現,去年地鐵發生的性侵案高達2171件。

日本最瞎3億元搶案 警方調查又花9億 犯人留下逾百物品還是抓不到

日本最瞎3億元搶案 警方調查又花9億 犯人留下逾百物品還是抓不到

經常接觸日本影視的人,應該對這個《三億日元搶劫案》不陌生吧!雖然有媒體稱它是「日本警方最不想面對的案件」,但不論是小說、漫畫、電視劇還是電影,都喜歡以此案件為素材。

冰的啦!日發明「急凍杯架」 冰飲24小時維持零度透心涼

冰的啦!日發明「急凍杯架」 冰飲24小時維持零度透心涼

以外型來看,它主要是針對超商紙盒飲料量身打造的急凍容器,只要把紙盒飲料放進方形容器中,接著啟動冷卻開關,黏著杯架的冷卻裝置就會啟動,內有散熱型風扇,可以阻隔周遭襲來的熱氣...

熱到被烤熟!日網友拿火腿放板金烤 雞蛋放車內也變溫泉蛋

熱到被烤熟!日網友拿火腿放板金烤 雞蛋放車內也變溫泉蛋

最近的天氣真的是熱翻天,廢柴每天騎車上班都覺得自己快要被烤乾了,不過最近就有日本網友親自實驗,太陽大被烤熟可不是說假的。有日本網友就秀出自家汽車儀表板上的溫度,竟然高達攝氏41度!這種溫度根本是會悶死人的阿!光是在車內就這麼高溫,更不用說外面的板金會烤得多燙。

西日本水災太嚴重!集英社佛心:《少年JUMP》整本放上網免費看

西日本水災太嚴重!集英社佛心:《少年JUMP》整本放上網免費看

前些日子的西日本水災,造成非常嚴重的災情。目前統計已經有超過200人死亡,財物損失就更不用說了。而在這樣的狀況下,發行漫畫周刊《少年JUMP》的集英社,就做了一個佛心決定:既然雨災影響配送、讓很多人拿不到訂閱的雜誌可看,那我們就把整本書放上網路吧!

12歲童砸死流浪漢!被逮笑答「無聊找樂子」 轄區警無奈:父母都不管了

12歲童砸死流浪漢!被逮笑答「無聊找樂子」 轄區警無奈:父母都不管了

當時,流浪漢抓著自己的行囊想離開,沒想到兩個男童窮追不捨,流浪漢越跑越急,最後摔倒的同時,兩名男童抓起最大的石塊,對準他的頭部猛砸...

喉嚨抽出5公分長刺!辣妹摔車「臉撲向仙人草叢」 起身哭喊:快救救我

喉嚨抽出5公分長刺!辣妹摔車「臉撲向仙人草叢」 起身哭喊:快救救我

一個不小心,他的妻子便摔車、跌進一叢仙人草堆裡!且是正面朝下!男方一看不得了,趕緊停下來去幫妻子,他的妻子雖然沒有哭,但全身都被仙人掌刺得滿滿的...

嫌鐵板燒賣爛肉! 師傅冷哼「一小匙辣椒+黑胡椒」滿足白目客難忘辣度

嫌鐵板燒賣爛肉! 師傅冷哼「一小匙辣椒+黑胡椒」滿足白目客難忘辣度

當時只要第二天放假或沒早課,我就會跟朋友約去打網咖到凌晨,接著去天母某間鐵板燒吃消夜,吃到夜班的鐵板燒師傅都認識我們。

感冒吃藥不會好!診所設「抗生素套餐」按個鈕就開完藥:滿足病人需求

感冒吃藥不會好!診所設「抗生素套餐」按個鈕就開完藥:滿足病人需求

到了冬天,幾乎都是感冒患者。診所導入了電子病歷(在電腦上寫病歷、開處方箋的系統),在電腦上有個按鈕【感冒1】。之後只要按下「決定處方」的按鈕就好。

用安樂死名義出征 二戰納粹屠殺20萬殘疾者 理由是淨化人類素質

用安樂死名義出征 二戰納粹屠殺20萬殘疾者 理由是淨化人類素質

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第二次世界大戰剛開戰時,家中有安養嚴重身心障礙兒童的德國家庭,皆收到了一封寫有「您的孩子在接受更進一步治療時,突然死亡」的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