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來的漫畫家! 盧卡斯首部連載《檳榔美少女》中文聽SHE學的

巴西盧卡斯在台灣圓夢

文/鏡周刊

因為遠在半個地球外的偶像團體S.H.E,12歲的盧卡斯第一次認識台灣,他看台灣偶像劇、聽台灣流行音樂,南拳媽媽、王力宏、TANK…他如數家珍。偶像劇裡如少女漫畫般的情景,是他渴望的遠方,想像自己有一天也能身在其中。

他從小熱愛漫畫,卻不敢奢望成為漫畫家。從巴西遠渡重洋來到台灣,偶像們都長大了,歷經火吻、結婚、離婚或生子,盧卡斯也長大了,在這裡獲得第一個漫畫連載機會。台灣曾經給他一個夢,如今,也為他圓了一個夢。

時間是早上10點,地點在台北公館地下室的Mangasick,小小的漫畫書店裡都是奇異珍藏,許多是網路上找不到的絕版漫畫。來自巴西的漫畫家Lucas Paixão(盧卡斯)眼神專注,在半裸的男友Chris身上畫漫畫。漫畫從Chris的左手開始,想繼續往下讀,得拉起Chris的左手、稍微轉動他的手肘,看見的是漫畫角色走在長長的階梯上。 

肉體當畫布 每個觀眾反應都不同

Chris練得精壯的胸膛是盧卡斯的主要畫布,今天的故事是2人如何相戀。畫筆來到腋下,盧卡斯細細為漫畫角色畫好頭髮,遠遠看去,頭髮從Chris的腋下爆出,逗得我們哈哈大笑。故事結束在Chris的右手,我們靠近Chris的身體想閱讀故事,奇妙的是,我們很快掉進看漫畫的脈絡中,忘了盯著的是原本讓人害羞的男子裸體,甚至還跟Chris聊起天來。

剛滿29歲、來自巴西薩爾瓦多的盧卡斯,第一部連載作品是《檳榔美少女》,他去年自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畢業,碩士論文主題是「人體敘事與漫畫多元性」,數萬字論文皆以中文撰寫。去年初舉辦的畢業個展也在Mangasick,4位模特兒全裸上陣,入場觀眾還得查驗身分證。回憶當時,盧卡斯用略帶口音的流利中文興奮敘述,「畫的都是模特兒自己的故事。超好玩的,每個觀眾的反應都不同!」

盧卡斯擅長觀察描繪人體,動念想在人體畫漫畫,是希望了解觀者會如何閱讀故事。

「有個男生全裸,故事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在雞雞上,我以為很多人不敢看,可是很多女生不在乎。她們還會好奇結局,直接跟模特兒聊起來。」奇特的作畫媒材也有一番道理,盧卡斯是漫畫家,也是動畫創作者,他觀察到手機長條式漫畫閱讀顛覆傳統紙本呈現,連帶著劇情也跟著改變,「我很好奇,如果是畫在身上呢?要一邊看故事、一邊看人體,會是什麼反應?」 

因為S.H.E  一點一點學會了中文

巴西是南美洲第一大國,與台灣相距半個地球,堪稱距離台灣最遠的國家。我們上網搜尋飛機航班,不管怎麼選擇,從歐洲、杜拜或從美國轉機,至少要轉機二到三次,最短飛行時間超過30小時。對盧卡斯來說,那也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了,2014年他來台讀碩士,媽媽送他去搭機時,2人在機場哭得唏哩嘩啦。

故事要從S.H.E說起。12歲那年,盧卡斯在YouTube上,想找Joanna Pacitti的〈Watch Me Shine〉,卻下載成S.H.E翻唱的中文版。螢幕裡3個清新少女唱的是中文,字幕也是中文,奇妙的發音與文字讓盧卡斯很著迷。更吸引盧卡斯的是MV中的科技未來感,「我一看就很喜歡,那首歌的感覺很青春,巴西年輕人聽的都是比較大人的歌。」

盧卡斯是漫畫家也是動畫創作者,圖為他為巴西歌曲創作的MV,還畫入台灣街景與高雄蓮池潭龍虎塔,網友熱烈留言MV好看,點閱率超過870萬次。(盧卡斯提供)

他上網Google台灣,開始聽中文歌、追台灣偶像劇,問他看過哪些偶像劇?「噢!很多喔!我第一個看的是有Ella的,她演一個醜八怪,家人都是帥哥美女,叫《薔薇之戀》。也有看《終極一班》《花樣少年少女》,還有一個我很喜歡的,叫《十八禁不禁》,是黑澀會美眉和阿本演的。」看著中英文字幕,聽劇中人發音,盧卡斯竟一點一點學會中文。

巴西是個熱情的國度,盧卡斯記得,幼年著迷的兒童節目主持人Xuxa,便是穿著性感、豐胸細腰的妖嬈熟女。長大一點了,身邊朋友瘋迷美國漫威,盧卡斯熱烈擁抱的卻是日本漫畫,相較於少年漫畫的熱血,他更喜歡少女漫畫的畫風,熱愛的作品是CLAMP《庫洛魔法使》,CLAMP是日本知名的漫畫創作團隊,作品主題與風格十分多元。

當時許多台灣偶像劇改編自日本漫畫,相對性感的巴西文化、精緻嚴謹的日劇,台灣偶像劇裡的青春與夢幻更吸引他。「台劇給人感覺很輕鬆、很單純,跟我個性很像。拍攝手法也很像動漫的感覺,很新潮。」曾夢想當漫畫家嗎?「沒有。不敢想。我不敢妄想。」他補充,薩爾瓦多每年有很多動漫活動,但不會有人販賣自己畫的漫畫,看不到未來的夢想讓人卻步,成為遙不可及的夢。

21歲那年,他獨自到亞洲旅行。當時S.H.E已開始獨立活動,盧卡斯在廣州聽田馥甄演唱會,又在北京參加Ella簽名握手會。看到偶像活生生在眼前,他興奮極了,「好像在做夢一樣。」他記得,每個粉絲都安靜地跟Ella握手,沒有人多講話,只有他哇啦哇啦的,「我講了一大堆很爛的中文,從小就喜歡妳們之類的。我到現在還記得她的表情,一整個被我嚇到的臉。」 

終於能來台 不可能的夢想就有了

旅遊後回到巴西,盧卡斯繼續平面設計師的工作,但日日在電腦前工作,他想著念著的都是台灣。台灣朋友寄給他一張又一張的台灣明信片與車票,他珍而重之地收起,像來自異鄉的家書。當時,他卡在設計師工作得不斷地配合業主要求,正茫茫然不知道該往哪走,索性上網研究簡章、申請台灣學校。收到錄取通知時,他正在上班,「我好高興,超級高興,馬上就辭職了。」

從小不敢奢望當漫畫家,是台灣的同人誌會場激發了盧卡斯(左),他也常到場內拜訪cosplay的好友。

回到日日想念的台灣,朋友帶他去逛漫畫同人誌展,場內上千攤社團展售自己的漫畫、與同好交換最新作品,現場生氣勃勃。「沒想到台灣有這麼多人在畫漫畫!」他又開始畫漫畫,給研究所老師看,有的老師劈頭說那是垃圾不是藝術,也有老師鼓勵他繼續發展。他一頭栽進漫畫裡,參加比賽得獎、獲得連載機會,「本來覺得是不可能的夢想,突然就有了。」

《檳榔美少女》是盧卡斯第一部連載漫畫,為符合手機閱讀,畫面也採長條式創作。(盧卡斯提供)

第一部連載作品是《檳榔美少女》,靈感來自他撿到的檳榔盒。檳榔盒上豐胸細腰的女人,讓他想起巴西兒童節目主持人Xuxa。後來他才知道,檳榔盒來自鄰近的檳榔攤,檳榔西施也是台灣的特有景觀。他在碩士班課程提及想畫檳榔西施,沒想到有同學立即反應「好俗喔!」談起這件事,盧卡斯搖搖頭:「我不覺得。檳榔西施也是努力工作,背後也會有自己的故事啊!」

《檳榔美少女》是盧卡斯第一部連載漫畫,為符合手機閱讀,畫面也採長條式創作。(盧卡斯提供)
創作前,他大量閱讀文本、看紀錄片,曾徒步到檳榔攤想採訪西施,「結果她們好凶喔!罵我,叫我走開。」取材失敗了,但他看見檳榔西施的防衛心,「雖然我沒有成功問她問題,但我知道她們會怎麼保護自己。」種種觀察都成為故事素材,他試圖顛覆主流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在他的故事裡,女主角是檳榔攤老闆,穿著性感可愛不是為了討好男人,「她穿很辣,是因為自己高興。」

漫畫連載迴響熱烈,連盧卡斯常去的早餐店姐姐都看到了,「原來她以前當過檳榔西施。懷孕大肚子上班時,還遇到開高級跑車的男人,下面脫光光來買檳榔。」還有家裡開檳榔攤的讀者留言說,小時候同學都不敢跟他做朋友,以為他家是黑道。

沒爸我沒差 從不覺得要多一個人

盧卡斯觀察,台灣女性比較委屈求全,「好比為了保留家庭,不幸福也會勉強。」但他成長的巴西是母系社會,單親家庭多、離婚率也高,「在巴西,沒有愛或不幸福就離婚,我們只活一次,就要活得開心。」文化差異也讓他震撼,「有個台灣朋友娶了離過婚的女生,家族的人都不敢講,好像那女生做了什麼壞事。單親家庭也是,好像不正常,單親媽媽辛苦生活,還要承受社會眼光。」

生長在單親家庭,盧卡斯(左)從小和媽媽(中)與姊姊(右)感情極好。(盧卡斯提供)

在異鄉追夢,盧卡斯最想念的人是母親。盧卡斯的母親是單親媽媽,在醫院擔任社工,一次旅行中與盧卡斯的父親熱戀,之後獨自生下盧卡斯。母親一個人帶大盧卡斯與同母異父的姊姊,都說單親家庭苦,但盧卡斯從未聽過母親抱怨,形象總是堅強與快樂。小時候,盧卡斯最喜歡父親節,每年這一天,母親會想辦法讓盧卡斯開心,送盧卡斯喜歡的禮物,帶他去吃很貴的日本料理。

「其實我真的沒感覺,沒有爸爸對我沒差,我從來不覺得需要多一個人。」來台後,他感受更加深刻,外人多會好奇爸爸在哪兒?「我從來不覺得我們不正常,是(台灣)社會告訴我,我才知道,喔,原來家庭是有刻板印象的,要有一種模式,這樣才是家庭。」他想了想,繼續說,「但不是這樣的,單親媽媽、同性戀,還有爺爺奶奶帶的孩子,都不是不正常。我會覺得,一個家庭,愛,才是最重要的。」

去年底,他與台灣男友Chris相戀,2人都喜歡畫畫,有說不完的話。我們側訪Chris,他說,盧卡斯內心有個善良單純的孩子,上公車會扶老人、還會幫人抬行李,「我最愛看他大笑,好像世界上什麼煩惱都沒有了。」二人第一次見面,盧卡斯發現Chris剛戴牙套,特意把食物切成小塊,方便Chris食用。「見面後第3天,他寫了一首歌,自彈自唱跟我告白。」 

與台男相戀 像是有了新的一家人

談及男友在自己身上作畫,Chris也充滿粉紅泡泡,「把故事用漫畫表現在人體上,觀眾可以直接跟藝術品對談,我很喜歡這個概念!而且他畫我的時候,眼神好專注、好迷人喔。」提及Chris,盧卡斯也總是喜孜孜,還常造訪男友家,「他們全家人都好可愛,我好像有新的家人了。」

盧卡斯(左)和男友Chris(右)一見鍾情,二人超喜歡拍拍貼,偶爾還會穿上情侶裝。

12歲時的盧卡斯因為S.H.E認識台灣。如今,他遠渡重洋而來,在這座小島實現過去不敢奢求的夢想。去年S.H.E成軍滿17年,推出新曲《十七》,MV微縮3個少女組團、成名、挫折到再起的過程,盧卡斯忍不住邊看邊哭,那十七年彷彿也微縮著從兒時不敢做夢到成年圓夢的自己。感覺如何?「很像奇蹟。」


更多鏡週刊報導
【巴西漫畫家圓夢記番外篇】不是漫畫環境不夠好 「是我還要更努力」
【巴西漫畫家圓夢記番外篇】他最愛滷肉飯和歐巴桑 原因是這個…
【巴西漫畫家圓夢記一】巴西少年因S.H.E成哈台族 聽歌看偶像劇學中文

關鍵字: 鏡週刊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從暖男演到復仇之鬼!必追藤岡靛「3部日劇」 來台發展紅回日本

從暖男演到復仇之鬼!必追藤岡靛「3部日劇」 來台發展紅回日本

雖然藤岡靛在日本演藝圈的起步晚,但這幾年內也留下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接著就來跟大家介紹這個「逆輸入帥哥」,有哪些值得一追的戲吧。

1019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1019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現在你感覺內心充滿愛。和家人的互動,變得較為積極,你的親人裡可能會有喜慶的事情發生。你的貴人一定是你的母親或者姐姐妹妹。

憑實力單身太狂!都丟直球了還不接 不缺勇氣只是讀不懂曖昧的空氣

憑實力單身太狂!都丟直球了還不接 不缺勇氣只是讀不懂曖昧的空氣

單身理由百百種,有些人覺得「沒差,一個人自由自在。」;有些人則是心急如焚求神問卜,把全台灣的月老廟都拜了一遍。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運作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運作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實驗室人員會將輸管強行塞進小狗的咽喉餵毒,也會暴力地從籠子裡抓出小猴子,並用特製的鐵架將牠們控制住...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Masau的媽媽心急地都哭了!她不斷問兒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因Masau無法正常表達,他只是邊哭著邊回答媽媽,「老師很調皮!老師很調皮!」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由於這13隻鸚鵡確定是當地「禁出口政策下的動物」,因此,全案進入起訴、審理階段。然而該案的法官Manish Khurana,卻做出了令外界和整個法庭都驚嚇的舉動...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警察調查克莉絲蒂的住宿紀錄時,意外發現她居然以丈夫情婦的姓氏編造假名入住,也讓警方懷疑這次的失蹤事件,說不定是克莉絲蒂自導自演這齣耗費了大量人力和資源的「失蹤戲碼」。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金塔瑪尼附近有一個神祕的村莊,叫做杜陽(Trunyan),位於巴杜爾火山山腳下,位置偏僻、連外道路不便,只能搭船越過巴杜爾湖,才能進入村莊。

穿慈濟制服做善事被揶揄「繳百萬」 志工嘆:只有繳400元哪來百萬

穿慈濟制服做善事被揶揄「繳百萬」 志工嘆:只有繳400元哪來百萬

母親小時候是苦過來的,他見不得這些還堪用的東西被棄若敝屣,媽媽一邊整理一邊抱怨,我知道母親抱怨給我聽其實有弦外之音,媽媽不希望我也成為這種人。

垃圾屋10年沒打掃!爛軟男整天菸酒「靠養父母塞錢」 孤獨死滿身蟑螂

垃圾屋10年沒打掃!爛軟男整天菸酒「靠養父母塞錢」 孤獨死滿身蟑螂

廚房內仍舊堆滿廚餘及垃圾,打開流理臺的櫃子,裡面有許多開過且發霉的麵條與乾貨,熱水瓶還插著電,但裡面早就沒有水。

夫帶女員工回家嘿咻1個月12次! 妻反擊交4片光碟「主臥室錄影」